一条正法修炼的路(下)


【明慧网2003年10月13日】(接前文)

三、用心去写正法文章

我从小就想当作家,但旧势力没有安排我愿扮演的角色,让我进了医学院。然而我一直做着作家的梦。现在修炼了,随着心性的升华,有一些东西很想写出来,开始试着写。写了一篇,同修说好,受到鼓励,再写。后来常人朋友看了也说很感动,我发现这是一个证实法的好方式,于是就多写。写自己如何用善来化解冲突,写如何用忍来容化矛盾,写同修的故事,写邻居的故事。在写作的过程中,也暴露出不少执著心,同时心灵得到纯净和升华。学法越好,写出的文章就越纯净。心越静,写出来的东西越打动人。开始,时间用得比较多,常常写到凌晨四点多。

有一次脑子里有东西想写出来,却突然头痛起来,我知道是干扰,该学法去排除它。拿起《导航》一气读完,越读脑子越清醒,越读越精神,坐下来,只用了二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写出了二篇初稿。那些文字通顺流畅,象是有一个管道在往我大脑里输送,我只是用手把字输进电脑,稍加处理就可以发出去了。这次经历使我明白了师父的话:“知道怎么去做,你就去做,做的时候你的智慧就会不断地来,因为那个时候你修好的那面就会和你这边容贯在一起了。那是神啊,无所不能啊,当然了那小事一下子就化开了,智慧就来了,那不一样啊。不行到时候师父也会给你智慧。”(《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随着修炼提高,我看到周围的人都有许多可贵的地方,都可以写。比如我的邻居们,她们都是非常好的人,我写她们的故事,先将初稿发给她们,问她们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她们不好意思地说:“我没有你写得那么好吧。”我想通过这种鼓励的方式加强她们对大法的正念。有的朋友看了这些文章,很羡慕我的生活如此丰富多彩,有的说,她也愿写,可没有这么高的思想境界,也有朋友看了后,从另一个角度开始重新认识大法。

四、打电话的过程

对于向中国打电话,我一直是抱着旁观的态度。一位修炼的阿姨离我们家很近,她是位老学员,曾在国内与邪恶周旋过,出去贴过大法的标语,组织国内的同修进行交流,所以她对大法的坚定是没的说。她每天都要坚持做三件事,不管遇到多大障碍,都坚持按师父讲的话去做。她家人不修炼,她就到我家来打电话,每天打两个小时,从不间断。我原来的想法是,每个人的能力不同,我们年轻人能做的,老太太也做不来,那打电话当然就是她的主要任务了,所以从来不去过问。后来参与打电话的同修越来越多,师父也在法中讲了这件事的重要性,我也加入到集体打电话中来,但我只是发正念,不知为什么就是不想打。有一次在一个交流会上,我坦白地告诉大家我不想打电话的心态,同修们就讲自己的体会,我认真地听了,感到自己确实有问题。通过学法,明白了旧势力对我能力的束缚,而自己还有意无意地掩盖着。明白之后,就自然而然地拿起了电话并打通了一个“610”的头子,我的义正词严问得他哑口无言。在修炼中遇到的每一件事,都是因为自己有要提高的地方,看似平平常常的一件事,实际上是师父安排弟子提高的一个机会。如果自己不重视,也就混过去了,机会错过没有得到提高。

当然真正从法上提高了,再做正法的事也就更有力量了。后来我们一家和阿姨一起打电话,那个场很祥和。有一次打给一位女士,阿姨打到一半的时候,我的儿子接过来对她说:“你好,法轮大法好!中国的宣传都是造谣。”那位女士一听是个小孩子,就问:“你几岁了?在哪儿上学?你也炼法轮功吗?”儿子简单地做了回答。这时我接过来,向对方解释:“那是我儿子,他的中文不太好了。他也炼法轮功,而且学习很好,被选入本市的天才学校。”于是我接着和她谈,这时对方就感到很自然了,问我的情况,我就讲我个人得法修炼的情况,“其实我原来是不相信气功的,但我有病吗,一试还就真好了,而且书上讲得很有道理。我这个人是向来不关心政治的,法轮功就是不让参与政治的,所以这很适合我。中国的宣传完全是为了政治服务,与事实完全相反。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她问我:“那你爱人支持你炼吗?”我说:“他也炼,你可以和他谈谈。”我把电话交给先生,他再接着说:“我一开始不信,后来我相信了,因为这个功法确实是很好,没有一点不好的地方,与政治毫无关系。我若不出国,也和你一样听信谎言。”对方一听,这个家庭每个人都证实了这件事,就开始讲了起来,“我们家邻居有个婆婆炼法轮功,本来她是劝我爱人炼的,因为我爱人有胃病,谁知刚想炼,镇压就开始了,也就不敢炼了。那个婆婆也被抓了,关了8个多月,很恐怖的。后来我就搞不清了,到底法轮功好不好呢?”我先生问她:“那你现在知道了吧?”她说:“是啊,这回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小女儿也吵着要打电话,下一个电话在打到一半的时候我们就对对方说:“你等着啊,我家的孩子要和你讲话。”小女儿对着话筒奶声奶气地说:“法轮大法好!”对方一听这么小的孩子,很喜欢:“真是个乖孩子。”

五.同修间的真诚

了愿:“同心来世间,得法已在先。他日飞天去,自在法无边。”(《洪吟》-了愿)

同修们曾在久远的历史中发过愿:在正法时期一同下凡,助师正法,也许那个时候也相互约定,不管经过怎样的轮回转生,我们都不要忘了互相提醒,一定要跟师父回家啊!同修能碰到一起共同修炼,不知有多大的缘份呢。所以当看到同修有问题的时候一定要指出来。我所在的这个环境中,同修间基本上就是这样做的,互相间坦诚直率,反正大家也知道是为了自己好。记得我在女儿出生后,魔难很大,又不怎么学法,真的经历了生死的考验。后来我偶尔提起这事,没想到对同修们震动很大。他们为此还在一起交流过,说我们这个环境有问题,对同修缺乏善心,在别人最困难的时候我们没有去帮助她。大家都为此感到惭愧,同时也互相提醒:自己有什么过不去的关,一定要告诉大家,我们一起闯过去。

有的同修因工作忙很少出来,其他同修就会直接了当地对他说:“你自己算一算一天有多少时间用在修炼上?平时忙,周末总该出来炼功吧!”也有早上起不来的,就让能起来的同修早上打电话叫一声。有的学法犯困,就找另一个同修每天早上一起来学法,这样就能很快冲过一些障碍。这些小事,看似平凡,其实起到的作用是相当大的。想一想,每一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都代表着一个大穹天体,责任重大,每个大穹里的众生都在期待着主的凯旋归来,因此帮助同修共同精进并不单单是一个人的问题。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也体现出我们的善心。

几乎每一位同修都在做着至少一份大法的工作。开始彼此都不太清楚,后来竟一下连到了一起。如我写的文章,有同修说,她已在报纸上选用了。另一位同修说,她已把它上到网站上去了。我突然觉得,我们这个小环境好象是大法在世间的一个缩影,每个人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在常人社会中,我们是好公民,好职员,好学生,在家里我们是父母又是儿女,在正法讲清真象的过程中,我们又扮演着大法工作需要的不同的角色;而我们在繁忙中能每天坚持恭敬地、平静地捧起师父的法来学,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则是我们真正身份的保证:我们是师父的大法弟子。我们作为大法弟子学法修心、同化大法、救度众生,是建立在学好法的基础上的。对来自旧宇宙的生命来说,做不到时时主动地用大法纯净自己的心念,就会不知不觉地按照常人的思想和观念去做事,甚至就象常人做事那样。

六.师父就在身边

《转法轮》第二讲里讲:“还有人看到天目在转,炼道家功的人经常看到天目里边转,太极盘“叭”裂开了,然后他看到图象了。但那不是你脑袋里有太极,是师父一开始就给你下上一套东西,其中之一的是太极,他把你天目封起来了,到你开的时候,它裂开了。他特意给你安排的,不是你脑中原有的。”

开始写作时,那些灵感,也知道是师父给的,但还是以为是从自己脑子里出来的。最近读这段法,有了更深的理解。那是师父给弟子特意安排的。

当我做得好的时候,刚要产生欢喜心,师父的话就在耳边想起:“有的学员想让我看他的本事,其实我想,这都是我给的,不用看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当早上闹钟一响不愿起床的时候,脑子里就想起师父的话:“但是我总觉得你们忙一点,苦一点,那是你们大法弟子的威德,将来回过头来看看那是了不起的!”(《北美巡回讲法》)

当善意地帮助别人而又得不到理解的时候,脑子里就出现师父的话:“我想千万别心灰意冷,对谁都慈悲这样去做,有熔化钢铁的慈悲就能做好。”,“真能站在为法负责上看,真的抱着一颗熔化钢铁的心,我就不信那事做不好。”(《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每时每刻啊,师父都在弟子身边呵护着,这些话并不是因为学法记在了脑子里,而是师父看到了弟子那颗坚定的心,到该你提高的时候就点给你了。修炼就象上学一样,老师布置了作业,我们不去完成,反过来还问老师为什么没得到好成绩,这样做显然是不合理的。当自己修不好的时候,真要好好地问问自己:我真的按师父讲的去做了吗?如果没有,那又能怨谁呢?师父把一切能让弟子提高的法都传讲给了我们,只要去学什么都能得到。我个人悟到,每个人都有一条修炼的路在走,师父在前面导航,而这条路不是你人为地去探索来的,而是在那部《转法轮》里,只要去读就能读到,心越静,那条路就越清楚地展现出来。修炼中会有苦有难,师父也告诉了我们的未来:“修炼苦,证实大法中邪恶更邪恶呀,能走过来的,就一定是众生之王。”(《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在大法中熔炼着自己,在生活的方方面面证实着大法的美好,我觉得生活是如此充实而愉快。不再执著于时间,不再执著于圆满,我只珍惜这正法修炼的分分秒秒,不断地纯净自己,同化大法,做这法中快乐的一粒子。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做好了就是你证悟的一切,把其整理出来,去掉糟粕,留下来的精华就是你的成功之路。”(《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我今天就是听了师父的这段话,把自己修炼的点点滴滴整理出来,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