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99年7-20以来因坚持真理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10月14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99年“720”时,我已修炼三年,大法早已深入我心,向更多的人证实大法也就责无旁贷。

99年12月,我和同修三人踏上了北去的列车,当我们和其他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广场相遇时,早已盯上我们的警察猛冲过来,把我们强行送往广场分局。在那儿,我们反映了大法好的事实,就被非法关进了大牢。当时,那儿已关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男女老少都有。一批批的大法弟子送来,一批批的大法弟子又被带走,聚在一起的大法弟子切磋交流,晚上大约十点多钟,有大法弟子提议炼功。这次特殊场所的集体炼功,能量场特别强。我的身体被功演炼着,达到了最佳状态。炼完了前四套,领我们的人来了,我们被送到了一个地下招待所。

一天的一大早,我随身带好了师父的法像、法轮章、《转法轮》、《洪吟》、小经文,同修见我装配整齐,问我去哪里?我说上访,这时旁边的一位老年同修不假思索地赶忙跟了出来。到了上访的胡同口,我看见众多的警察已经布满了整个胡同,我坚定了信念,心想人在书在,心里默默地念着师父的《洪吟》:“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就这样,我顺利的来到了国务院上访办公室,警察给我发了一张表格,我写上了:修法轮大法利国利民,能使人心向善,社会稳定,还大法清白,撤消对师父的通缉,出版大法书籍……警察按我所写一一输入微机。那里的警察还说从“4.25”开始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成百上千,没有间断,国外的也有。

下午三时,地方公安局把我们遣返。回来后,对待我们的是提审,夜审。深夜十二点左右我们被投进看守所,正是三九寒天,没有任何取暖的东西,我们就象进了冰窖一样,一个星期身子都没有暖过来。到了第八天,我奇迹般地感到身体暖和了,晚上被子也盖不住了,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我。在这里,我被非法关押了15天。

2000年2月份,我参加了一个法会,有个同修被特务跟踪,不到5分钟,我们全部被绑架,我又被非法刑事拘留。15天后,家人以2000元保我出来,单位停发了我五个月退休金。恢复后,又降两级至今。三月初,北京两会期间,厂保卫科伙同警务区把我骗到退休办,就不让回家了,我又被非法拘留在厂保卫科,警务人员轮班看守,直到两会结束后的第二天,在我们的努力争取下才被释放。不久,只因我和同修去了一个大法弟子家,就被那里的警察强行劫往派出所非法拘留26小时。

2000年12月,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我举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向世人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当时,我旁边有不认识的同修,我们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喊出了共同的心声。很快,恶警们扑了过来,扭住了我的胳膊,强行把我推上了警车,非法关押一周后,地方的公安给我们锁上手铐,非法押往火车站,途中我们高喊:“法轮大法好”,背诵着《洪吟》。

回到当地,先是抄了我的家,后来又将我刑事拘留一个月,后转入当地戒毒所,我们再次绝食,他们无计可施了,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于2001年3月9日,秘密讲我转移,非法送往劳教。20天后,我丈夫脑梗塞中风一病不起,从此,可怜的父女俩雪上加霜。我被关到劳教所,一切都在吸毒人员的寸步不离的监控下,没完没了超负荷的劳动。每逢星期天晚七点,就批斗我们,打骂、体罚时有发生。就这样,入所三个月左右,个别人由于承受不住,写了“悔过书”,这样又加重了对我们的迫害,盛夏酷暑,我被安排了劳务外工。一天下午,我和60多岁的同修也是5人一组往拖拉机上装土,恶警还故意把我安排在一个迎面烈日和沙土扑面而来的位置。一车还没装完,另一个拖拉机已经等在那里了,没有休息,能喝上一口水也就不错了,我全身心的支撑着,心里一个念头就是不能倒下。

还有一次,我被安排在地里捡小石头,谁知这个小活蹲下起来恰恰触及到我的腿关节、坐骨神经、头昏这三处修炼前的薄弱处。我苦苦的挣扎着,感觉是阵发性高血压犯了,瞬间就会倒下,就在这瞬间,收工了,我才直起了身子,用最大的力气随队返回,中午在烈日下吃饭时,我又被安排搞厕所卫生。晚上,恶警时不时地把大法学员找去强制洗脑。可是她们用尽了心思,丝毫也没有动摇我们坚修大法的决心。我们在她们机关算尽、严密监控中,集体炼功、集体喊口号、集体绝食抗议也时有发生。对我们的禁闭、刑具、体罚更是家常便饭。但我们不妥协。

2002年3月20号左右,一场打压大法弟子的行动开始了,先是整夜整夜的不让睡觉,白天照常出工。数天后的晚上,大法弟子的双手被铐上,吊起来用警棍抽打。打累了的干警由选用的打手替换。后来就由打手直接代替了,一般都是拳脚加刑具。在这次邪恶迫害中,在所大法学员没有一人幸免。因我不配合邪恶,恶警站在大院内,破口大骂。她们把我反铐在铁架子床下,就在我腿关节无法承受时,坐在地上。此时由于身子和双臂距离太远又压迫到我的腰疾劳损,疼痛难忍,想蹲一会、想动一下都不可能了,我的双臂还被隔着两三个铁栏杆的距离紧紧的反铐着,就感觉两臂的肩关节就要被撕裂开,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成。打手让我骂大法,骂师父,我表示绝对不会这样做的。他们就又强制我写“四书”,……在这次被迫害中,我的右肩关节受伤至今还没痊愈。恶警也知道强制改变不了人心,迫害还在继续,晚上不让睡觉,加重劳动量等等。我的腰肌劳损犯了,腰直不起来了,行走不便,也不让休息。生产任务照下,还让我军训走正步。在加工大豆的季节里,劳动时间都在16小时以上。晚上,泛滥的臭虫有时会爬到脸上,伸手便可抓到。即使是盛夏,为了应付上面的检查或参观,我们都得统一穿上很厚的服装,在烈日下走步。在惩罚式的所谓“军训”中,我常常感到头重脚轻,在几次都要晕倒的时候,我都是抓住了旁边的人。就这样,我被连续非法关押2年53天。

在劳教所里,学法、炼功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只能是凭着记忆,回忆师父的经文、《洪吟》。走出劳教所后,在继续修炼中,我会奋起直追,跟上正法进程,抓住这万古机缘,坚修大法紧随师,走好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