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从“死亡”的边缘回到正法中来


【明慧网2003年10月15日】过去我对正法修炼没有明确的认识,做得不好。2002年“十一”期间当地派出所多次找我,为了躲避,我到亲戚家住,可这个亲戚怕心很重,阻挠我学法,而且每天安排我做很多的针线活,白天几乎没有看书的时间,可晚上又被困魔干扰而不能突破。后来我认识到不能认可这一切,干活时我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到整点就发正念,后来认识到还得多讲真象、多发真象资料。腊月三十那天,我发真象资料在下楼时,明明还有两层楼梯,可我突然什么都看不见了,思想被控制着很麻木,当时也没有停一停冷静一下,也没扶墙、扶栏杆,一步就迈下去了,之后眼前又亮了,什么都看见了,可我已摔在地上,右脚也扭伤了。这样我不能下地不能炼功,而自己又没有积极克服、否定这一切。

在四、五月份我因不能发真象资料而痛苦,我女儿和外孙女说:我们出去发资料,你在家里发正念加持,我们形成整体是一样的。可我还是愿意自己出去发,就勉强地走出去,又摔在水坑里。后来我从认识到这是“自我”在作怪,没有把自己溶入集体之中,太强调“我”要发资料了。端午节那天,我开始发高烧,与“非典”的症状极其相似,后来什么都不能吃了,晚上梦到(我平时极少做梦)死去的二表哥(我在家也排行老二)。在意识到“死”的来临时我醒了,我对另外空间的邪恶说:我是李老师的弟子,我只走李老师安排的路,其他的我一概不认可,你让我死,我就不死;你不让我吃东西,我就吃。我强打精神站起来,扶着墙走到厨房,看到有一碗凉稀饭,我又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个凉的硬馒头,泡在稀饭里就吃了。

在这之后的一个月里,我吃什么都象吃中药一样是苦的,我就强迫自己吃。有一次在梦中我看到有一个圆东西在我头顶上旋转,还发出“沙沙”的声音,当时还以为是法轮在为我净化身体,觉得从身体里提出了很多东西。等我醒来时那个圆东西看不到了,可还能听到“沙沙”的声音,这时感到身体象散了架子一样,一点都不想动,只想躺着——那情景就象常人讲的老年人“落炕”(方言,病重得起不了床的意思)的状态,那就是没救了。一个偶然机会我从镜子中看到了自己:脸色是黑的,真就象快死的人了(其实在别人看来我的脸是黄的),邪恶给我幻化这些假象就是想消磨我的意志。这反而让我振作起来了:旧势力看不上我,要淘汰我也是因为我没有做好,我要找出问题的根源解决了它。

通过学法向内找,发现了自己对个人修炼与正法之间的关系没有摆正,自我的膨胀中体现的“私”,都是让我不能走正的原因。我认识到自己太不精进了,昨天的标准在今天就已经过时了,因为正法的进程已经走过了昨天,还在以越来越快的速度突飞猛进,所以不能固守原来的认识和标准……我真的很痛心,我向师父保证:今后一定要加倍弥补。同时我对另外空间的邪恶讲:以前我做得不好,我今后要做好,但我不允许这样的迫害,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我的生命还不能结束,我就要活下去,随师正法。在这之后,我发正念中腰间凉凉的一圈东西没有了。第二套功法站着做不了,我就坐着抱轮,每天整点发正念十五次至十七次,《转法轮》看不完一讲我就尽量多看。这时我又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在里屋躺着,师父在外屋,有一个警察来找我……我悟到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就等着我能做正做好。到现在我已经完全好了,“死亡”的阴影已远远离我而去。

经过这次魔难,我认识到今天我们所遇到的问题往往可能是宇宙正法中所解决的一层问题在我们身上的体现,所以解决自身问题也不能只站在自己个人修炼的基点上,必须站在正法的基点上。大法弟子能够证实法就是因为我们有这个人体肉身,所以无论何时,出现任何问题都得向内找。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