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欺骗了梁业宁


【明慧网2003年10月16日】看了2003年8月23日石家庄日报的“梁业宁自述转化历程--《走出深渊获新生》”后,觉得有必要将我所了解的与“自述”中的梁业宁对照一下,澄清事实,以便让更多的人清楚是谁欺骗了她,又利用她欺骗别人。

梁原是佛教的居士,1994年开始炼法轮功。1996年和她相恋多年的同学结婚。她在“自述”中说“丈夫劝我说不要再练了,我却对他说宁愿离婚也绝不放弃练功”;事实上,在非法打压法轮功以前,梁和其夫感情很好,直到1999年10月12日被非法抓捕之前,梁还和在秦皇岛出差的丈夫通过电话,其夫还安慰她并给予支持:“无论你作出怎样的决定,我都尊重你的选择”。可见其感情基础与信任程度。所谓“患难见真情”,这件事也在朋友中传为一时的佳话。

梁的公爹常年瘫痪,她的儿子也只有三岁,其夫又长期出差在外,为此家里请保姆照顾。保姆曾讲过这样一件事:梁的婆婆在别人面前说保姆偷吃孩子的零食,保姆听到后非常委屈,可她想着梁平时给她讲的做人要宽容,要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她没有为自己辩解,更没有争吵。过了两天,老太太当面指责她偷吃孩子的东西,她觉得受到极大的侮辱,就在她想发脾气的时候,她想起了梁平时的平和与善良,又忍住了,只说了句我没有,转过脸哭了。晚上梁下班回来,保姆讲述了这个过程。梁听完后问:你做得很好,为什么还哭呢?保姆说:“我感动的,我为自己能做得这么好而感动,在原来我根本不可能这样的,这是跟你在一起学的。”在梁的影响下,家里每个人都能忍让和宽容,化解了很多的矛盾,一家人越来越和睦,保姆、婆婆都跟着炼功,对梁业宁的修炼非常支持。

梁对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大法的怀疑是她所谓“转化”的起因,而这都是在完全封闭的监狱里,每天被强制灌输对法轮功的谎言、仇恨宣传及毁灭人性的法西斯洗脑所致。如:梁在“自述”中讲到疑惑最大的“天安门自焚事件”、“4-25和平上访”、“改生日”问题,其实这些毒害世人的弥天大谎早已在全球范围内被彻底曝光了,真象已经是世人皆知了,但失去自由的梁仍被欺世的谎言毒害着。

如果梁生活在自由的环境中,能够和自己的亲朋好友自由地交谈,能够有独立思考的权利,她就会有正常的判断能力。那些对法轮功创始人的诽谤、对法轮功的栽赃诬陷在她面前就会苍白无力。可是梁自从1999年10月12日因组织学员上访被非法关押后至今已经几年了,很少能和外界接触,亲人探视都是几经周折才能被获准,而且交谈时大都在警察的监控之下。在封闭环境中长期每天被灌输欺骗宣传,在野蛮强制的系统洗脑中失去了正常人的思维判断能力,她是江泽民一伙在这场迫害中对人实行精神控制和精神迫害的活见证。

梁原本性情温和、善解人意,现在已人性扭曲、判若两人。据见过“转化”后的梁的人讲:她完全像换了一个人,满口“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高调,说得比看管她的警察还“马列”,好像回到了文化大革命那个时代。协助警察“转化”昔日的功友不择手段。表面上也失去了她原有的谦逊、善良,实质上她变得非常极端。她明知道“河北省法制中心”(洗脑班)折磨、摧残大法弟子手段惨绝人寰,可为了表现自己,竟然丧失天良,多次向邪恶的610举报前去看望自己的母亲,企图将母亲抓进洗脑班,逼得老人有家不能回;后来又出卖过她的胞妹、妹夫。

一个在强权迫害中失去人身自由、每日受到精神强奸的人说的话真能代表她自己吗?这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毁灭人性、残害善良的又一个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