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经历的洗脑班迫害


【明慧网2003年10月16日】我原来身患严重高血压和精神忧郁症。1996年修炼法轮功以来,这些病症全部消失。到现在也没吃过一分钱的药,身体越来越健壮,坐火车、坐飞机都十分正常。许多人都从我身上看到了修炼法轮大法的奇迹。

可是,这种对人民、对国家、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修身养性的好功法,却被江氏独裁者迫害。我本人自1999年以来也连续遭到迫害。主要有四件:

一是家中电话被监控,失去了通话自由,长期以来都是如此。

二是被抄家。2001年1月19日前的某一天(是个星期六)下午,公安局一科科长李某某带了二男一女对我家进行硬性搜查。抄走了一部分大法资料。

三是被非法传讯。被抄家的第三天,一科的人叫我到公安局去“说清楚”,要我说清资料和书是从哪里来的,又要我交待还有哪些人在炼法轮功。我没有说,因为我没有犯法,为啥要“交待”?第二天下午,又叫我去“交待”,李说:“你交待了,就让你安心过年,否则就叫你进去(指进监狱)。”

四是被非法拘留和非法关押以及被曝晒、被打耳光。2001年1月19日晚上11点半,派出所的两男一女敲开我家的门,把我从被窝里叫起来,连骗带哄地要我去派出所“问事情”。他们没有出示任何手续。我告诉他们明天白天才去,他们说“一会就回来”。我想,又没犯法,去就去吧。结果把我拉到派出所呆了一会儿,半夜一点钟就把我拉到某戒毒所关了起来。

据说,第二天他们给学校补了一份“拘留证”,只填了姓名,什么理由也没有填——本来也无话可填。

在戒毒所一关就是25天,也不知犯了哪家什么法,监管人员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第26天,他们说要给我们洗脑,叫我进了洗脑班。在洗脑班中,我才知道被非法关押、坐牢的原因跟法律无关,而是为了不准我们信仰真、善、忍。

洗脑班一办就是三个月,每天逼我们看那“自杀”、“自焚”、“杀人”等丑恶、虚假、生编硬造出来的东西,硬是拿来诬蔑法轮功。孰不知法轮大法明文要求学员是不能杀生、也不能自杀的!

快满期限三个月了,公安局的人硬要我们写所谓揭批,要我们表示“不再炼”。说“写一个走一个,不写不准走。”到满三个月的那天,还是没人写。那天,我们都卷起铺盖准备走。公安局一科的干警全都来了,骂我们,把我们集中到操场上在毒辣辣的夏天的太阳里曝晒,一晒就是半天。晚饭后,叫我们进“号子”(牢房)。这时,一个干事开玩笑地问我:“你们早上走,现在又回来了,是从哪里回来呀?”我也笑着回答说:“坐飞机回来了”——就是这句话,不知怎么惹着了坝那一端(20多米)的一科恶警胡某某,他一下子对着我冲过来,硬说我在骂他,没等我回过神来,不分青红皂白地冲着我左边脸就是一巴掌,打得我眼冒金星,打得我左脸第二天还是肿的,打得我左耳聋了半个月。当时,我只说了一句:“我和你妈年龄差不多。”他们因为自己心虚,第二天就把我一个人先放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