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木寺劳教所酷刑种种:头颈和双盘腿捆成球状达一两天


【明慧网2003年10月16日】我在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关押有3年时间,亲身体验,耳闻目睹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惨无人道的残酷迫害。到如今,恶警狰狞的面目、灭绝人性的恶行仍历历在目。大法弟子以大忍之心承受着邪恶的迫害,惊天动地,泣鬼神。想起那悲惨壮烈的一幕幕就让我泪如泉涌!

一、酷刑“燕儿扒壁”

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先后非法关押了数千名大法弟子,其中以第七中队最为邪恶,这个中队以张小芳为首的恶警是迫害、虐杀大法弟子的直接凶手。

2000年,我们被送往楠木寺劳教所后,恶警为了达到逼迫我们放弃修炼大法的目的,采取了各种方式折磨我们。首先是整天做“燕儿扒壁”(一种酷刑),就是全身站直,头嘴都要贴在墙上,每天要站17、18个小时,不准动一下,不准说话,由吸毒犯看管我们,并且不准洗涮,不准洗澡。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我们多数大法弟子身上都长了大到银元、小到铜钱大小的疥疮,由于长期得不到洗涮,每个人都痒得钻心,臭得难闻,天天抓痒抓得鲜血直流,被罚站时血直流,恶警也不准用纸擦一下。

与吸毒犯接触时间长了,我们善良的言行感动了吸毒犯,她们经常暗地里拿来一点水让我们擦擦身子。其次,恶警每天只让我们睡二至四个小时,这样熬过了三个月。

到2001年,我们被分下队,恶警叫犯人想方设法“转化”我们,成天强制我们站军姿、跑步、做体操、做“燕儿扒壁”,强制我们读诽谤大法的书。由于我们不为所动,恶警又把我们20个大法弟子下到另一个队,关在一个偏僻的小屋,不准说话,不准动,每天坐军姿,成天给我们灌输诽谤大法、师父的谎言。四个月后,我们被分开,下各分队。

在分队,恶警强制我们做体操,我们不配合,随即被电棍电。恶警让我戴上犯人的牌子,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戴上犯人的牌子,恶警将我铐起来,用电棍电我。每次放诽谤大法的录像和念诬蔑大法的文章,我就站出来反对。恶警将我铐在树上。我不参加揭批大会,开始绝食抗议,四、五天后,恶警叫犯人把我架起来在地上一圈一圈地拖,把我的衣服磨穿磨烂。

二、灌生水 不准上厕所

对于坚持信仰“真、善、忍”而不妥协的大法弟子,恶警一步一步采取了更恶毒的方式残酷迫害。不管夏天再热,冬天再冷,恶警将大法弟子长期罚站在室外,不准动弹,不准说话,更恶毒的是几天几夜一直不准大小便。有大法弟子忍受不住便在地上,恶警还用扫帚粘上粪水抹在大法弟子的嘴上,还用手铐将大法弟子铐在树上。痛苦可以尽力忍受,屎尿却是憋不住的。每个大法弟子都将屎尿拉在了裤子里,难受至极,屎尿顺着裤脚流下来,遍地都是,臭不可闻。站得久了,很多人的脚都站肿了,有的肿了好几圈,血红发亮。一位大法弟子每次在大法和师父受到诽谤时都站出来抗议,被恶警用臭袜子和又脏又臭的抹桌布塞进嘴里,还被电棍电,手铐铐,被五花大绑绑在树上,受尽种种酷刑,都没有使她动摇。

2002年冬天以来,这里的恶警更邪恶更猖獗。恶警把坚定不屈的大法弟子集中在操场坝,不停地给她们灌生水,并且不准上厕所。每个人都被灌得肚子滚圆,小便顺着裤子流下来后,恶警脱掉大法弟子的衣服,用衣服把地上的尿抹干,然后把衣服一件一件地扔进垃圾桶。又继续灌水,脱衣服,抹尿,扔衣服,直到只剩下一条裤衩。冬天,室外冷风飕飕,寒冷刺骨,许多大法弟子被冻得全身发乌,抖个不停。有一个女大法弟子在公众场合被脱得一丝不挂,被其它中队的狱警看见,说恶警不是人,恶警才叫她穿上一条内裤。

恶警叫吸毒犯将大法弟子关在屋内打得鼻青脸肿,全身青紫,弄到医院去还说是大法弟子自杀造成的。有一个大法弟子肾脏被严重打伤。另一个叫高燕的大法弟子被逼疯后,恶警仍不放过她还用各种方式折磨她。

同时,恶警还采取长时间罚跪的方式折磨大法弟子,并在跪着的大法弟子全身贴上污蔑师父和大法的纸条;恶警把大法弟子双腿压在高板凳上劈叉,那筋骨受到巨大的拉力发出的“咔嚓声”很远就可以听到。大法弟子的惨叫声更是此起彼伏,撕心裂肺,至今那声音仍在我耳边回响,声声刺耳,剜心透骨。恶警还叫犯人把大法弟子在地上一圈一圈地拖,拖得鲜血直流,拖掉的衣服,裤子和磨烂的衣服碎片到处都是,鲜血和泥沙一层层裹在我们大法弟子的伤口上,惨不忍睹,令人目不忍视。

丧心病狂的恶警如此一天又一天地残酷折磨我们大法弟子。这就是恶警宣扬的“苦口婆心”,这就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真正嘴脸!

三、头颈和双盘着的脚捆在一起数十个小时

恶警晚上将两张单人床拼在一起,让两名犯人夹着大法弟子睡觉,大法弟子只能睡在中间的铁床沿。而且双手还被手铐铐着。白天饱受折磨、伤痕累累的大法弟子晚上还被铐着睡觉,被铁床沿抵得生痛,睡上短短几小时后,第二天又要遭受酷刑,而许多大法弟子更是接连数天遭受酷刑,晚上一直不准睡觉。

寒冷的冬天,恶警还在小间里,将大法弟子衣服脱下,双手反绑,并把头颈和双盘着的脚捆在一起,人体完全成了一个360度的球形,而且腿还是双盘着的。就这样一会儿人就受不了。而恶警将大法弟子这样捆住,一两天时间,几十个小时!每一秒种都要致人死命的疼痛,每一秒钟都是令人昏厥地难受。大法弟子同样是血肉之躯啊,只是为了坚信“真、善、忍”的真理,为了做一个好人,为了讲清法轮大法教人修心向善的真相,为了救度世人,却要遭受这无比残忍的酷刑。这天理何在?这才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比杀人害命更惨无人道的迫害啊!

四、一位大法弟子被灌食致死

2003年5月,有一位花甲之年的女大法弟子被送进劳教所后,恶警指使犯人殴打、灌食,在这位大法弟子已经不行了快要死去时,恶警还指使犯人强迫灌食,许多人都听到那位功友的惨叫声。第二天我们得知她被迫害死了。这是江××集团所犯的酷刑罪与群体灭绝罪的又一铁证!我不知道那位被迫害死的功友的名字,也不知是哪里人,希望知晓详情的同修和有正义感的人士尽快披露真实情况。

对于那些在高压迫害下妥协的学员,恶警仍不放过她们,每天强迫她们吃饭、睡觉前必须骂师父、骂大法,每天看攻击、诽谤大法的书刊、录像、电视,在会上揭批大法和师父。稍有不从就要受到各种形式的惩罚。

2003年以来,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变本加厉,丧心病狂地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并公开扬言,要用一切酷刑折磨以“转化”法轮功学员。我们希望能看到此文的同修正念清除那里的邪恶因素,并强烈呼吁国际社会,各国政府,有正义感的各界人士关注,及时制止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惨绝人寰的兽行,还人间正义与公理,还法轮大法、还我们师父的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