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法制教育学校”实为残害无辜的法西斯集中营


【明慧网2003年10月17日】2003年8月26日早七点半,我从家中走出不远,就被盯梢跟踪绑架。20几个恶警像饿狼扑食一样,强行硬把我抓住拖上车,右脚脖子扭伤至今还疼痛。两小腿全部划破流血,大腿根划3寸长的一条口子。左胸、左肋各划破一片,腿青紫两处,拖上车按在车上不让动。到沈阳张士教养院的什么法制学校。一大帮犹大就迫不及待的来攻击我,语言恶毒、下流,说不出口,不堪入耳,不让睡觉还让给灌食。没过几天,犹大就迫不及待的把他们写好的什么东西,几人拽着手强迫画押。我问是什么?他说是叫你回家的,强迫看录像。(恶毒歪曲、诽谤攻击,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电视剧)。我们几个人时常发正念,可是有个恶毒者名叫周翠红。用眼睛来会盯着每个人,看你注意听没听,她给你上纲上线的还要往恶警那反映,周翠红比高博和魏胖子都恶,帮教团有个小眼睛姓张的最邪恶。

介绍几名被迫害得身体病危的大法弟子。一个老石太太(石胜英)是马三家教养保外就医的,非法的教养期早过了,至今未解教,又送这里来恶毒的迫害。现在肝炎病特别重,时常昏迷。几次昏倒,头上几处包。她的女儿原来在马三家子解教了,现在又被关在龙山教养院,表现非常好,坚定不移。老石太太老头也被绑架来这里了,邪恶的610与校方不叫老石头与任何人说话。他们老俩口谁也见不到谁,老石太太不知老头进来。

另一个大法弟子叫郭晶,是盲人教师,他妻子是盲人,有一小孩。郭晶比电影演员还要漂亮,可让帮教团的恶警给打得头昏麻木睁不开眼、说话困难、胳膊抬不起来(被打的),邪恶硬说她装的。现在已关进来两个多月,她绝食已经近20天了,每天不让睡觉,继续迫害。再一个是姓梁的老太太,60来岁是个残疾人(腿痛),来的当天精神非常好,三天后就被摧残得精神不正常了,说哭就哭,说笑就笑,不分时间地点。恶警指使帮教团的邪恶者硬逼她写悔过书、批判书等东西。她也写,多半抄大法。恶警看了就暴跳如雷,凶狠的攻击她,她多半是哭或笑,弄的恶人也无办法。

还有一个更为残忍的是,8月27日610人员绑架母女俩送到这邪恶的黑窝。母女俩流离失所三年,610得知后,如获至宝,威逼利诱强迫送至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母亲被610给逼得精神不好。在医大精神病院住过,女儿是陪护母亲的,也一块强迫给抓进来的(女儿不炼功)。一进这黑窝就把23岁的女孩吓没魂了。整天躺在床上起不来,行动要两个以上的人拖着走。后来,由法制教育学校出来联系,母亲单位地方政府610,法制教育学校、帮教团联合到精神病院检查确实有病。母亲是中兴大厦的收款员,52岁,看上去像40岁一样。现在娘俩无处安身。

沈阳市法制教育学校——帮教团的恶人还有魏胖子,30岁,1米78的个子;兰丽,41岁;小张,眼镜,大学生;赵桂新,23岁,调走;王玲、高博,26岁,大学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