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株洲市二医院精神科迫害致残的经过

【明慧网2003年10月17日】我51岁,由于修炼法轮大法而被迫害致残,至今记忆不全,我把我还能回忆的事告诉大家。

2001年,我上访回来被关押在平江县看守所一个月,被勒索现金1万元才放回家。以后没过上平静日子,不是这个来,就是那个来,又是办“学习班”,又是恐吓。我只好离家出走,东躲西藏,有家不能回。我们做好人,讲真话,没犯法,怎么要迫害我们,真是天大的冤枉。躲来躲去,还是被公安局的恶警抓住非法关在看守所,对我进行刑讯逼供,强迫转化。我始终不向它们妥协,被它们非法送往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关押。在这个邪恶的黑窝我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和虐待。

他们的所谓“转化”,就是要我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做恶人。这不是笑话吗?不管它们怎么讲假话,我都不信。并给它们讲真象。我在里面绝食抗议对我们的迫害被强行灌食,折断了门牙。我们集体背“论语”,它们放大嗽叭干扰。它们用尽了各种卑鄙的手段:如打骂、电击、不准睡觉等等。我坚决不向它们妥协。我记着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要吃得苦中苦。师父的话给我无穷的力量。我看看这些人,根本人性全无,这是我以前从来没见到过的,人怎么邪恶到这种地步。在这个地方真是度日如年啊。

由于我不动摇,它们强行把我押上车送进一所医院(株洲市二医院精神科),把我手脚紧绑在床上,开始给我吊针灌毒药。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大小便都在床上。没多久,我就头晕脑胀,迷迷糊糊人事不知了。45天以后,我已骨瘦如柴不能动弹,眼瞎、耳聋,口流鲜血奄奄一息,臀部溃烂,全身瘫痪。这时邪恶才通知丈夫才把我接回。(这是后来家人告诉我的)回家半年多我还躺着不能动象植物人一样,靠打点滴、灌点营养液活着,也完全失去了记忆,不知自己是谁。在劳教所我被关了两年,要不是师父的呵护,我怎么会又活过来呢?后来,我能坐了,能站了。但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当眼睛有了点光能看电视时,有一天,我在看古装戏,奇迹出现了,电视上出现的是炼功的动作,整整五套功法全做了一遍。这时,我才想起自己是炼功人,师父啊,随时在我身边。我开始看书、炼功又和同修交流了。

我控诉江罗集团,把我一个好端端的健康道德高尚的人迫害成一个残疾人。我至今走路不稳,头脑有时不清楚,走路时不能转动头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