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最纯净的心态对待正法修炼


【明慧网2003年10月17日】近日,看到网上的一篇心得交流—《去除利用大法的私心》,内心很有感触。

我发现自己居然也有很隐藏的利用大法的心,表现在总想通过修炼求得一些东西。我倒是没有执著圆满的心,但总是希望生活顺利、大法工作顺利、身体状态良好、心性很快提高等。而我总觉得修炼大法了,就可以保证这些了。我通过几年的修炼,因为心性的提高,性格进步很大,因此人际关系及家庭、工作环境以至生活质量都有显著改善。自己常常对此感觉很好,因为周围的环境都在不断地朝顺利的方向进展,人缘也越来越好……

一方面,心性的确在修炼中日益回升。但同时,也感到我的潜在的利用大法求得人中种种好处的执著也日益显露出来。那良好感觉的背后有许多不自觉的沾沾自喜,庆幸大法修炼给了自己这么巨大的变化。其实,种种良好感觉的背后,由此滋生的执著已经很重了。我没有以一颗最赤诚、最纯净的心来对待神圣的正法修炼。

回想最初走入大法时,身上的各种执著都很重、很明显。在人中的表现也是无论家庭,还是工作环境中人际关系都比较紧张,几乎四处碰壁。但当时对待大法的心是很纯净,很虔诚的,修炼的唯一愿望就是返本归真。但当种种的心渐渐去掉后,在人中与人相处就觉得是游刃有余,很容易创造一个和谐的氛围。可由此又引发新的执著,致使自己将修炼这么神圣的事情也几乎当作了人中的技能,而摆不正自己与大法和师父正法的关系了。表现上就是,修炼的概念越来越淡化,求安逸心很强,对待大法活动,无论是集体学法或是讲清真相的活动,都有些麻木,而是自己觉得在做一些可以发挥自己能力的大法工作。将通过修炼提高心性与常人中的提高心理素质及性格的改善混为一谈,满足于种种提高后带来的常人中的实惠,有时又反过来将此作为自己修炼提高的佐证,而自我陶醉。

现在认识到,其实是自己修炼得很不扎实,所以心性的某些部分提高的同时,又被常人社会污染了,使得最初纯净的修炼人心态变质了。将提高后带来的人中好处看成了提高的目的了,看得重于修炼,而忘记了修炼的根本目的了,所以“回家”的概念也越来越淡,不自觉中将修炼当成了一件很实惠的事。而这些心都很隐蔽,平时不容易发现,虽然也觉得自己有些地方不对劲儿,但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现在看来,根子上是修炼的目的不纯正,没有发自内心地在大法中锤炼自己,而是试图利用大法来得到种种利益。而这种心是多么可怕啊!带着这样的肮脏心态,再努力的学法、讲真相也只是形式上的精进,又怎能真正提高呢?

前一阵子,在我们项目组中,有一个同修在做大法工作中有争名、摆资历等心,大家都看得很明显,觉得很不好。其实我自己不也类同吗?虽然所求不同,但利用大法满足私欲的目的却是相似的。到了正法修炼的最后阶段,我们更应该注意纯净自己,挖挖自己修炼的目的,对大法的心是否纯正,赶快归正自己。其实,修炼本来就是弃其表面、只见人心的,不管我们修炼了多少年,大法工作做了多少,在项目中担任什么重要角色,在讲真相中付出了多少辛苦,都不是拿来与人比较的资本,更不能因此有什么良好感觉,否则都是很危险的,也离正法修炼的要求相差甚远。

由此,想到一个神话故事,告诉我们纯净的修道之心的可贵。一个屠夫在街上遇到两个修佛的人,两人说要去西方见佛,劝他也加入来一同去。屠夫说:“我太肮脏了,我不配,请你们把我的一颗真心带去吧。”于是,将自己的心掏给他们,那两个修佛的人就带着他的心到了西方。见到佛后,佛指着一个巨大的锅,里面都是沸腾的水,问他们敢不敢跳下去。两人都很犹豫,就想不如先把那颗心放进去试试看?就将屠夫的心扔下去,结果变成了一个金佛。两人一看,也马上跳进去,结果却出来两个油条。

看来,修炼真是半点也虚假不得的事。心的标准很严格,差一点也不行,对大法的心态尤其重要。写此文是希望和各位同修共勉,让我们都以最纯净、最虔诚的心态来对待大法,对待这万古难遇的旷世机缘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