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常人习惯的思路


【明慧网2003年10月18日】师父2003年4月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指出“……大家往往重视结果,不注意在这个过程中把你们应该讲到的真象都讲到位。应该叫人知道的人都知道了,那才是真正的证实法、讲清真象。问题出在哪里你们就去讲,并不是单单为了推动官司才这样做,而是为了讲真象;但是官司误在哪里了,那里一定是需要讲真象,也许那个官司自然就推进了。”我悟到这段讲法既指出了我们对诉江案中表现出来的某些执著,也告诉了我们努力的正确方向,对我们正在做的很多大法工作都具有共通的指导意义。

三界内的一切都是为大法开创的,诉江案更是为了更广泛、系统、深入地讲清真象而存在,而不是讲真象为辅、推动法律程序反客为主。但是反过来,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对什么是该讲清的真象和如何才算讲清有了基本共识,把该讲清的关键的真象都讲清了,让该知道真象的部门、组织、人群、个人都明白了足够多的真象,却会带动人间法庭对诉江案的认识,水涨船高,具体搞法律工作的大法弟子和帮助我们做案子的常人律师才能在整体的正法修炼中更好地发挥出他们专业技能的力量。

《转法轮》开篇就指出佛法修炼“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长期以来,我们在常人中被养成了很多看问题和做事情的习惯,特别是做事的习惯,常人社会往往鼓励具体钻研与执著追求,在一件具体事物当中去钻研细节和方法,以便追求到在那件事当中希望的具体结果。而这些大都是需要我们在修炼中不断突破和超越的。美国伊利诺伊州的诉江案进行到今天,一波三折,大家的注意力普遍比较集中在采取什么方法、如何得到胜诉的结果这些问题上,当然还有其他因素,这里作为正法弟子,我想提出涉及更根本思路的一些问题以便大家共同进行反思。

- 在把诉江案的进展当成正法进程的标志时,我们真是在法理上悟的,还是让希望这一切赶快结束的私心和感情起了作用?

-很多常人都有看风向的心,通过社会上的一些眼见为实的事务作为指标,来推断自己关心的结果。我们学员中是不是也有很多人在通过观察人间政治与其它常人事件,来估计结束的时间呢?是不是执著时间和结束的心还没去掉呢?

-我们是人间这场大戏的主角,但我们中很多学员因为对正法和正法修炼的法理认识不清,曾经发自内心地希望常人中明白事理的人能站出来为我们“做主”、“平反”(这里不是指我们讲真象时采用的表面形式),依赖常人、依赖他人的心很强,自己不察觉,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加重了迫害。师父指出过常人中那个总理的教训、十六大的教训,后来又指出过联合国日内瓦人权会议连续三年结果每况愈下的教训。这一系列事情,都是因为我们修炼的不足给救度世人带来了损失;它们的连续发生,说明我们在过去的四年中这方面该修的还远远没有修好,甚至没有给予应有的重视。我们开始构思一件事情的时候,初衷往往都是好的,但是越做越执著,最后就钻到自己所做的具体事情当中去了,本末倒置了。显然,我们不应该在一个问题上一错再错、一摔再摔,否则只能说我们学法不够用心。

-除了依赖常人当权者、常人政府、常人组织,依赖资料点,依赖技术、专家学者,依赖别的大法弟子之外,我们做事的习惯是不是还是很强?出现困难、挫折甚至干扰时,我们往往习惯于在数量上和技术细节上下功夫、在改变他人和外在条件上下功夫。有时候连讲真象和交流都是为了改变对方,以便自己手中的工作能按自己希望的那样顺利进行。所以往往很着急,强调具体事情是否按自己计划的、希望的做完了,而不愿意在过程中就静下心来从修炼的角度反思自己、找到自己心中存在的造成问题的根本原因;同时也容易只看眼前、近前,而忘记了真正的大局与局部在整体中的作用、忘记了藏在其它空间借机干扰的其它因素。师父在2003年大纽约地区解法时指出:“长期以来啊,有一些学员就是有那根本的执著不去啊!堆积到最后了,过不去了,难就大了。出现问题哪,不是从心性上去找,不是从根本上去提高自己,真的把这事放下、从另外一方面堂堂正正走过来,而是针对这件事情:哎呀我这件事怎么还不过去啊?我今天做得好一点应该好一点啊,我明天做得更好一点应该更好一点呀!他老是放不下这件事情,看上去还好象是在放:你看我在做好。你在做好你是在为它而做好!你并不是为了真正的大法弟子而应该去做的那样做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这次美国、比利时等国家诉江案推动过程中出现的波折,无论旧势力的黑手是如何打算阻挡和破坏性地考验我们的,对正法弟子来说,其实是一次次很好的机会,如果能用大法弟子的正念对待,真的在法上提高认识、在向内找中提高心性、扎扎实实地回到证实大法救度世人这个基点上来看待诉江和审江这些具体工作,整个局面就能够发生本质的转变。说到底,大家整体的修炼状态好了、对真象的认识清晰了、该讲的真象都到位了,诉江案自然就会好,可能对技术的要求也就没那么高了,因为毕竟这不同于一般常人中的案子,江泽民迫害了这么多大法弟子和世人,绝对无法逃脱历史和人民的审判,区别只在早晚;诉江案和审江都是为人们明白真象而存在的,有这些形式我们能非常方便地讲好真象,如果没有这样的具体形式,我们照样还是需要并且能够讲清真象。

退一步海阔天空,不是放弃纯净的初衷和救度世人的神圣使命,而是从具体工作与具体矛盾中跳出来,回到法中,更冷静地重新审视什么是大局、什么是整体、整体和局部关系,重新考虑如何做才能保证基点的纯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