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三次上访遭到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10月19日】我于95年经人介绍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我的身体多病:有严重的神经官能症,夜里白天睡觉都非常害怕,心脏也有病,颈椎增生,肩周炎,胳膊、手、腿有严重的风湿。骑自行车、上楼腿都不怎么管用,胃贲门也有病,婆媳关系不融洽,整天精神不振,心想我这个人是完了,活不了多大岁数了。修炼法轮大法时间不长,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了,从此精神百倍,精力充沛。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按照师父教的真善忍去做,真正明白了在任何环境下都要做一个好人,与人为善,从此家庭和睦,同时我又把法轮大法的神奇介绍给我的亲朋好友,他们中的许多人也从此走入修炼行列。

第一次上访

1999年7月19日,我们听说当权者要迫害法轮功,我想这么好的功法,使许多人受益,使许多被病魔缠身痛不欲生的人因修炼大法而成为健康快乐的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好人,对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为什么要迫害?恶警又开始抓捕大法辅导站站长。我们几个人决定去北京上访,反映情况。刚走到半路,我们就被拦截抓了回来,送到派出所,派出所所长对我们大声恐吓、谩骂,不让我们再炼功,不准进京。我向他讲法轮大法对社会、对家庭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上访是每个公民的权利,他不但说我死不改悔,还命令警察把我关进铁笼里,不给饭吃,不让回家。第二天他们把我们送到办事处关起来,有单位的被单位接走,我们五名大法弟子成了所谓的“帮教”重点,市、区、街道办事处领导来了好多人,给我们放诋毁师父和大法的录像,我们一一给予揭穿,他们用车轮战术骚扰我们,让我们写保证以后不炼法轮功,说这是国家规定,不能跟国家对抗。其实完全是当权坏人在冒充国家的名义。还谩骂师父、大法,骂我们愚昧无知,还说你们这些臭老百姓翻不了天,就连“六四”学潮的大学生都是国家花钱培养出来的,都毫不“姑息”,一样血流成河,你们再顽抗,枪杆子在共产党手里,一定把你们都枪毙。当时我们正念很足。我们说不让炼是人说的而不是神说的,我们谁的也不信,就信师父的宇宙大法,谁也改变不了,为了捍卫宇宙大法马上枪毙我们也不怕。他们达不到目的气疯了,就把窗户、门都用铁丝拧上。我们热得喘不过气来,我和一位同修被蒸得有点中暑,险些晕倒。他们怕出人命才把电扇打开,他们折磨了我们七天七夜,最后没法了就让我们别进京回家炼去吧。

第二次上访

99年11月19日,我和我女儿、和其他几位同修再次去国家信访办上访,刚到信访办门口,我们便被便衣警察抓了起来,我们再次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并被抄了家,家人被索要4000元罚款和2000元人情费。比土匪还狠。

第三次上访

2000年12月17日,我和其他五位同修去天安门正法,在广场我们刚把条幅打开就被广场护旗手抢去,接着上来一帮恶警,我们被揪头发、扯衣服地把我们推上汽车抓走了。我们被送到驻京办事处,把我们都被铐了起来后送回本地后关进派出所,两天两夜不给我们饭吃,连水都不给喝,那天本地去了二十多人,办事处政法书记气到极点,逼我承认我是组织者,我不承认就威胁把我送监狱劳改。恶警说我们上访被抓回来给他们抹了黑,恶狠狠地打我们,用皮带打我的头部,我的头部被打得肿起多高。第二天又被送进看守所,过了一天恶警又把我们从看守所提出来送到派出所,他们让我交代谁是组织者,我说我们都是大法弟子,护法是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大家不约而同的都想去就去了,他们看达不到目的就三天三夜不让我睡觉,只要我一闭眼,他们就连喊带叫、连推带扯、拳打脚踢,不让吃饭还让擦玻璃,擦完一层还要擦二层,因不让睡觉我感到头重脚轻,我就严正地对他们说:我知道你们安的什么心,你们想让我一迷糊掉下去摔死,好给大法造谣——学大法走火入魔跳楼自杀了,来迫害大法。他们听后感到很震惊,阴谋被揭穿了。他们看实在达不到目的就又把我们送回了看守所。在那里我们遭到了惨无人道的折磨,不让吃饱饭、睡水泥板床、不让炼功。只要我们炼,他们就用电棒电,我女儿因炼功被恶警打得脸肿起多高无法吃饭,他们还让罪犯打骂我们。简直黑白颠倒,用恶人打好人,多邪恶啊!两次关押我被关押了9个多月。

回家后我在市场做生意,每到他们认为的敏感期,公安区分局、区委、街道办事处、派出所就到我家进行干扰,多次把我们几个关押起来不让回家。2001年5月底,有一天半夜来了十几个警察强行把我们带走送到洗脑班,他们向我们的家人勒索钱财交所谓的生活费,我们的生意无法做,经济上受到严重损失,家庭不得安宁,家人受到极大的精神伤害。这都是江××一手造成的,为了一己之私出于妒嫉迫害法轮大法给亿万大法弟子带来灾难,打死大法弟子近千人,现非法关押的还无计其数。使无数个家庭家破人亡。它利用宣传工具撒谎、造谣欺骗了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作为大法弟子一定要把他们的所有罪行揭露出来,公诸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