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幼半瘫16载 如今健康打工妹

“我见证的历史画面”应征文章


【明慧网2003年10月19日】我今年24岁,98年喜得大法。是法轮大法度化了我,是伟大的师尊给了我新生。我自幼半瘫16载,如今能上班工作,这是修大法后出现的奇迹。希望能有画家大法弟子帮忙把我的亲身经历改编成连环画在明慧网上发表。

一、十六年不见天日

我4岁时,患结核性脑膜炎,医治时穿刺导致左半身瘫痪,并且痴呆。这真是祸从天降,父母的心简直碎了。尤其父亲万分悲伤,几乎哭干了眼泪。我住院治疗时,医生们都劝父亲说,这孩子的病治不好了,别治了。可父亲还是为我绞尽脑汁,千方百计地请医求药。然而,出院后,我仍站不起来,更谈不上走路。爸爸特意为我做了一个手推车。在妈妈的悉心照料下,我好不容易会迈步了。后来我拄拐杖能走路了。再后来,我扶墙走,每日里,妈妈千叮咛,万嘱咐:“慢慢走,别摔了。”可是我的左腿愣是不听使唤,使不上劲,摔跤是常事。一次,我重重地摔了一个大跟头,左膝盖摔伤了,2寸长的大口子,流了很多血,至今疤痕尚存。

上小学的时候,父母天天用车接送我上、下学。走路时,我的腿画着圈走,走几步便大汗淋漓。这十多年里,父亲曾给我在家里的房梁上拴根大粗绳子,让我天天拽着绳子加强锻练。父亲还给我准备了根铁棒子,缠上布,让我双手握着,高高举着抻双臂。就这样,连抻带拽,聚在我左胸部的一个筋包也没见小。我成了家里的长期病号。爸爸、妈妈、姐姐轮流护理我,身边始终没离开过人。就这样长到20岁,十六年间,从不与外人接触,没有一个朋友,似乎与世隔绝。我尘封的心一直在探索着人生的意义,我一直在寻觅着一条脱离病患之苦的光明之路。整日里心烦意乱,愁眉不展,郁郁寡欢,苦不堪言,常常是以泪洗面。在绝望中,我一度产生过轻生之念,唯有离开人世,一了百了。后来又想到了出家,渴望从病痛中解脱出来。

93年,县医院来了俄罗斯大夫,说是专治脑炎后遗症、半身不遂。爸爸喜出望外,立刻领我去就诊。可是大夫说我得去俄罗斯做开颅手术方能治愈,当时只给我拿了两瓶药。然而,服药后我越发痴呆,心里糊涂。吃饭时,经常把饭碗扣在地上。后来,父母又给我请了一个家庭按摩大夫,每天按摩两次,可是,每次见效十分钟,十分钟后病情如初,看来我真的是无药可救了。父母万般无奈,又请来“巫医”给我治病。可是,不但没治好,麻烦还越来越多。这十六年来,父母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钱几乎都给我治病用了,却没治好。我一直盼望有朝一日能从天上下来一位大神仙对我说:“我是带你回家的。”这也许是我的一个梦吧。十几年来我就是怀着这样一个梦想,在茫茫的苦海中挣扎着。…………

二、师父给了我新生

98年的一天,我一连三天做了同一个梦。梦中见从高高的天宇中飞来一个圆形物(现在我知道那就是法轮),降落在我们家的院子里。我跑到近前,看他发出象彩虹一样的光环,瞬间把我罩在了里边。我站在里边,好美啊!有生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有这么美的感觉。我在那一直抿着嘴笑,太好了。这时家里人来到了院子里,我喊他们快过来看哪!可他们谁也看不见,唯独我能看见。一连三次都做同样的梦,我预感到,救我出苦海的人就要来了。

在这不久,邻居舅妈向我介绍了法轮功。她对我说:“佛度有缘人”。听罢我立刻看到了另外空间,记忆一下子被打开了:“这就是我的世界”。这就是我多年来要苦苦寻找的地方,我感慨万千。当我第一次从录像中看到师父时,心情无比喜悦,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我终于找到您了”。从此,我满面春风,喜上眉梢,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我得法两三天后就把家里供的狐黄白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扔掉了。看《转法轮》的第二天,聚在我胸前长达十六年之久的大筋包开了。我高兴得简直要跳起来。我逢人便说:“大法真神啊。”悲喜交加的我泪水充满了双眸,父母和姐姐都为我高兴。

得法后没几天,我的左半身听使唤了。我的心脏病、胃痉挛、四肢无力均不翼而飞。师父给我净化胃时,吐出的都是绿水,师父给我净化心胸时象针扎一般地疼,我紧咬牙关挺了过来。几天后,我能炼功了。刚开始时我的动作很吃力,在场的两位功友都为我难过地哭了。无论多么吃力,我都天天坚持炼功。同时按大法的法理来严格要求自己。两个月后,我能顺利地炼功了,并且能轻松地走路,再后来我能运用自如地骑自行车了。每天骑车去炼功点参加晨炼。从此,我便与医药无缘了。大法不仅健康了我的身体,而且净化了我的心灵,使我冰封已久的心得到了温暖,感受到了“佛光普照”,“师恩浩荡”。我告别了痴呆,变得相当精明,目光炯炯有神,头脑思维敏捷,谈话口齿伶俐。后来,我父亲给我找了份工作,每月工资200元。迄今,我天天上班,我终于能自食其力了。我用我打工妹的形象,有力地证实了大法的超常,证实了师尊的伟大。凡是熟悉我的人,对我的巨大变化,无不感到法轮大法的神奇。

三、师父鼓励我证实大法

7.20期间我和同修们去北京上访,在天津被截。当地公安给我们接回,连夜提审。我理直气壮地对警察说;“我没炼法轮功前,20年中虽家住县城,却不知县城大街是什么样,没去过一趟。如今,我能够去北京,这不是法轮功给的福吗?这不是我们师父的功劳吗?禁止炼功是错误的。”

7.20以后,中国的邪恶镇压铺天盖地,全国各地每天都在搜书、抄家、抓人。我动了一念:我用我的功把我居住所在地的胡同封上,把周围同修们的家门用功全封上,不许恶人进来,不许恶徒骚扰。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师父指着胡同口,我顺势一看,那里全是一圈圈彩色的光环。醒后我悟道,这是师父点化我,我的功真的封上了胡同口,果然我周围的同修没有一个被抄家,没有一个被迫害,直至现在都在顺利地学法、修炼、讲真象,做着救度众生的事。

我第一次做真象时心态不稳,这时,师父的法身出现在我的面前,特别的慈悲,顿时我的胆子壮了起来。几年来我趁上班之机天天做真象。去年冬天下了一场大雪,我走着上班,踏着厚厚的积雪,送出去几份传单。晚上我梦见自己送出去的不是传单,是旋转的法轮。这是师父鼓励我,我信心倍增。天天做真象,一点不害怕。一次在一小巷里,我贴了两张真象粘贴,被两个人看见,他俩边看边小声议论。我发正念:我是救度你们的,我是在做最神圣的事。于是我一路唱着“法轮大法好”的歌曲安全地离开了小巷。几年来,在师父的鼓励和呵护下,我做真象的事,从来没出现过任何危险。

得法四年来,我的生活充满了幸福快乐,甜美的笑容天天挂在脸上。所有这一切都是大法给的、都是慈悲的师父给的。我唯有精进,回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