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四年来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10月19日】我曾遭遇两次车祸,身体多处受伤,双腿粉碎性骨折。经常上医院治疗,还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行走困难。加之又患有肾病、心脏病和高血压,生活了无生趣,常常暗自叹息人生悲苦。1995年得法修炼以后,重新有了健康的身体和美好的心境,生活变得轻松、踏实。

可是,1999年7月,邪恶的720来临了,当权小人诽谤师父、诽谤大法,指使人间的邪恶之徒对修炼人进行迫害。

7月22日,片警到我家搜书,逼迫我写不修炼的保证,被我严词斥责而走。

2000年6月,我去省会证实大法,回家后,恶警用威胁、恐吓、耍无赖等流氓手段骗取了我的手迹,以利于他日后对我进一步迫害。

面对大法遭到的严重迫害,2000年10月,我进京证实大法被关了70天,释放当时正值新春佳节。没想到大年初二,恶警伙同两人又到我家威胁、恐吓、无理取闹。单位因我进京扣押我一年的工资4050元作为进京抓我的费用支出。另外,向阳公安分局也向我家索取了保金1000元。

2002年,全市大搜捕。恶警让分局治安科夜间突然闯入我家,在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将我抓走(搜出一本<明慧周刊>),邻居帮助,当晚放回。我第二天去女儿家研究去外地给她看病的事,就在这时,分局来了三个恶警说:“局长要叫你去局里签个名就行了。”当时我女儿看它们要抓人,就求它们说:“不要抓我妈,她还要带我去外地看病。”恶警不顾病人的死活,将我强行抓走。非法关押40多天后,看我家不拿钱要人(恶警搜查时看我家有存折、工资卡所以没有马上上报),它们才上报市公安局判我劳教。家人找关系到市局要人时,我的名字还没传过去,就这样我被放回。在这期间,我女儿着急上火,以泪洗面。她的病很快就恶化了,不能吃喝,一吃就吐。等我回来时,她已经奄奄一息,不能说话了。在这种情况下,恶警仍不放过我,又叫居委主任来家骚扰,登记人员表格,我不配合,恶警来我家,叫我到派出所谈谈。我一看它又要把我送进去,我只好离家出走。它们又非法剥夺了我照顾女儿的权利。当时,不得不离开病重的女儿,我内心的痛苦无以言表。等我回来第二天,我女儿含冤离开人世,临死时眼睛……(因作者极度痛苦,下面的字突然中断)

恶警夺去了她的生命(35岁),她的死揭示了中国警察对人权的残暴践踏。对我们活着的人来说是人生的最大悲哀!她的死,恶警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它们是江氏集团的忠实走狗,不拿刀的杀人犯。

如果在正常情况下,她决不会死。

2003年8月14日,恶警又突然闯进我家,在没带搜查证的情况下抄家,搜走一盘师父讲法带。8月17日,恶警又领着两个人到我家到处乱翻(没有搜查证),大喊大叫。它搜了半天,并将儿子结婚的录像带和倒带机拿走。我们去要了两次,他都不给,后来找熟人才要回来。

人间邪恶之徒对法轮功及修炼者的迫害罪行累累,罄竹难书。苍天在上,天网恢恢,善恶终将有报,任何邪恶之徒最终逃脱不了历史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