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 迄今已有 101642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3年10月2日】
声明

99年“4.25”以后,由于我学法不精进,头脑中常人观念太多,加上对江××的面目认识不清,对他们造谣诬蔑、栽赃陷害的卑劣行径连想都没想过,从而落入了江氏集团分化、瓦解进而镇压法轮功的圈套。开始时,按照它们的规定,表示“不聚集、不上访”,唯恐被它们“误会”;“7.20”以后,则响应“××党员不要炼”号召,交出大法书籍、磁带,烧了修炼笔记和资料还写了“检查、认识”;特别是“天安门自焚”丑剧发生后,许多功友一眼就看出是假的,而我信以为真,说“假不了”,还配合江氏的需要,在一份居委会发的表格里填上“保证家人不炼法轮功”的“表态书”。真是一骗就上当,糊涂到极点!当然内心也有矛盾、也有疑团、也不服气,但毕竟被人牵着鼻子走了。经过几年的观察、思考和学习,特别是昔日的功友讲真象,和耳闻目睹千千万万大法弟子用鲜血和生命证实大法的和平壮举,我的心被震撼了:我明白了真相,认识到师尊的伟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崇高和“真、善、忍”的无比威力,也看清了江氏集团的狰狞面目和其反人民、反人类的本质。在此,我郑重宣布,过去几年来在江××欺骗下说的不利大法的话、做的不利大法的事,包括写的“检讨、认识”、“保证”统统作废。重新开始坚修大法,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去!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任志成 2003年9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八年春天,看到父母炼法轮功,两位老人身心健康,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心里觉着真是神功,我也炼,从此,走上了修炼大法之路,通过学炼,真正懂得人生的真正目的,要想解脱生老病死的痛苦,必须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最后达到同化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我也是时刻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不但身心健康,心性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往日的大脾气也没有了,原来吵吵闹闹的家庭变得幸福美满,可是,99年7.20邪恶迫害大法时,村委配合派出所强迫我签名“不炼了”,在它们的逼迫下,我不情愿地签了名,前阶段由于法理不明,自己认为还学法,炼功也做正法的事,就符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通过不断的学法提高和学员一块交流,使我认识到这样做不够,必须立即发出严正声明,以前在派出所和村委强迫下签名“不炼功”了,作废。今后天天学法、炼功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吉香 2003年9月17日


严正声明

本人于1997年8月得法,并开始修炼,身体上多年的胸膜炎后遗症好了,精力充沛,思想上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人生、对世界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工作上更加勤恳,任劳任怨,左邻右舍有口皆碑。但由于和功友失去了联系,法又学得不深,99年7.20后,虽坚持天天炼功、学法,还是走了极端,不理智,被邪恶钻了空子。2000年1月,恶警和单位领导把我绑架去了“教办”,逼问我炼不炼,在各种恐吓和利诱下,我说了妥协的话。可是两天后,县“610”说,这不算,非要强迫我写个“保证书”什么的,若不写,就要劳教,单位也要受牵连,我就写了个语言很模糊的文字来骗他们。通过学法和同修的帮助,我认识到我把修炼当成儿戏,没有严肃对待。现在严正声明,当日所说、所写的一切全部作废。今后更要认真学法,紧跟师父,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声明人:唐维德 2003年9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从96年随父母得法。3年来和父母一起学法,炼功,洪法。在我第二次随父母进京正法回来后爸爸被非法劳教3年,妈妈劳教1年。我无依无靠,住到一个误入歧途的人家里,加上学法不深,思想动摇,在班级的班会上说过一些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话。爸爸满期回来后给我讲真象,跟爸爸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现在彻底醒悟。从前说过的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话全部作废。弟子一定抓住时间弥补犯下的错误,向世人讲清真象,走入到正法的洪流当中,起到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张耀尹 2003年8月20日


声明

我于九八年得法,对大法的认识并不很深,修炼并不十分精进。在九九年7.20这场空前的迫害中,在重大的考验面前,我并没有走过来。在社会的各种压力下,在常人心的带动下,我不情愿的写下所谓的“保证书”,现将所写“保证书”声明作废。并向师父表示道歉。我写过“保证书”,做过对大法违心的事,虽然不是真心的,也是向邪恶妥协,也是对大法的侮辱。弟子真正认识其严重性,我一定坚定对大法的信念,重新回到正法的洪流中来。弥补挽回给大法所造成的损失。当我掉在常人中不能自拔的时候,师父又一次救起了我。同修把师父的讲法和新经文送给了我。当我再一次看到师父的讲法时泪水不止,师父并没有因我掉在常人中做错了事而放弃我。今后一定牢记师父的话,学好法、发好正念,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

声明人:李凤山 2003年9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因为信仰“真、善、忍”,坚修大法,于2001年5月底被邪恶绑架到监狱的洗脑班。由于邪恶之徒耍的种种手段和巨大的思想压力,我神志不清地写了不该写的,说了不该说的,还助纣为虐地替邪悟的犹大班长读了一篇她们写给邪恶“6.10”集团的“感谢信”。为此我追悔莫及。在这里我严正声明:在我神志不清时所写、所说的一切统统作废。所读的信也是邪恶强加给我的,不是我的心声。今后我要做的是坚修大法紧随师,按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去做,洗净曾染上的污点,兑现自己的誓约。

田有玲 2003年9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于97年有幸得法,在99年随着邪恶旧势力和被它们所操控的一切邪恶人员对师父、大法和大法弟子迫害的不断升级,学法不深、意志不坚的我违背良心,让怕心所带动,亲手烧毁了几本伟大师尊用以救度我们的伟大佛法书籍以及一些大法弟子的修炼心得材料、照片等。从而使自己的行为符合了宇宙中的邪恶旧势力的安排。今日与几位同修切磋,在他们的帮助下,我认识到了自己所为的严重性——这是对伟大师父和伟大佛法的最不敬。特严正声明,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最后,我发愿赶上正法洪势,做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任伟胜 2003年9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是被公安强行绑架去,罚钱3千元,在恶人的谎言、儿女苦苦哀求、在情的带动下写了“不炼了”应付邪恶。直到现在心里很难过,这是个污点,向内找都是自己修的有漏,让邪恶钻空子,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给同修造成损失,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以前说“不炼了”作废。我一定跟随师父完成自己的使命。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秀兰 2003年9月30日


严正声明

因我坚修大法,数月来,居委会,派出所,公安局累次来家骚扰。所谓洗脑不炼法轮功,说国家规定不能炼。于2003年8月29日上午至下午3点镇政府4人其中1人是书记,1人是管职工的头头,公安局2人,居委会1人,先是关心(假象)之类的话,而实质是政治攻心。那真是刀光剑影。最后狰狞面目出现——拍案威逼,不得按照自己意图写,必须按备好的模式务必签字按“手印”。特此声明签写的“保证书”作废。(户口簿,身份证已扣押3年多。工资也由居委会代发至今)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刘仁碧 2003年9月3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1年5月13日被分局强行抓捕并非法判刑两年。在服刑期间被迫强行洗脑,由于当时思想不清,被邪恶所控制,因此写过一些“悔过书”、“决裂书”一类的东西,现在都声明作废。我要向世人讲清这一切真相。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冯改文 2003年9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邪恶集团对我的强大打压下,我出现了严重错误,违心地写了所谓的“三书”等背离大法,背离师父的黑材料,给自己在修炼道路上设置了障碍,我要用实际行动洗刷自己的耻辱。堂堂正正的回到修炼的路上来,修炼法轮大法到底。特此声明如下:自99年7.20以来,我所有写过的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在劳教期间,我所有写过的“材料”全部作废。邪恶对我的强化洗脑作废。

刘好宾 2003年9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1年初被邪恶势力非法绑架,劳教二年。在劳教期间被强迫洗脑,由于自己神志不清,说了、写了、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情。现在我严正声明,在被洗脑期间,所说、所写全部作废。重新回到正法中来,紧跟师父,按照师父所讲的三件事去做,坚修大法心不动,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李艳 2003年9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劳教所里,在高压下,由于心性不到位,有执著心,写了“三书”。虽然写后自己痛悔不已,但没有勇气正念面对邪恶。回家后学法,使我认识到要正念、正行,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现在声明所说、所写有损于大法和师父的言行一律作废。快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一修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逯秀珍 2002年9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1年5月份被邪恶非法绑架并处劳教3年。在劳教期间被强行洗脑,由于自己神智不清,写了、说了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现在我严正声明,我在被洗脑期间的所作所为全部作废。重新回到师父身边,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跟上正法进程,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姚汝琴 2003年9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在分局劳教队被非法关押期间,在主意识不清的情况下,写下了所谓的“悔过书”、“揭批材料”及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等统统作废、销毁。今后我一定坚定地维护大法,修炼大法,救度世人,彻底破除旧势力安排,坚修大法随师还。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姚俊玲 2003年9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1年4月,因坚修“真、善、忍”,被单位送到洗脑班。恶警告之:不写“悔过书”,将判三年劳教。由于放不下亲人、名利及对自由的渴望,违心地写了“悔过书”,现在我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并发自肺腑地对天下人说:法轮大法好!别受江氏邪恶的欺骗了。

王丽茵 2003年9月30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正法过程中曾被非法劳教一年,一直表现不错,临解教前三个月,由于邪恶的干扰迫害,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所做的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现声明全部作废。今后要精进,努力跟上正法进程,兑现史前大愿。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吴燕 2003年9月26日


严正声明

自己以前在邪恶高压迫害下神志不清时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切作废、无效。从今开始真正静下心来学好法,真正在法上认识法,正念正行,做好此时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事来加倍弥补损失,一定要珍惜万古机缘,坚修大法到底。

大法弟子 金新明 2003年8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抱着各种执著心不放,在劳教所邪悟。特此声明,那时所写、所说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紧跟师父,紧跟正法,加倍弥补,用理智去证实法。谢谢师尊给我这一次机会。走好今后每一步。

大法弟子 杜春玲 2003年9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1年5月被邪恶非法绑架威逼,并被判劳教1年。在迫害中,被邪恶强行洗脑,写了“三书”。故特此严正声明,在劳教期间写的“材料”全部作废。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不配合旧势力的安排,紧随师父,坚定修炼,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兆英 2003年9月3日


声明

在2002年的邪恶迫害中,亲属代我写的“保证书”和我说的“不炼功”的话全部作废。坚修大法,揭露邪恶,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王中权 2003年9月22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后,单位找到了我,让我写了份“认识”。在江××的高压下,我写了“不学、不炼”等一些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词。现严正声明,以上一切全部作废。今后紧跟师父做好三件事,努力赶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康宝芝 2003年9月2日


声明

自己由于理智不清,在劳教所写下了违背大法的话,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在此声明全部作废。以后要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刘志臣 2003年9月17日


严正声明

1999年9月,我在邪恶势力的迫害和诱惑下被迫在“保证书”上签名。现严正声明签名作废。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学好法,坚决走出来正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李琪玉 2003年9月5日


严正声明

自从邪恶迫害以来,在本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家属怕我遭受迫害,在压力面前出于无奈而违心写的“保证”及口头“保证”全部作废。全面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坚修大法。

大法弟子 赵卫华 2003年9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在劳教期间,由于执著心重,害怕邪恶迫害,违心的写了“五书”。现声明我写过的“五书”及此前所有不符合法轮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我要不负师恩,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刘志涛 2003年8月3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在被迫害中走向邪悟,写过“三书”。现在特此声明,所写的全部作废。加倍挽回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大法弟子 胡新媛、胡慧珍、胡小君、杨颐寿、沈腊珍、刘仕英、傅伊芳、李连英、李玉英、屈淑兰、刘霞林、黄爱兰、丁学翠、胡圣银、卢永珍、龚德秀、任文定、刘福英、王春秀、张衡英、管登洋、周乃银 2003年9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1年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绑架,劳教二年半。在被强行洗脑期间,写了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事。现在郑重声明作废。重新回到大法中来,按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去做。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张立霞 2003年9月1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办的洗脑班上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标准的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特此声明。

大法弟子 刘寿堂 2003年9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3年3月被公安强行抓到洗脑班被强迫中我所说、所写的“三书”等一切全都作废。以后,在正法路上重新做好我该做的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吴凤英 2003年8月4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迫害、硬逼下所写的、所签的所有对大法有损的东西全部作废。洗刷污点,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大法弟子 徐德怀 2003年9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1年因修炼法轮大法被强行在长卷上签字,做了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事。今郑重声明作废。重新回到大法中来,按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郑真真 2003年9月1日


严正声明

在县、乡级所写的“决裂书”上所签的字声明作废。珍惜修炼机缘,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唐宪篪 2003年9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