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陈凝芳西班牙诉江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

|

【明慧网2003年10月20日】2003年10月15日上午11点30分,法轮功学员就向法院递交了对江泽民和罗干的诉状一事召开新闻发布会。以下是原告陈刚的母亲陈凝芳在会上的发言:

* * * * * * *

我叫陈凝芳,今天到这里来讲述我们家的经历,您从中可以了解到在江泽民的命令下,中国法轮功修炼者是如何被迫害的。

我丈夫和我都是音乐家,我们在中国著名的中央交响乐团工作了33年,直到退休。我的儿子陈刚是加士伯酿酒业北京分公司后勤经理,他的妻子也有一份很好的工作,我的女儿陈缨是美国一家大公司的经理,到目前为止,我们全家修炼法轮功已有七、八年了。法轮功带给我们幸福和谐的生活和一个健康的身体。但是1999年7月,江××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我们的生活完全被破坏了。

警察不断骚扰我们,私人电话被窃听,被抄家两次。根据中国宪法规定的公民上访权利,我的儿子、我的先生和我到国家信访局去为法轮功上访,却被关进了拘留所。

2000年6月25日深夜,十几名警察闯进我家,没有说明任何理由,把熟睡中的儿子和我抓走。拘留30天后我被释放,但是儿子却被送到位于北京郊区臭名昭著的团河劳教所,他在那里度过了他一生中最黑暗的18个月。

为了强迫我的儿子放弃他的信仰,劳教所的警察对他进行了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每天只有2-4小时睡眠,有一次他们连续15天不许他睡觉,只要他一合眼,就会遭到拳打脚踢。

警察还用几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他身体的敏感部分,例如头、颈、胸部等等,被电击处皮肉烧焦,全身猛烈颤抖,整个身体仿佛被放在火中烤,仿佛被毒蛇叮咬。有一次,警察指使同室十多名犯人毒打他,使他的脸都变了形,然后把他的脚和腿紧紧地捆绑起来,把两只胳膊捆到背后,再把他的脖子和腿紧紧地捆在一起,使他几乎窒息,然后把他塞到床底下,在床板上坐上人,使劲往下压他的背,当时他感觉他的骨头都要断裂,这以后他有两个星期不能行走。另一位名叫鲁长军的学员在这种同样的酷刑后瘫痪了。

我的儿子遭受这一切,只是因为他修炼法轮功──这个带给他健康身体和幸福生活并教他做好人的功法,只是因为他要坚持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那对我们是一段很痛苦的时光,没有一天我们不为他担心,不知道明天对他将会发生什么。谢谢新泽西州八名议员曾联名写信给布什总统,要他在访华期间向中国政府提出停止镇压法轮功,释放我的儿子;谢谢全世界很多善良人的签名支持,我的儿子终于在去年被释放了。但是我知道他只是千千万万正在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的一名,在江××的指使下,现在已有至少793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还有很多很多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监狱、劳教所,他们在那里所遭受的酷刑远远超出我们的想像。

江××必须对这一切负责,他把千千万万善良的人推到痛苦的深渊,他的残酷罪行是对全世界和平与公正的威胁。面对这一切,我们怎能熟视无睹,是把江××送上历史审判台的时候了!这是对全人类正义和良知的维护!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10/26/41669.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