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女子劳教所的种种骗局


【明慧网2003年10月21日】“……可就在它们假意开篝火晚会的同时,另一个场面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正在被上刑、被罚站、被关在漆黑的小号里戴着手铐坐在冰凉的地上,耳边大声放着污蔑大法的音乐。”-- 作者

* * * * *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因坚信大法曾两次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女子劳教所,时间长达两年多之久。让我亲身经历了邪恶之徒在光天化日之下干出的如此阴暗的事。

我真切的看到上面有人来检查时,劳教所就手忙脚乱的让我们赶紧把手中的活放下藏起来,有时不管多琐碎的活儿都统统放在床底下,(比如:折纸页子、做衣服、订扣、折手袋……)然后赶紧收拾干净,让身体不好的大法弟子赶紧上床睡觉。口中还说着台词:“政府对你们多好呀!”没过半个小时应付了检查后,管教就喊:“赶紧给我起来干活!”

有一次来检查,劳教所把上刑的都关进了单独仓库里,手脚铐住、嘴里塞上臭袜子。让一部分大法学员出去到一个大屋子里给放电影,屋里留下一小部分因怕上刑而背叛大法的人装作悠闲地看着各种订阅的书刊,刚收拾过整洁的楼层里、整洁的床铺、表面如家一样的温暖都是事先为了应付检查而做的。摄相机镜头里拍下来的都是被刚刚整理过的表面美化的一角,恶警们还让整个劳教所劫持的人学什么中老年健身迪斯科,学会后,上面一来人检查,如果来的人不是当头的,就不往起藏活,都到外面跳老年迪斯科。检查的人一走,马上进入没黑没白的紧张劳动。到了半夜还不让睡觉,靠墙站着。

管教偶而从家里拿来点小白菜等食品,给暴力下承受不住背叛大法的人吃(也有没用暴力因为怕心而一进劳教所就背叛的人),以小恩小贿让犹大们在镜头面前说恶警们怎么好。一旦有的人认识到了这是骗局不再上当时管教就对此人施以酷刑,完全没有了先前的假善,暴露出了它们的丑陋的嘴脸。

为了掩盖罪行,它们让被劫持者都到外面玩丢手帕、拔河游戏、随便悠闲地伸伸腰。有时还选一个大队开篝火晚会,唱歌跳舞、与管教一起玩儿到半夜。然后用摄象机拍下来,作为它们“春风化雨”的证据来掩盖它们的暴行。

可就在它们假意开篝火晚会的同时,另一个场面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正在被上刑、被罚站、被关在漆黑的小号里戴着手铐坐在冰凉的地上,耳边大声放着污蔑大法的音乐。

无论年纪大年纪小,恶警们都让没黑没白地干活,而恶警们却弄来一个记事本,让各小队的犹大签上:“中午午觉、周六周日休息、每天只干8个小时的活儿。”然后签上名字。可实质并非如此,一天要连续干17—18个小时的活儿。有时它们还利用犹大和怕上刑而屈服的人开大型的家属“座谈会”,家属们接到通知后相继到场,他们选学历高的、表达能力强的让他们写虚伪的美化劳教所的文章在大会上读。由于家属在蒙蔽之中不明真相,往往被表面浓烈的气氛、动听的语言所带动。然后中间再穿插一首歌曲——(爱的奉献),更使不明真相的家属们认同了它们的所为,从而敌视法轮功,激起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

这些都是我亲身经历、亲眼所见的,我所写的这些都是2002年前的事情。我写此文是想让世人明白:大陆拍的污蔑大法的电视剧都是不真实的,里面的一些镜头就是上面我所说的那样拍录下来的,都是骗局。(本文只写了它们虚伪掩盖的一面,但只是局部,因为还没写它们实施残暴酷刑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