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大陆劳教所野蛮摧残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10月22日】99年9月24日,因江氏集团非法迫害法轮功,我们去北京两办信访局上访讲清真相,同日由办事处直接送到看守所,当我们问去哪里,它们却说送我们回家。非法关押了三个月,12月31日在本人不知道的情况下,被非法判劳教三年,本人拒绝签字。在劳教所因不放弃修炼,被上绳四次,至今胳膊抬起困难。恶警拿脑袋往桌上撞、抓头发,因残酷迫害,我呼吸困难,将近窒息,恶警大队长恶狠狠说,看有没有病,没病接着收拾,每天强制劳动13个小时以上,最长一次整整36个小时,后让罚站每天13个小时以上,一个多月。胳膊一年还有深深的勒痕。

2000年7月3日我被绑架进保定劳教所,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因不放弃信仰,被铐在铁门上12天,只让睡两小时觉。后绝食6天6夜,铐在暖气片上,刷牙洗脸的权利都被剥夺。被迫站立3天3夜,摔倒了恶徒就用脚踢打。绝食2天,铐大板一天一夜。有的铐大板20多天。电棍电3次,恶警白杰电一次,男恶警李大勇没有人性,整天拿着电棍电人,有的人电的脖子都是泡。四楼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经常传来同修受迫害的惨叫声,灌食加入浓盐水,抓头发,用铁钳拖,且都拖出了血,非法灌食十几次。打人骂人屡见不鲜,往我嘴里堵擦地布、袜子,用鞋打头踢头。每天被奴役劳动十四个小时以上,很少有休息。半年多不叫接见家人一次。非法关押三年又加期2个月,不屈服又被送涿州洗脑班,有一天恶徒打六个人,椅子腿打折。天天被迫看诽谤电视。因挨打,绝食抗议13天,灌食四次,输液一次。在石家庄女子大队,被强制军训一个多月,每天训练跑十几个小时,恶警拧胳膊、踩脚尖、电嘴、电牙太残忍了。只因修炼“真、善、忍”,就受惨无人道的折磨,涿州洗脑基地恶主任高雪飞、610主任李明、监管主任杜永禄、高雪飞让人把我拖出去,铐在树上,冬天只穿秋裤。灌食时鼻腔出血,还不放过。每天两只手都铐在床上。四年来没给开支,还勒索6000元,家中共花去2万多元。

以上只是我的一点受迫害的经过,现在还有多少无辜大法学员身心受到摧残。善良的人们请认清这场邪恶的迫害吧。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0/22/592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