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明慧网2003年10月24日】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山东省一位退休女大法弟子,在2002年一次回老家的火车上,她开始向同车厢的人讲真象。一些乘客因为受媒体宣传的毒害,都不理会,有个小伙子还反感地反问她,给他们真象资料,也不要。

火车车厢内地面上当时连水加泥的很脏。车到一站点停车后,上来两位农村打扮的人,脚上踩的很脏,这两人却踩着座位放行李,座位上留下很脏的脚印。女大法弟子当时也没考虑其它,用自己的手立即把座位擦拭干净。在她看来这是应该做的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她的这一举动,同车厢的人都目视着她干完。那个反问过她的小伙子立刻向她说:“赶快去洗洗手。”等她洗手回到座位后,这个小伙子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块崭新的白毛巾,递到大姨手里:“快擦擦。”然后主动向她问起了真象,全车厢的都听着她说,还纷纷要资料看,她不一会儿就把真象发完了。

她用自己的行动向世人证实了大法。

师父时刻看护着我

一次,我到“仓库”放真象资料,快到门口时,看见很多人坐在那里,我当时心里想:“这些人是干什么的?是不是蹲坑的?” 因为已流离失所近三年了,我就有点害怕,就又从另一条胡同转着走。刚进胡同口,眼前出现了大大小小的五彩缤纷的法轮!我的心情激动万分,我知道那是师父在鼓励我,给我信心。当我再到门口时,坐在那里的人一个也不见了,都走了。我在师父的鼓励下安全返回。

忍侮骂 修心性 酗酒违法者诚服

有一天晚上我值班,有一个歌舞厅打电话报案,说一人酗酒后在那滋事。当时,已经是半夜0点多了,我和我们班上的另一名同事,赶往出事的地点。将那名酗酒的男子带到派出所,那男子喝了很多的酒,到派出所后,便对我侮骂,并说些很难听的话。我始终保持祥和的心态,不为他的言语所动,但又不失我的威严。不管他怎样骂,我总是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在他还能有一点理智的情况下给他讲道理。有时,我干脆的就不说话,因为他醉酒失去正常的理智。就这样,从凌晨2点,他折腾到5点,我却没有对他说一句脏话,没有侮辱他一句。在他醒酒后,调查了他的违法事实和侮骂我的过程。做完笔录之后,他对我说:“我真服你了!你不会记恨我吧?”我笑着对他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怎么会记恨你呢,你以后不违法就行了。”当时那人很受感动。后来他家里的人来也向我赔礼,我对他的家人也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不会记恨别人什么的,以后他不违法就行了。”他的家人也很感动。他们真正地看到了一个修炼者的宽广胸怀,但这些都是我在修大法后,心性升华的体现。后来对这个酗酒违法者进行了拘留的处罚,他没有一点的怨言。

这件事过后,引起许多人的争议,说我“法轮功”别人敢于对我侮骂,也不在乎了,有损警察的形象了。在一次我向局领导写的一份材料中,我澄清这一事实:在对待一个醉酒违法行为人,他骂我我就骂他是维护警察的形象吗?他骂我我打他是不是维护警察的形象呢?而我调查清楚了他的违法事实,对其进行拘留的处罚,是不是更好的维护了警察的形象呢?以后再也没有非议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