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王秀华自述被上海国安歹徒劫持经历:邪恶最怕曝光


【明慧网2003年10月24日】惊闻又一台湾同修林晓凯在上海遭国安局非法拘留!我要再一次揭露我今年年初在上海的遭遇。

我是台湾居民,自二○○○开始修炼法轮功。今年一月二日因公差到上海,才刚下飞机还未到上海,在浦东机场即遭扣押,随即被上海国安局强行带走,非法拘留二十八天。

在这期间,他们从头到尾都拒绝我与台湾家人联系的要求,让我与外界完全隔绝。整整二十八天,我都被迫待在同一个小房间里,没有时钟,手表被扯下,窗帘被拉上,二十四小时随时有人监视。此外,我还被迫成天坐在椅子上强制接受审问,上厕所、喝水都要经过许可。有一段时间被严逼长时间罚站,有时更要求双手举起与肩平行,使我曾有三次身体不支倒地。

现在回想这二十八天里面发生的状况,其实可以明显的分成几个阶段:

最初,邪恶之徒身着便衣,驾着普通轿车强行将我押走,形同绑架。当时有目击者,但也无从判断恶人身分为何。恶警不让我与外界连络,当然更不会主动通知外界。这样就没人知道人是在他们手上,他们也以此要挟我说:没人会知道我在此!他们可以为所欲为!上海市进进出出的人这么多,同名同姓的也很多,失踪了一个人谁知到哪去了?也因此坏人真的为所欲为,在最初几天最是嚣张,近二十人轮番轰炸、态度蛮横、言语粗暴至极!

他们要我交代自从二○○○年在台湾修炼法轮功后,所有一切的活动及接触的人讯息,以及所有知道关于法轮功的事情,他们还掌握了我出国参加法轮功法会、洪法活动的纪录,甚至连我在台湾炼功洪法的活动都知道。我不明白以我一个平常的上班族,他们为何要对我有如此多的了解。

约莫第三、四天,公司、家人知道我人在上海国安局手上了!此时恶人便开始改变方式。先是改采软化手段,解释说:本只想找我来把事情交代完毕就送我去公司开会地点,接着,原本将近二十来人轮番问话的情况没了(我判断其中包括610办公室的人),他们此时都退居幕后,只剩上海国安局的人,态度也明显不如先前高压。我相信是因为他们发现家属已经知道人在这儿了。

之后,约第十来天,台湾海基会去函大陆海协会,这表示人被扣押一事不仅限于身边亲近的人知道,已经有第三者等机关团体知道了。这时我虽然不知道外界的状况,但我可以感受到邪恶态度上又更谨慎了,表现出伪善的态度,说:中国人是最讲人情的,要我赶快把事情交代清楚就可以回家过年,这时环境的变化是白天窗帘拉起,我可以看窗外。

大约第二十来天,我是回来后才知道我家人那时已经按耐不住了,要召开记者会公开此一事件。此时在我那里,就是突然感受邪恶之徒一下变虚了。我相信是邪恶之徒一直以来以为家属会顾忌被关押亲人的安危,不敢张扬,使他们一直认为是他们在主导这件事情,没料到台湾方面家属决定要声张。果然事情有了逆转,没过几天恶人自己开始找台阶下,先是说「法外开恩」,列了一堆条件,说如果我配合,就让我和家人通电话。我心里明白这是邪恶快承受不住了,所以没吭声,心里期望外界再多施加压力。过了一天邪恶就按耐不住了,什么条件都不提,直接问我要不要打个电话回家,甚至劝我打电话回家让家人安心。我还是不吭声不配合,他们就更无可奈何了。最后在第二十八天我终于回到了台湾。

由上述的经验,证明邪恶就是在阴暗处张牙舞爪的、见不得光的、见光就得死。所以救援被关押学员,我认为最有力的方式就是要将邪恶曝光、曝光的范围愈广、里面学员承受的压力就越小,尤其藉由关押事件讲清真象的方式将邪恶曝光、邪恶面临的压力也就越来越大。

所以我以自己的亲身体验,在此呼吁所有台湾同修动员起来,将此一事件大面积地曝光出来,向政府机关、向媒体、向立法委员、向机关团体、向大陆台商、向亲朋好友、向大陆同胞大面积讲清真象!持续地讲、讲到周遭所有的人都知道:中共正在迫害林晓凯这样好的台湾法轮功学员,以及千千万万的大陆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