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戒毒所凌虐女大法弟子:剃鬼头、蹲通电水盆

【明慧网2003年10月25日】1、得法

得法前我患有严重的风湿、肝胆管结石等症。1998年10月我喜得大法。自修炼法轮功后,多年的顽疾无药而愈,而且明白了人活着的目的和意义,心灵得到了净化。

2、两次进京证实大法,只为说句公道话

1999年7月20日江××在膨胀的妒嫉之心驱使下,荒唐地发动了对修炼法轮功群众的血腥镇压。谎言铺天盖地,对法轮功实行了“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失”的灭绝政策,成千上万的法轮功修炼群众被抓、被打、被经济勒索与敲诈、被劳教、被判刑,华夏神州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

我要为师父说句公道话,我要为大法喊声冤!2000年2月23日我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前被警察非法绑架,遣送本地后,在市区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17天。2000年6月25日我准备在公园炼功,被恶警劫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2个半月。我历尽折磨始终坚持自己的信仰,始终坚信做好人不应该成罪过,出来后被单位开除党籍,停发工资、奖金及其它福利待遇。它们企图从经济上拖垮我。

2001年1月13日我再次启程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铁路警察非法抓捕,被劫持到派出所,它们在椅子上铐了我一夜。第二天提审我按手印,我借机走出派出所,在外流离失所40多天。

3、陷魔窟,不放弃心中的信仰

2001年2月23日我到黑龙江省妹妹家,妹妹也是大法弟子,正值当地公安通缉她,这样把我、还有其他兄弟姐妹,包括表姐、表姐夫六七口人都非法扣压、拘留。有的被拘留半个月、有的被降工资。我被送到了本市看守所,由于拒绝放弃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信念,于2001年3月份被送往哈尔滨戒毒所进行迫害,并被非法劳教一年。

2002年4月23日我去串亲被警察跟踪,身上大法资料被搜走,后被劫持到公安局。派出所来接我时,恶警使劲拧我的胳膊,反扣我的双手,并打了我四个耳光。

在派出所,它们把我绑在铁椅上,恶警所长胡某提审我。它们问我:四十多天干什么去了?我不回答它提出的任何问题。它气急败坏,连续打我的耳光,其中一下打在我的左太阳穴上,当时脑袋“嗡”一下,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左脸肿得像馒头,眼睛只剩下一条缝儿。但它们还是不罢休,进来两个恶警,一个踢我,另一个用电棍击我的前胸。但我就是不屈服,不回答它们提出的任何问题。

它们把我送到了看守所,看守所看我被折磨成这样子,怕我出现什么意外担责任,拒收。我被折磨得恶心、呕吐。胡所长把我领到医院做了脑部CT检查,不知为什么看守所又收我了。

我用绝食抗议它们对我的非法关押和迫害。绝食到九天后,它们开始强制灌食。我不配合,它们就让刑事犯抬我、拖我,四、五个人把我摁住,强行灌食。有一次我抗议,恶警气急败坏,用脚踩着我的脑袋,把我的袜子脱掉一只沾湿了,塞进我的嘴里。它们又叫来四个男刑事犯,把我在大厅里拖了一圈,然后把我铐在了铁椅子上。

由于我拒绝写任何形式的所谓的转化材料,2002年5月末,我再次被送到哈尔滨戒毒所进行迫害,并被非法劳教三年。

4、再次见证人间地狱:哈尔滨戒毒所

我依然绝食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我究竟犯了什么罪?为什么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还有罪?由于我坚持炼功学法,它们连续8天把我手反铐在铁椅子上,最后手脚肿得不像样了才解开。有一次,它们连着5天把我铐在暖气管子上。

“十六”大之前,迫害升级。它们调来几名男干警做帮凶。它们把坚定的大法弟子铐在老虎凳上,老虎凳不够用时,它们就把大法弟子拖入地下室、卫生间、仓库等隐蔽处暗下毒手——把双手高高吊铐起来,脚似落地非落地,把嘴用宽胶带封住,暗下毒手。夜深人静时,常常听到一声声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每天只给一顿饭,实际上就是一大口饭,饿不死就行。

“十六”大期间,迫害达到疯狂状态。2002年11月10日,戒毒所头目陈桂清召开大会宣布要进行所谓的“攻坚战”,大小爪牙露出了狰狞的面孔,跟着摇旗呐喊:三天内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一时间,哈尔滨戒毒所开始了腥风血雨。

男女管教手持电棍,让所有坚定做好人的大法弟子蹲在地上,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蹲着不许动,谁动就打谁。卖淫、盗窃、吸毒的犯人监视着我们,逼我们写决裂书或在她们写好的保证书上签字,如不签字,就强行拉入地下室上刑,先是剃鬼头,再灌浓盐水。把布系成一个大疙瘩,塞入口中系到脑后,眼睛用胶带封住,把双手铐扣在地环上,半蹲着,而且光着脚,双脚卡在铁栏内不能动。

数九寒天把窗子全部打开,让坚定的大法弟子只穿内衣内裤或全部扒光蹲着,臀部下面放一盆凉水并通上电,蹲不住一坐便坐在水盆里,使全身通电(有许多女大法学员正在月经期)。然后管教和卖淫犯人疯狂地一起大打出手,拳打脚踢,电棍电,还有特制的打人工具。多少人的脸部、颈部等都被大面积地电焦了。被打昏死的,就拖到一边,一大桶一大桶地往大法学员头上、身上浇凉水。刺骨的寒风加冰水,大法学员立即蜷缩一团,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在戒毒所内回荡,让人毛骨悚然。

被折磨得神志不清的大法学员,就由卖淫犯拉着大法学员的手在事先写好的“转化”书上按手印。所以该戒毒所在三天之内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转化率”,只有少数几个被打得昏死过去了的人没按手印。他们由犯人从地下室背上来,清醒过来后,罚蹲并被铐在床上,然后再一次拉入地下室下毒手……

有时它们采用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是难以让人启齿的,这些恶警真是披着人皮的恶魔呀。

我已经被折磨得大小便失禁,食水不能进,骨瘦如柴,可劳教所因我不放弃修炼,还不放人。但我只有一念:我要捍卫大法,捍卫人类赖以生存的“真、善、忍”。我多次被折磨得死去活来,至奄奄一息时,戒毒所怕我死在里面,同意我保外就医。

虽然现在我被保外就医,但是它们还是通过各种渠道对我进行骚扰和迫害,甚至到我的家中。

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我的迫害,只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它们所犯下的滔天罪恶永远也偿还不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0/25/594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