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委和610恶人叫嚣:“再炼就拆你家房,把你家罚空”


【明慧网2003年10月25日】我出生在一个小山村,家中姐妹四人,因家中没有男孩,小时经常受到别人的欺负。从小经受了人世的艰辛与险恶,倍感人世的凄苦,内心深处有一种渴望的追求,追求那种没有争斗、没有欺诈、没有虚伪,向往人与人之间的友好、真诚、祥和。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看到现实利益膨胀着每一个人的心灵,人间的真诚更难找到。面对生活我感到那么的不实,多愁善感之余,总想寻找一块净土。

长年的胃病,身体非常虚弱,经多方医治不见疗效。93年经别人介绍,我就练气功。开始感到胃病不痛了,那时还认为好了,可是到了96年,胃病复发,中药、西药、气功都失去了疗效。在寻求无门的时候我喜得大法。我去朋友家玩的时候,她给我念了一遍“论语”,介绍了一下法轮功的情况,而后我回家推自行车上坡,感到好像后边有人给我推车一样,非常轻快。从此改变了我的生活,原来沉寂的家有了生机,全家人都感受到大法带来的美好,家庭和睦了,心情舒畅,并多次验证大法的神奇。母亲在运苹果途中下坡时,被石头绊倒在地上,装有二百多斤重苹果的车子从小腿上压过去,而小腿完好无损,当时她并不修炼。我那沉积多年的胃病得到了彻底的康复,并一次一次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威力。每次净化身体,我都是吐血,开始是血丝,后来就是生铁似的黑血,一次次的净化直到吐到鲜血为止,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还不知自己会得什么病,而在这期间,什么事也不耽误,照常吃饭。每次吐完脸色精神都特别好。我的生活从此变的丰富多彩,充满了活力,我懂得了人生的真正目的。就在我沉浸在大法中感受着大法带来的美好时,突如其来的镇压如同晴天霹雳,震撼着我的心灵。从此我们家也惨遭迫害,家破人散,往日的欢声笑语、往日的双亲膝下的和睦没有了。

江泽民的疯狂镇压,把刚刚开始复苏的良知和善念打没了,这是对人类与人性的践踏,疯狂迫害使多少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又有多少人被江的欺世谎言所蒙蔽,仇视法轮功,仇视法轮功的家人,无知的孩子听到法轮功就会叫你是“X教徒”。

本着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在良心的驱使下我2000年1月22日进京上访为大法讨回公道,却遭到非法抓捕,被驻京办事处的人关押与罚款2000元。由当地恶警、村委主任带回,非法拘留8天。2000年2月份因妹妹上访,我再一次被非法关押,拘留15天。我为了说句公道话,为了心中信仰的“真、善、忍”却屡遭关押。

在江××的栽赃陷害、欺世谎言的蒙蔽下,在610、村委干部的威逼下,使人间的亲情,成为仇杀,我那被蒙蔽了的父亲,在明哲保身的情况下,竟然拿铁锨向我砍来。江××镇压的是人的良知与善念,带给人们的是仇恨与恐惧,使人们惧怕善良,崇尚假恶斗,好坏不分,良莠不知,把无知的人们推向生命的深渊。

就是因为我坚信自己的信仰,坚信大法给我带来的健康,坚信按“真、善、忍”做人却遭受到无端的关押,监视居住、盯梢,失去了人身自由,人格受到了侮辱。2000年10月25日深夜由村委主任领着610及办事处七八个人闯入我家非法抄家,如同土匪一样,给家人带来严重的精神创伤,每天生活在恐惧之中。第二天被办事处政法委书记强制带到洗脑班进行洗脑,并以此进行经济敲诈。因拒不妥协、不放弃修炼,又被非法拘留15天。恶人扬言“名誉上就是搞臭你”,并多次到家中恐吓,如果再不“转化”就把家中的房子拆掉。农村房子乃是人的命根子,房子拆了家就完了,因此父母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村委和610恶人还扬言“我们就是经济制裁,就是把你家罚空,看你炼不炼,有本事你找江××去”。他们是属于江××的打人工具。

因我在洗脑班坚持炼功,受到恶人的踢打,并用脚把我从床上踢到地上,用脚踩我双盘着的腿,极其凶狠。20多天后因我坚持修炼,被送入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在洗脑班期间,恶人以一天200元的房费为由进行经济敲诈,在大队书记的协助下将我家口粮地所卖的钱扣押,每年的补助口粮费也给扣押,累计七八千元左右。

在劳教所,我受到非人的待遇,每天坐在一个一尺大小的小板凳上不能动,屁股上都磨出了脓包,每天劳教所播放大量诬陷大法师父与大法的录音与录像,三四个人对着你进行精神洗脑,不让睡觉直到把人拖垮。每天强迫进行12小时体力劳动。二大队的大队长王惠丽极其凶狠,把坚定的学员关禁闭,用手铐吊起来,或扒去棉衣放到装满水的洗漱间冰冻,罚站等。二大队的恶警有李悦、黄博、房秀珍、张春霞、石伟、王银等,她们一直追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七大队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关入所内的禁闭室,用手铐、脚镣铐在死人床上大小便不能自理。一群无辜的人只为有一个好的身体、只为坚信自己的信仰却遭受到非人的折磨。

今天我把我所经历的事讲述出来,希望善良的人们能够匡扶正义,早日把人间恶首送上道义、人心、法律的审判台,还我师父与大法的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