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品:东北一次乡级610“联防治安总结表彰会”


【明慧网2003年10月26日】注:本文取材于真实故事,语言情节因形成文字略有加工。由于修炼状态所致,恶徒们邪恶行为和语言怎么也写不出原形。它们出口就骂、举手就打的邪恶行径,要比这里纸上能表达出的恶毒百倍。

时间:2002年春季
地点:东北某市郊区
人物:乡党委书记(兼政法委书记)、派出所所长、片警、抓打法轮功有突出“成绩”的治安员、上级专家特派员

首先,书记做总结报告,总结二年多来取得的成绩。讲到本乡为了防止亡党亡国抓了多少法轮功学员,送劳教多少,判了多少的突出贡献。表彰了为此做出“杰出”贡献的骨干,并当场兑现发放奖金。

下面我们要剖露的是最后环节讨论存在问题和待解决的疑问,当场提问由专家特派员现场解答。

提问:怎样能够在各种场合识别大法学员?
特派员:腐败、贪污的没一个炼法轮功的;另外,吃、喝、嫖、赌的都不是,地痞、流氓炼不了。这么说吧,打架、骂人的、不文明用语的,甚至连抽烟喝酒的都不是。就连面黄肌瘦、病病歪歪的都没有。
插话:那就不好办了,都排查出去了,我们抓谁去?

特派员:今天在座的都是自己人,就说点透明度高的吧!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百分之百是。公共场所讲文明礼貌的,给老人让座的,捡钱包主动还人不收回扣的,百分之八十是。摆小摊不掺糠使水的,不缺斤少两的,见便宜不占的;你就抓你就打!即使打错了也没什么后果,最起码他也是个老实人。
插话:呵!雷锋这傻小子多亏没后代,如果都像他,得挨多少冤枉胖揍哇!
书记:二楞子!你别捣乱。

问:万一抓错了、打错了怎么办?
特派员:上海一退休老头,有个心愿,要上天安门广场看升旗。结果去后站错了方向,从西向东看。由于阳光刺眼,他举起双手遮光,巡警误认为法轮功抱轮,打一顿带到派出所,了解实情后,处理的非常得当。采取相应手段,让老头写了一份保证:不炼功、不上访,这样就没后果了。

所长:这方面三驴子(片警)有经验。说说。
片警:没啥可说的,就是出事了,想招儿呗!别给咱610牌子上抹黑。
书记:你小子就是腥味重。那女教师家咋不告了?当时我就听说了,忙的我忘了过问!
片警:也是心血来潮,赶上家里就她一人儿,怪就怪她长的太甜,把我那根神经给勾起来了。
书记:人家也不炼功。你说你忒瑟啥,你多抓几个炼的,那才是能耐!咋消停啦?
所长:这小子有损招,从兜里抓一把大法真相,塞到人家兜里了,糟蹋完了带到所里,说她炼了,抓个现行。我亲自处理的,让她写个保证:不炼功、不上访。
片警:回去后男的(开出租的)不服,告了。我找到他采取点小措施,他服了,不敢告了。那女的后来进精神病院了,八成也服了。
书记:注意啦!以后少给我整这事,净添麻烦,干点正经事儿。可话又说回来,三驴小子虽说腥的蒿的,但优点还是多的。“打法”以来每次都是冲锋在前,手黑(狠)啥人都敢疗治(打、用刑)从不手软,我就喜欢这号的。

问:关于抄(大法学员)家问题,如何掌握尺度?
特派员:我们名词不叫抄家,叫查抄大法资料。也可叫做搜查证据、物证。
插话:那不一回事吗?
特派员:不是一回事。比如文化大革命运动,那叫抄家,而且必须三人以上,而且查抄物品要登记造册上缴等一系列正规手续。我们不同的是江总书记对我们610成员高度信任和关怀,赋予我们特权可以不履行任何手续,随时随地便可查抄。

书记:说到这儿我插一句:个别村得看影响啦!后沟村老高头快八十岁了,儿子媳妇(大法学员)分家另过。老头也不是炼的,你把人棺材钱给抄了,也就三千多块钱,你让人家到处说你们多不好哇!
下面:没啥不好的,沾边就得算。小两口去照顾他总在他家住;他要上穷亲戚家去住我们还不抄呢!没油水谁去?
书记:你别跟我犟嘴!你抄他们自己家,他不就没说的啦?
下面:哈!真逗。抓了放,放了抓,都抄他们六次了,他家连尿罐子都没囫囵的了,你叫我抄啥。
书记:说到尿罐子,我倒想起来了。沟口村的,拿人尿壶的事,人家南北二屯的到处嚷嚷,影响多不好哇!再说了,你拿啥不好,你拿人那玩儿意,丢不丢人哪?
沟口的:那是把青铜壶,上边有蒙古字,好像是金兀术用过的,文物。当时跟他家说了,我说壶里有大法资料,是物证,得带走。下回他们再敢说,我就给他更厉害的。

书记:行啦!别扯太远了。总之我们要把大事放在心上,把大事摆在前头。比如说,你看咱江总书记,快八十岁的人了,那才叫宝刀不老,人家无论走到哪里,那真是,走一路说一路,走一路抓一路,走一路杀一路。刀光血影。哪像你们这些人,就看眼前那点利益,亡党亡国了,你抄谁去。
下面:那也不对呀!都像总书记那样,一路杀下去,杀光了,我们抄谁去?那不失业了吗?

特派员:问题不能这么看。只要有江总书记在,你就不会失业。我们也是步步深入在搞。有的地区已经做的很好了。查抄他家(指大法学员)再查抄他直系亲属,然后是旁系亲属,一路查抄下去,都有所触动。再说了,江总书记说不定哪天又定一个邪教,不又够你查抄几年啦!只要江总书记政策不变,子子孙孙,你就干下去,能没前景吗?

书记:(看表)时间也不早了,会议就到这儿吧!有几个要点强调一下:上边有规定,凡“打法”会议都是口头传达,不行文、不发文件,不准录像,不准录音,个人不准作记录,一概口头传达,用脑袋记。江总书记说:(对法轮功)打死白打,死了算自杀,不查身源就地火化。杀人放火可以不管,法轮功不能不管。这些话只能说,不能写。
其实呀!我们的功绩名垂“清屎”,那是后人的事啦!我们现在都做无名“鹰熊”啦!

最后说件小事,乡长马上就到,目标是四海大酒楼。按规定每人平均不得超过300圆消耗,我们三十几人,不得超过一万圆,这是规定,谁也无权改动。另外年轻人你“消傻”我不反对。你可别弄些不干净的,说你回去后,这疼那痒的,抓不了法轮功,误了江总书记大事我可不饶你。

会议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