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大法之路(下)

【明慧网2003年10月27日】(续上文)

五、在外地被捕

2001年国庆节前,我听说我老家那个地区迫害大法更厉害,缺少真相材料,于是我就与另一个同修带了很多真相材料前往那里,我们发了两个城市,最后到我妹妹家(也修大法)并与那里的同修交流切磋,效果很好,我又在另一个同修家住下,和那里的几个同修交流,他们感到很好,苦于没有材料。我的另一个同伴回去了,带回好多各种各样的真相材料,那里功友分了一些,我在那里亲自发了一些,还剩一点。一天来了公安要抓这个功友,我也被抓,我当时不配合,他们抬着我,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江泽民迫害大法天理不容……”大街上行人都听到了,看到了。我有意叫世人知道真相,救度他们,他们打我踢我,我也不动。可是那个功友害怕极了,把事情告诉了邪恶。派出所把我妹妹传来,从她口中得知我的姓名住址等情况,可是我什么都不说,第二天(即十一,农历八月十五)以无名氏送去那里的拘留所。后来市公安局去提审我,问:你叫什么名?“不告诉你,因为你是助纣为虐、我是揭露邪恶。”“你那些材料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宇宙空间来的。”“你为什么反对江泽民?”“不是我反对江泽民,而是它迫害大法,天理不容。”
“你回去吧。”

被抓后,我一点没害怕,因为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刚来的经文《路》中我只背了一段:“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地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我悟到修炼到此了,就得放下生死。

满一个月那天,由我市公安把我接回来又送拘留所。他们威胁儿女说:“你妈到外地活动,性质严重,在全省数第二,必须劳教,让家人交一万元押金才放我。正好我在拘留所绝食,他们灌食未成,才放了我。

这期间,我妹的家被那里的公安局与安全局抄了,把我妹夫吓得第二天死了,公安局开着警车鸣着警笛来我家抄家。真是疯狂啊!

六、绝食九天、无条件释放

我发真相被捕又进了拘留所。那里昨天晚上已进来5个大法弟子,我们一起学法共同提高。我背师父经文《路》中的一段给他们听:“目前大法弟子正处在正法时期,旧势力的表现构成了对大法弟子最根本最严厉的考验,行与不行,是对大法与每个大法弟子能否对自己负责的实践,能不能在破除邪恶中走出来证实大法成了生与死的见证,成了能否圆满正法弟子的验证,也成了人与神的区别。”我们是实践来了,谁也不要怕。

有个管教见到我说:×××你又来了,我立掌发正念,他转身就走了。很快环境就宽松了,我们集体在放风场上炼功,有个管教来制止,我告诉同修继续炼,由我去答话:“你们不就因为我们炼法轮功抓来的吗?我们没说不炼啊!”说着当场立掌,他转身就走。

我和同修说:邪恶的目的是叫我们放弃修炼,我们不能消极等待,要绝食抗争。有的同修说:“江泽民给每个所都有死的指标,绝食根本不管用。”我说:“师父说了算。”大家暂时悟不上来,我先行了。在绝水绝食期间,我不躺着,照常到放风场上活动、炼功、切磋、值班。按惯例第四天就得灌食,可是我7天多,他们没有一个敢来问的,值班人每天只是远远的窥测。师父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到了第八天,我觉得要出去了,于是不起床了。

他们开始灌食,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救救我!”那声音响彻宇宙。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灌进去了,但不大一会儿,我全吐出来了。全身出现严重不适,我知道是师父给演化的。我脑子反映出师父的话:“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转法轮》)我内心和师父说:“师父!弟子能忍受。”第九天他们吓坏了,电话通知家里人来接我。当时儿子背我出大门口时,恶警们喊着我的名字,叫我睁睁眼,显然是想证明我是活着出去的,死了与他们无关。这样我被无条件释放了。当我儿子看到那么多警察、医生都站在大门口,心想:我妈一定是死了。大法的神威,常人不可思议。

七、从劳教所当天返回

释放后,我很快又加入讲真相的洪流中了,大概住了一个月,公安分局连同单位来我家强行绑架我,我不配合,他们把我双手铐上,我没穿衣服,只穿个贴心背心,没穿鞋,被从家中抬出来了。我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抓人啦!师父救救我!”街上观看的人很多。抓我的原因是:我从拘留所出来后,那五个都绝食了,其中一人手都变黑了,瞳孔都散了,送上医院抢救(死活不知);一个仅剩一口气,他们把她推到外面不管了;一个死了;一个已到了极限,医院不收,通知家人接回去了(此情况我就是听她说的)。说是我唆使她们绝食造成的。

他们把我送去劳教所,我心想:我是师父的弟子,有师父保护,还有天龙八部为我护法,邪恶说了不算。一查体不合格,那里不收,只好返回来了。

他们不死心,又把我直接送到洗脑班,我想:那哄小孩的玩意儿,我更不怕。心里背诵师父经文:“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等待大法修炼者的同样是圆满。相反,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大法坚不可摧》)晚上十点钟到了洗脑班,第二天早晨单位通知我儿子交五千元转化费,儿子说:我家已经被你们罚去两万多了,再也没有钱了,我不要妈了,立即扣上电话,一会儿恶警又通知我儿子无条件把我接回家了。

我被捕的那天,当我呼喊师父救救我时,有不少不怀好意的人笑话我说:看她师父怎么救她?当第三天我出现在街上时,他们都惊的目瞪口呆,是啊!“世人怎知何故,修道者可知谜。”(《洪吟》

八、有惊无险

师父说:“历史的今天,大法赋予你们救度众生的使命”(《致纽约法会的贺词》)。邪恶使尽招数也无法干扰我修炼路上的步伐。向居民楼发真相传单、向路上行人、向修路民工、向建楼工地的工人面对面的讲真相发光盘等,同时还向四周的集市、农村去讲去发,结合本人受到的迫害,效果很好。从中我看到他们等你救他的情景,有的当你讲完后,不断地说:谢谢。正如师父在《大法之福》中说的:“世间众生将回报大法与大法徒救度之恩。”他们好多人真的能得救了。此时我成功后的喜悦感,油然而生,越讲胆越大,越讲越爱讲。

师父说:“想要做成一件好事,那么就会有一些同等大小坏的阻力”(《为谁而修》)。有一次我去发真相,看到路上一辆机动三轮车,放着路旁植树人们的衣服等,我顺便放上几张传单,就往前走,一个小伙子急速的朝我走来,气势汹汹的问我:刚才你放的什么?我笑眯眯的对他说:我放了几张法轮功真相传单,你们看看吧,明白了真相对你们生命的永远都是有好处的,会得福报的。我边说边用慈悲的心态拍着他的肩膀。他不怀好意的说:“走,我和你俩去看看是什么?”我说你自己去看吧。蹬上车子飞也似的离去了。又有一次,我去一家大公司的院内发真相,院内有200多户人家,大门真气派,有两个大石狮子,门口对面各有一个保安室,我多次大摇大摆的进,又大摇大摆的出。这次当我在楼里发材料时,一人开门碰上了,我接着递过去一张说:这是大法的真相材料,你看看吧,他接过去看时,我就走了。当我去另一个单元时,他跟过来了。叫我把已发的都收回来。我用祥和慈悲的心态跟他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教人以真善忍做好人,可是造谣的宣传把人都毒害了,明白真相天赐幸福平安,有什么不好!”他说我不听你说这个,快收起来,否则我打110抓你,我握着他的手说:你大姨是在做好事,你千万不能这样害人啊!这样对你也是很不好的。我一边说一边带着他往楼下走,他突然拿出手机,我马上抱住他的双臂。他说你要咋?原来是接电话。我趁机脱身往外走,他紧接着跟上来,院内正好破土修管道,人很多,一个人说快打电话叫传达截住她。我蹬上车子穿过那沙子、石子、管子、水泥等横七竖八的路,来到传达,只见两个保安正从门往外出,我飞驰而过,脱险了。我是65岁的老年妇女,有谁能相信,我在那样的险恶情况下能脱险呢?连我自己也觉得惊奇,我悟到:我已不是常人了,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是超常的。师父在经文中说:“你们从魔难中、在救度世人中、在更加清醒与成熟中又走过了一年。剩下的路,用神的正念正行圆满你们的史前大愿吧!”(《师父的新年问候》)

还有一次,我到一同修家递交同修们写的起诉江泽民的起诉书,坐在一个房间看材料,从房门只见一个一个大个子的身影(因有门帘)往另一个屋进,我预感不对头,一会我就正念在恶警众目睽睽之下,走出来了。我接着到附近功友家发正念,并分头组织众多同修发正念,在强大的正念下,第二天就把那个同修从洗脑班释放回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