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出我见证的历史画面”征文:亲历4.25


【明慧网2003年10月27日】1999年4月25日,万余名大法弟子在北京和平上访,是大法弟子对大法“真、善、忍”信仰的具体实践,也是大法弟子对政府信任的举措。然而,江泽民、罗干政治流氓集团却出于自己邪恶的本性,借此开始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

警察领路

4月25日早上7点多钟,当我们坐公交车在府右街站下车后,看到有一些警察在府右街路口及其附近,他们封锁了府右街路口不让大法弟子往南行进,所以很多大法弟子等候在路口的马路边上。交通很正常。

大约在8点多钟,警察们引导着路口边的大法弟子们由北向南顺着马路两侧的人行道往府右街行进。当时我们处在路口的近便处,所以在被引导着往府右街走时,我们处在队伍比较靠前的位置。当我们走到府右街一半时,就走不动了,原来从府右街南口也同样由警察引导着大法弟子在由南往北走。不能再前行,大法弟子们便站在马路两侧的人行道上等候上访。府右街的交通仍很正常,14路公交车正常行驶,行人正常行走。

过了一会儿,警察指挥马路东侧的大法弟子都站到了西侧人行道上;不久,又指挥着大法弟子们穿过马路全站到了东侧人行道上;可能不到半个小时,大法弟子们又在警察的指挥下全部回到了西侧人行道(在此一直待到上访结束)。

随后,马路东侧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警车,形成了一道隔离线;警察们几步远一个、几步远一个地站在马路靠西一侧与大法弟子相对而站,形成了一道警戒线。14路公交车因此而改线行驶,但行人步行或骑自行车仍可在府右街正常活动。

回顾这段过程,不难看出:大法弟子们到国务院信访局上访的时间、路线、等候上访的位置,都在警察们的具体安排之下。而江泽民、罗干政治流氓集团事后用“围攻中南海”来作为诬陷迫害法轮功的一条罪状,恰恰反证了江罗集团有组织、有计划、有步骤地对法轮功进行蓄谋加害的邪恶阴谋和祸心。联想到罗干的连襟何祚庥在天津发表攻击法轮功的署名文章,并且在4月23日天津警方抓捕法轮功学员并引导大法弟子“天津解决不了你们可以去北京上访解决”的表态,可以得出结论:是江罗集团一手挑起了这次事端,又一步一步地制造了这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史无前例的邪恶迫害。

大法弟子纯净、祥和,秩序井然

上访的大法弟子中,有七十多岁的老人,有孕妇,也有十几岁的青年学生;有在职的国家机关公务人员、军官、警察、医生、科技工作者、工人、农民,也有离退休老干部;有北京的,也有外地的。大家的年龄不同,职业不同,文化程度不同,绝大多数人都素未谋面,但因为修的是同一部大法,所以有着同样一颗纯洁、善良的心,来上访共同的一个目的就是想用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切身体会向中央政府及其领导人反映法轮大法好的真实情况。这是大法弟子们对政府的善意信任和爱护。

无论男女老幼,大家静静地站在人行道上等候上访,自始至终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没有任何不好的行为。由于道窄人多,大法弟子们站得很密集,但为了方便行人路过,大家腾出了一条人行通道,人挨人地挤了一整天;身后就有草坪,没有谁到那里去坐一下。

不管所处环境怎么凶险变化,大家都自始至终把大法的美好展现给了世人。为了保持好环境卫生,几个大法弟子自己买来垃圾袋兼任保洁工,他们把警察随地乱扔的烟头和垃圾一点点、一次次地捡起来。大法弟子们没有一个人随地乱扔东西,最后临撤离时还把自己周围都收拾得干干净净。

不分认识与否,大家都在你关心着我,我关心着你。年轻的大法弟子、男性大法弟子轮换着站在了前排,让老人和妇女尽量往后站。不少大法弟子一直在前排坚持站了一天。

尽管等候时间一点一点地在延长着,大家自始至终表现得都是那么纯净、祥和,秩序井然。那么多人,听不到闲谈、喧哗。很多弟子在利用时间学法、背书。为了减少场地的人员流动,很多大法弟子一整天没吃没喝。许多大法弟子利用机会跟站在对面值勤的警察讲真相。有些大法弟子还把自己的水送去给值勤的警察喝,感动得他们连声称谢。

下午大约4~5点钟时,当警察散发传单要求大法弟子离开上访现场时,没有人为其所动,大家依然保持着纯正的心态。“一正压百邪”。面对这样一个纯正、善良的群体,慢慢的,警察们由开始的横眉冷对变为“阴转多云”、最后大部分“多云变晴”了,不少警察还主动跟大法弟子聊天;在警戒线值勤的警察由开始几步远一个变为二十多米远一个,环境气氛越来越缓和。晚上9点左右,大法弟子的上访代表从国务院信访局出来,大家随即有序地迅速撤离,“4.25”上访以天津无辜被抓捕的大法弟子全部获释放而和平结束。

江××的阴谋

在4.25当天,公安的、特务机关的、武警的录像车不断地在府右街上出现,一整天它们都在不停地录像、拍照。公安的和武警的是公开录、公开拍;特务机关的是偷偷摸摸地录、偷偷摸摸地拍——他们往往只把司机座的车窗玻璃摇下一小半,其他的车窗玻璃都关上,人在车里边偷偷地向外窥测,时不时地用摄像机、照相机、手机捣鼓一阵子。

在大法弟子的队伍中,出现了很多便衣。只要大法弟子中有人在说什么,他们都会快速凑上去探听。上访结束离开,路过信访局大门口时,看到马路边上有几个大法弟子在说什么,一个便衣便马上凑过去听,原来他们是外地的大法弟子在商量怎么往回坐车。……

大法弟子们就是这样在众多警察的严密监视之下上访的,表现得坦坦荡荡,堂堂正正。

此期间还发生了一个插曲:我们的一个邻居Z在北京某医院当医生,第二天(4月26日)她碰到我们告诉说,她们医院昨天被武警奉命临时紧急征用,所有病房晚饭前全部腾出,并准备了大量外伤医疗用品,说有紧急任务。她说已知道还有好几个同学所在的几家医院昨天也都接到了这样的命令并做好了准备。联系到4月25日下午傍晚前,武警部队的指挥车车队一遍一遍地在府右街侦察(在此之前,武警在府右街只出过录像车),不难看出:邪恶已经着手计划实施弹压大法弟子的和平上访了,是大法和大法弟子表现出的正和善使邪恶预谋的一场暴力流血事件解体了。

“4.25”向世人展现了大法和大法修炼者的正与善,江泽民、罗干政治流氓集团则是邪与恶的大表演,正邪、善恶的对比,正的更显出了正,邪的更暴露了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