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分的发挥大法赐予我们的能力和优势

【明慧网2003年10月28日】来法会之前,我们地区的协调人问我能不能写一篇心得报告。在修炼大法的过程中,心得体会可真是太多了,多少次心性的磨炼,多少次过关,有成功,也有摔跟头,多少次为慈悲伟大的师父和大法感动得泪流满脸。真是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就谈一下最近一个时期向海外华人讲真象的一些经验和体会吧。

我所在的城市是一个大学城,人口不过八、九万人,却有一千多中国人,主要都集中在学校。为了向这些在海外的中国人讲真象,我们曾经给他们邮寄过真象材料,也在中国留学生的网站上发过帖子,可是效果都不是太好,甚至在网上还引发过争吵,与中国留学生会的关系也一度闹得很僵。怎样向这些中国人更好的讲真象呢?

在其它地区同修的鼓励下,我们从今年二月份开始在校园里放电影,中间播放大法的真象片,效果不错。放电影的过程,也是我们修炼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逐渐意识到,让常人看真象片是我们放电影的主要目的,但却不是唯一目的,它是我们讲真象的主要方式,但也不是唯一方式。我们放电影,更重要的是创造了一个给常人展示大法和大法弟子风采的一个窗口,也给常人提供了一个和大法弟子沟通的渠道。在校园上,中国人都知道有法轮功在活动,可是除了少数同一个实验室或同一个系的人之外,很少有人知道法轮功弟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受谎言欺骗,在很多人的错误想象中,法轮功弟子是异类,是偏执而古怪的。我们在校园里的公开活动,发传单只有美国人接,中国人看到了都远远的绕开走。也有一些人想了解法轮功,但是由于旧势力的阻拦,和各种其它原因,他们不会主动打电话或发邮件给弟子来主动索取真象材料。可是我们放电影就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在这里法轮功已经不是一个抽象的、遥不可及的东西了,他们能够切切实实体会到活生生的大法弟子的言行。师尊在《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教导我们:“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得你们就是好。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地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 在法上认识到了这一点之后,我们有的弟子在每次放电影前都买来饮料和饼干之类的小点心,供常人取用。有的弟子看到有些带小孩的家长由于小孩的吵闹而不能专心地看电影,就买来了铺在地上的塑料垫、玩具和图画用的工具,专门在放电影场外的大厅里照看常人的小孩。在电影的质量、音响效果上我们也是改进了又改进,包括电影广告,我们也是精心制作,务必使常人满意。这一切都使来看电影的人深深地感受到了我们在无私地为他们服务,感受到了我们用心做事是其他人用钱做事比不了的。我想他们明白的一面,也能感受到大法弟子苦心救度他们的慈悲。在放电影中间休息的时候,都会有很多常人与弟子聊天,这也是以潜移默化的方式给他们讲真象的好方式。有的常人看了我们的真象片后,觉得非常好,问我们能不能制作成VCD送给他,他要给他的亲戚朋友看。也有的人趁着来看电影的机会向我们借书,借教功录像带,说平常找不到我们,而周末我们肯定会来放电影。似乎放电影的地方变成了常人与大法弟子交流谈心的场所。有一位当地的著名画家,也是学生会的顾问,几乎每次都来看电影,而每次都会与弟子聊几句,问问我们炼功的情况,感谢我们对社区的服务。如果没有放电影这个机会,这些人平时是根本见不到大法弟子的。就这样,我们既讲了真象,又在华人圈里树立起了大法弟子的良好声誉,又让人切身体会到的大法弟子的风貌,真是一举多得。

我们所采取的另一个给海外华人讲真象的方式是去机场接新生。我们学校离附近最近的机场有两个小时车程。每年都有大量的新生在那里下飞机。可是人生地不熟的,等辗转到了学校,往往要浪费很多时间和花费大量不必要花的钱,有些飞机晚上到的,还得在机场过一夜,非常不方便。针对这个情况,有同修提出来,我们可以到机场接新生,并给他们提供临时住处,用这个机会给他们讲真象。我们这样做了,结果效果非常好。一般来说,在2个小时去机场的路上,我都是一路发正念过去,提前15分钟到机场再发正念清场。接到新生后,他们怀着感激的心情坐在车上,更由于强大的正念清除了抑制他们的邪恶,使得讲真象的过程非常顺利。2个小时的路,我通常用头一个小时和他们闲话家常,谈谈在美国生活和学习的情况。比如,有的常人非常感激我去接他们,不停地说我是活雷锋,我就给他讲以前我是多么玩世不恭,是由于修炼了法轮功后才改变了我的精神状态。有的常人说起国内的贪污腐败,世风日下,哀叹中国人没救了,我就告诉他还有法轮功这一股人间清流在。有的人说起在电影上看美国人都很暴力,我就给他讲我认识的单纯正直的美国人的行为,等他们惊叹时,再告诉他们那是西人法轮功弟子。这样,话题就自然而然地转到大法上来,整个过程就像聊天一样,我像是随口而说的,没有什么目的性,但几乎所有的常人在听到法轮功时都会很惊讶,继而就会问很多问题,一问一答,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就了解了很多真象。有一个常人了解了真象后非常激动,对我说:“你可得给我多讲一讲,我要打电话回去给我的弟弟和弟媳妇说说,我和他们原都以为法轮功是坏的,可实际上却是相反的。”还有一个小姑娘,头脑里本来装满了邪恶的谣言,可是在我们家里住了一晚上以后,就主动要《转法轮》来看,看完第一章就惊叹道:“真是不一样啊,原来法轮功这么好,中国政府简直胡说八道。”绝大多数新生,不管信不信神,最后都能认识到法轮功好。那种讲真象,并且讲清了真象的感觉的确非常好。本来我还有一种顾虑,就是用这种方式讲真象是不是效率有一点低,虽说能够讲得比较深入,但是来去要花4、5个小时,最多只能讲2、3个人,有时候只有一个人,有点浪费时间。但是后来我发现,大法弟子接新生,不仅新生知道,很多老生也注意到了。在中国学生会主办的志愿接新生的网站上可以看到,除了寥寥几个新生是学生会的成员去接的之外,绝大部分都是大法弟子去接的。看到这个情况,很多常人都很佩服,这样不辞劳苦一趟一趟地开长途,有时候飞机在半夜到达,回到家都已经凌晨了,这是常人无法理解的。有的老生三番五次地说应该给法轮功颁发个奖状。学生会的主席,曾是国内的处级干部,也多次在不同场合对大法弟子赞不绝口。本来弟子们与学生会的关系并不是很融洽的,所以有些工作做起来并不顺利。后来我们认识到,在这种小城市,真正邪恶的人,明知道大法真象还要来捣乱的人,是非常少的。学生会的人也只是被邪恶蒙蔽了的常人而已,需要我们讲清真象的。如果我们由于某些执著心,和他们争执起来,甚至争吵起来,那不仅救不了他们,反而把他们往反面推。我们接新生的目的是讲清真象,而在学生会的人看来,是法轮功在大力协助他们做好迎新工作。所以有些以前见了我们爱理不理的人,现在都喜笑颜开地打招呼,还顺道问问我们炼功的情况。有一个以前经常在网上攻击大法的人,也不得不公开承认法轮功弟子是一群热心助人的人。这样一来,法轮功不再是游离于华人团体之外的一群人,而成了华人社区的一分子,为我们继续深入地讲清真象,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有一次我去参加一个学生会举办的联欢会,在那里我看到许多学生在谈着无聊的话题,心里涌出慈悲。我对自己说,一定要用一切可能的办法使更多的人知道真象。我住在一个离学校有40分钟车程的小镇上,这是一个典型的美国中部的小镇,人口只有300多人,大部分都是纯朴的美国农民。在这么一个小镇上,却住着三家大法弟子。于是我就想,能否用一种“美国农村一日游”之类的方式来吸引中国人到这里来,从而给他们讲真象呢。我把我的想法给同修说了之后,大家都表示支持。于是我就写了一篇像游记一样的东西,描写了这个小镇的田园风光、自然景色和风土人情,把它发到了中国学生会的网上,并且以“深入认识美国社会和美国人”为目标,如果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组织大家来小镇观光,一切免费。开始的时候,由于人力和物力有限,我们把参加的人数定在15到20之间。可是通告发出去之后,出乎我的意料,想来看看美国农村,想深入美国家庭并且和一般美国民众交谈的学生非常之多,发电子邮件,打电话来报名参加的人简直络绎不绝,当地的一家中文电子杂志的编辑还问我能不能把那篇东西放在他们的杂志上,要给我们做免费广告。最后人太多,但我们实在接待不了,就限制在了30人左右。值得一说的是,这30人中,几乎都是我们素不相识的,也没有曾经来看过电影的,可以说都是不知道真象的。我们在一个下午的时间里,先去拜访了一个住在深山老林里的美国老中医,所有的中国人都对我在游记里所描写的这个隐士般的美国中医非常感兴趣。其实他是个修了3年多的西人大法弟子。在他家里,这位弟子给中国人介绍了他对中国文化的感情,怎样研习中国哲学和中医中药多年,最后又怎样缘归圣果,走上了大法修炼的道路,中国人听了都惊叹不已。然后我们又参观了一个西人弟子手工制作烤瓷娃娃的家庭作坊,这位弟子做的烤瓷娃娃非常精美,栩栩如生。当中国人都赞叹不绝,纷纷举起照相机的时候,这位弟子给他们展示了她自己制作的山东大法弟子王丽萱母子的瓷像,并讲述了他们被迫害致死的故事,当听到8个月大的婴儿都被迫害致死时,人们都惊呆了。我们还参观了事先联系好的镇上的小学,一家农场主和他们养的的各种动物,还有一个猎人的家和他制作的各种标本。最后我们去了另一对大法弟子夫妇的家,这一对大法弟子是艺术家,而且家里一直使用太阳能供电系统,所以很多中国人都想去看看。当参观完他们的太阳能系统和艺术品,进入他们家客厅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在茶几上赫然摆着一本《转法轮》。这时,人们已经对法轮功佩服得没话说了,怎么到处都是法轮功学员。可以说我们充分利用了大法弟子在常人中之所学、之所长来讲真象。所有的常人都玩得很高兴,而我们也讲了真象。最后我们在一个大法弟子家吃了丰盛的晚餐,大法弟子都参与其中与常人交谈。在晚餐前,我们放了一部大法真象片,当时,我感觉到场非常的正,非常祥和。在这个场的作用下,所有的常人没有说话的,没有走动的,连喝水的都没有,都聚精会神地观看真象片。当我看得热泪满眶时,我吃惊地发现,有的常人中的女士居然也在不停地抹眼泪。活动结束后,大家纷纷对我们热情服务和组织工作表示了高度的赞赏和感谢,很多人问我们一年可以举办多少次这样的活动,也有很多人建议我们隔一段时间搞一次,他们有很多朋友都想来参加。还有一对夫妇,当时就表示要学功,要借书看。这样的活动,除了食物和汽油费之外不用什么更多的花费,更不花时间,就一个下午。但是讲真象的效果却非常好,而且在华人圈里也树立了大法弟子的良好形象。

我们下一个活动准备带没有车的中国人去参观州政府所在的城市,并参观州府大楼,我们可以在车上和常人交谈,并在最后派发大法真象材料。这也是那种适合在小城市,而又不需要太大的人力物力和时间就可以搞的活动。

通过这些讲真象的活动,我在对法的认识上有了很大提高,也有很多体会。比如说整体协调的重要性,举一个例子,如果没有电影组的同修不断的,及时地在网上上载新电影,如果没有制作真象片的同修辛苦的工作,我们有力也无处使。由于时间关系,我只谈谈几条主要的认识。

1. 我深切认识到了师尊在《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所讲的“那么从现在的情况看哪,正法的洪势也快冲过来了,那么,很多事情也渐渐地在破除,渐渐地在接触最表面空间,所以有一些地区的新学员也有陆续地开始走进来了。”正法已经到了最后关头,随着大量控制人的邪恶被清除,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找我们学功。给中国人讲真象也没有以前那么难了。记得以前我去接新生的时候,我说了一大箩筐的话,可对方坐在那里一点动静也没有,不说反对也不说赞成,让我无以为继。可现在,话匣子一打开,对方就会问很多问题。我感觉,以前就象在擦一张污垢很多,很油腻的桌子,要费很大的劲,而现在就象桌子上只有一层薄薄的灰尘,如果没有人去擦,就是脏的,但只要你去擦,很容易就擦干净了。

2. 我更好的理解了正法修炼和个人修炼的关系。其实现阶段的个人修炼就是溶在正法中的。这个道理看起来简单,但要真正理解,必须得去实实在在地做。有很多的心,很多执著在平时是看不见的,在常人社会的生活中也是看不见的。只有去证实法,作正法的工作,才能暴露出来。在证实法的过程中,我看到了自己的许多心,也去掉了许多心。比如我以前喜欢做一些写文章,在网上聊天,发传真之类的技术性较强,在家里就能做的工作。这实际上是求安逸的心,在家里多舒服啊。可是不行,正法的洪势就自然而然地使得我必须去开长途去接新生,在周末去放电影,东忙西忙的去掉求安逸心。在开始放电影的时候,我还有很强的有所求的心,违背了修炼人做而不求的原则。以前在星期六集体学法和发正念的时候,我时不时地想:我现在好好学法,过一会晚上放电影的时候来的人就会多。我现在好好发正念,晚上机子就不会出故障。多强的有求的心啊,有时候认识到了都很难去掉。但在证实法的过程中,在摔了跟头后,就渐渐地去掉了。

3. 最重要的是,我认识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们只是在助师正法,真正做这件事情的是师父。大法弟子只要在法上,只要行得正,就不用怕旧势力来捣乱,师父肯定会加持我们的。我经历过很多事情都是这样,事先我总是带着常人中养成的习惯,这样计划,那样计划,担心这个,担心那个,怕意外事件,怕下雨,怕堵车,等等。其实这已经是非常强烈的执著心了,也是很强烈的怕心,旧势力看见了当然要钻空子。在摔了很多跟头后,我终于悟到了,事先计划的再好,到时候事情也是千变万化的,而怕心更是要不得。只要我在法上,不走极端,行得正,不管风吹雨打,事情也肯定会成功,师父一定会加持我们。说起来很简单,可是我是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多次点化中才认识到这一点的。

4. 最后还有一点,不知道我悟得对不对,如果不对的话,请大家指正。在讲真象的过程中我认识到,不同的人需要我们用不同的方式去救度。我记得以前一个会吹笛子的同修引用师父的话说“……一朝君子一朝臣,一朝天人一朝民、一朝文化,一朝服饰。” (《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对有些人来说笛子就是他们的文化,所以就特别能打动他们。对有些人来说就不行。我也感觉是这样的,比如对于新生来说,由于功课压力很重,我们放电影,搞活动就不能引起他们的兴趣。而我们搞的乡村旅游的活动中,也没有看过我们电影的人。如果真是不同的人需要用不同的方式去救度,那么我们大法弟子就要更充分的发挥大法赐予我们的能力和优势,“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 》)。


(2003年美南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