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看守所和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10月28日】99年7月20日之前,我们炼功点有很多人,大家都把真、善、忍作为自己的人生观,时刻这样要求自己,在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我们爱惜每一个人,包容每一个人,尊老爱幼,我们找到了人生的真谛,我们活得是那么的有意义,我们觉得能修炼法轮大法是今生大幸,是自己生命的万古机缘。

  在我们在炼功点上,我们所借用的小办公室,每天有人打扫卫生,夏天做纱窗,冬天糊窗缝,所有的日用品,一些女同修象布置自己家一样,全都备齐了,时常更换,虽然东西轻微,却能看出修炼人的一颗滚热的心。

  自从99年7月20日以来,我们借用的地方就不让用了,扎根在我们心里的法轮大法不让我们学了,心里真苦啊,有的人哭了,有的人叹息,有的人彷徨,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要问“为什么?为什么不让善的得以弘扬,为什么这样无故打压?”我想“政府大概是不知道真实的情况,我们要去和政府说说,告诉它我们真实的一切”我们抱着对国家的热爱,我走上了去北京的路,因为对这件事只有中央政府能解决(对当地的信访我写了不知多少信了,都石沉大海,去了当地信访办的人也都被押起来了)。

  99年下半年,我去了北京,没等找到信访局的门,就被别人问了一句“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就被押起来了。就因为一个字“是”。我被送到了一辆大客车上,车上满满的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同修,有一位年龄非常大的大娘,在上车前一个警察问她,“你多大年龄了?”她答“90岁了”,警察叹了口气,还是把她弄上了车。大家背《论语》和其他经文,就这样被送到了丰台体育场,当天,整个体育场几乎坐满了。体育场的墙上贴着各省的名字,报了名的学员被送到所贴的省份前。没有报名的同修另设一处。当时天目开了的同修,看到了满天的神,佛庄严的在看着这一幕幕。各地驻京办的人都来接自己地区的人,长春的警察尤为恶劣,一到地方就破口大骂,离得很远都能听到,还动手打了人,所有的人都说不许打人,在这种震慑下,恶警才住了手。在驻京办事处,住了一天,让我们每人交一百元的伙食费,我们早晨吃的是粥和咸菜,中午和晚上有一个菜,而且是最便宜的菜。还让把钱交给他们管理,可是等走时找他们要钱,返还的数字却不对,很多人都被克扣了钱,甚至于不给了。

回到所在地直接被送到派出所,恶警问我:“炼不炼了”我说“炼”,就被送到了七处看守所(当地称鸭子圈),下的票子上写的是“拘留十五天”,我被非法超期关押了很久,后来被非法劳教。在看守所,东西都是天价,一套在外面不值二十元钱的被褥在这里卖一百二十多,所有的东西都是翻倍的价格,有的家人心疼,就给订份饭,所谓的份饭也就是最普通的菜,早晨是咸菜,中午晚上一顿一个菜,一天要二十五元。大法弟子被抓的特别多,三十多个人住在三米左右的铺上,每个人都是侧着睡,为了省地方,是正一个倒一个的睡,挤的连气都喘不上来,有的人,宁可找个地方蹲着都不想睡觉。胳膊压的非常麻,根本就不过血了。同修们在那样的情况下,都是严格要求自己,主动的侧着,不偏一点,怕压到别人。同修们把家里人送的东西分给每一个人,有一些刑事犯家人根本不管,都是大法弟子给他们日用品。

上厕所是很大的难事,因为要定点上厕所,而且时间限定的很短,很多同修,因为怕上大便不方便,都很少吃饭。我们整日的干活,就是把牙签上面用裁好的亮光纸用胶水沾出一个花。这些牙签大多被送到酒店和高级宾馆,做出的花挺漂亮,看上去挺高级,可是用的人一定想不到,牙签是在脚底下踩过,满地扔过的。

大法弟子都比较注意,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是为别人着想,注意卫生,可是很多刑事犯出于忌恨心,都是故意踩完才做花的。有时为了赶活,整夜不能睡。一有来检查的,就把东西收起来,干警很重视出活的数量,因为这是和他们的奖金挂钩的,他们也重视对法轮功人员的所谓“转化”,因为这也是和他们的奖金挂钩的,他们会突然袭击搜监,就是查经文,我就是因为在她们搜监的时候,看了别人一眼,就被带出去给打了一顿。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每个号都有同修们集体背诵经文,同时传来的是恶警打骂的声音。有炼功的,就被打,然后戴脚镣子,坐铁椅子。我就因为在北京的大街上,说了一个“是”字,就被押了好几个月,然后被劳教。于是我知道了,所谓的人民政府,是不听人民说话的。如果你偏要说,就要被迫害。我的家被警察们抄的一干二净,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抄走了,其彻底的程度一般人难以想象,不用说贵重物品,连生活用品都拿走了。我想,这些警察就是穿着警服的新时代的土匪。

在万家劳教所,让我们超时超强度地做衣服,做拖鞋,让我们这些好人劳动改造,我们就是劳动人民,在家在工作岗位,没人看着时,我们就把所有的工作做得非常好,劳教所是让那些坏人、不劳动的人学会劳动的,我们这些人,往什么方向改造?让那些小偷小摸,打架,卖淫的人管我们,难道让我们学他们吗?学他们满嘴脏话,满脑子偷盗奸淫?他们把大法弟子关进小号,给坏人准备的小号都让大法弟子进去了。到期的大法弟子如果不妥协就无限期加刑,还有一些人从劳教所转到监狱了。恶警们开始时拿出一副伪善的嘴脸,如果不屈服就开始露出凶恶的一面。有的同修因为炼功被打,被上刑。还常常被迫看诽谤大法的录像片,还要进行所谓的学习。2002年,他们接到了秘令,可以随意处置大法弟子,只要转化什么方式都可以。他们象疯了一样对大法弟子进行毒打,使用各种刑具,完全没有人性,干着泯灭良知的不是人的勾当。所谓的转化的背后有多少血和泪!

   在这样的社会里,做好人是要付出如此艰辛的代价,可是为了佛法真理,我们无怨无悔,正告那些助纣为虐的人,不要再执迷不悟,停下你作恶的手,给自己留一条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