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河北省辛集市洗脑班的伪善


【明慧网2003年10月29日】2003年9月25日下午,我被非法抓到辛集市洗脑班,傍晚我的家人送来了被子,他们对我的家人说这里“吃的好、不打、不骂”,让家人放心。

第二天早饭后,几个恶警陆续以伪善的面目和我谈,我和他们讲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祛病健身、利国利民的好功法,迫害法轮功是一个冤案,我给他们讲文化大革命国家主席刘少奇一夜之间被打倒后又被平反的事。之后就是三个恶警找来的犹大轮番地向我散布邪悟,拿大法书中的法理断章取义,乱下定义,说什么“不写四书就是情放不下,是最大的执著”等。此时我用正念铲除它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并清醒地认识到,邪恶的目的就是让我怀疑大法,怀疑师父,妄图动摇我对大法对师父坚定的这颗心,最后按照邪恶要求写四书、写揭批,背叛大法和师父,这是多么地邪恶。师父在慈悲苦度我们,它们却是在毁我们。它们让我看“法制”讲座光盘,我不配合,不看。

以后几天,它们见我没有一丝动摇,恶人加紧了对我的迫害。9月28号白天一整天,犹大、恶警在办公室强制给我洗脑,傍晚洗脑班主任又打电话叫来了辛集的犹大徐亮前来助阵,这样3个犹大、四五个恶警,还叫来被非法关押的四五个法轮功学员来作陪听,对我进行夜战。这时我默念师父的经文,以强大的正念,铲除一切邪恶因素,这时我心态稳定,沉着应战,不给邪恶一点可乘之机,无论它们使用什么招数,怎样花言巧语都丝毫动摇不了我对大法、对师父这颗坚定的心。最后它们让我写“四书”,我说:“不写,师父教导我们讲道德做好人,我们要对得住自己的良心,四书不能写。”它们威胁说不写四书就劳教,到劳教所你也得写,那里什么样你应该知道……。我坚定地说不写,恶警见我如此坚定,就让犹大睡觉去了,这时它们撕去伪善的面孔,平时看似和善的主任李某拿起一根竹棍照我后腿就是五六下,然后问写不写,我说不写。这时另一个恶警接过竹棍,又照我身后连打数棍。它们动摇不了我,就妄想以所谓的“证据”对我进一步迫害,让不写四书,就写一个还炼的保证,我写了这样的保证:“坚决炼法轮功,法轮大法是正法,永远不写四书。”并按了手印。

恶人把我折腾到天明,上午又叫来公安局局长体罚我,逼我放弃信仰,写四书,但是无论邪恶使用什么压力、什么花招,也动摇不了一个放下生死的大法弟子。

下午,洗脑班不见一个恶警,只有一个犹大在屋内。恶警不让我进屋休息,让我在院内,困了就遛达,此时做饭的小伙子出门去了,另一个犹大的丈夫开着门在门外观风景。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再次闯出魔窟,又回到正法洪流之中,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