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果君等大法弟子正念破除郴州市洗脑班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10月30日】2003年10月19日,邓果君走了,她用生命证实了大法。在被非法超期关押在湖南郴州市第二看守所一年多,她承受了许多常人承受不了的折磨,但最后还是被迫害致死,恶警为掩盖其罪行,就在邓死后几个小时就毁尸灭迹了。

邓果君走得那么匆忙,使我们许多熟悉他的同修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不由得回忆与她一起证实大法的日日夜夜。

那是一段使人永远难以忘怀的日子,2002年春节前,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新一轮的疯狂迫害,恐怖组织610坐镇,恶警组成行动小组,绑架了一批大法弟子送进了洗脑班,邓果君也是其中之一。凄厉的警车,匡当的铁门,似狼的嚎叫回响在寒冷的黑夜里。正是“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可是邪恶之徒打错了算盘,因为它们面对的是放下生死的大法弟子。开班那天,610首恶张和平宣布洗脑班的所谓“纪律”:“不准学法,不准炼功,不准串门,不准交谈……。”邓果君与大家一起不配合邪恶,提出强烈抗议:“随意绑架我们这些善良百姓就是破坏法律,践踏人权,我们炼功做好人何罪之有,要求无条件放人。”邪恶之徒们围住大法弟子,帮凶们怪嚎着:“炼法轮功就是犯罪,就是不准炼。”张和平也说:“你们干什么我们都不管,就是不能犯法。”我们说:“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信仰真善忍何罪之有?你们随便绑架人,这不是破坏法律吗?这不是犯罪吗?这就是邪恶,谁正谁邪不是明摆着的吗?!”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之中,610歹徒灰溜溜的走了,留下610雇请的帮凶们在高声叫喊。这时,邓果君高声背论语,于是大法弟子齐声念,背完一遍邓果君又接着带头背第二遍,这样一直背了九遍。610雇请的帮凶一直在叫嚷着不准念,不准念,但邓果君高亢的声音就没有停止 。

这期间,有一位同修一进洗脑班就绝食绝水抗议非法绑架。8天后他离开了洗脑班。

从进去的那天起,大家就都不配合邪恶,每天大家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向610及雇佣的帮凶讲真相,提抗议,要求无条件放人。每天我们齐声念经文,610雇佣的帮凶就出来干扰,破坏。一次打开电视机,把音量开到最大,而这边大法弟子念经文的声音就更大了。邓果君总是以她响亮高亢的声音带着大家念下去。610雇佣的帮凶只好关小音量,求道:“你们是否能小声一些?”却是要我们听它们攻击大法的言论。我们当然不理。几天过去了,没有上成课,我们又在一起学法时,帮凶们见干扰不了我们,就气急败坏的叫道:“下午放录相,全部要看。”我们知道放的是诽谤大法的东西,所以没一个人去,它们就一个个的拉。帮凶们冲进邓果君的房间,邓果君睡在床上,怎么叫也不动,拉也不动,其他还有几个也睡在床上不动。歹徒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也没有把人集中起来,帮凶们实在无趣,摇头说,这一批人太难搞了。从此再也不叫上课,看录相之类的了。

610歹徒见动摇不了我们坚修大法的心,就请来了几个犹大到各个房间去骗人,但从来就没有一个敢进邓果君的房间,也有个别人在犹大们的诱骗之下有些迷惑,邓果君就和大家一道学习师父的经文,互相切磋,揭穿邪恶的谎言。很快就使他们回到了正法修炼的道路上来。在证实大法,铲除邪恶洗脑班的路上大法弟子形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

春节后,市里有一批人要到洗脑班“检查”,邪恶之徒们不准我们出门,要各自呆在房间里不动。一位大法弟子没有管它什么禁令,出门来到邓果君的房间,还没坐下帮凶们就冲进来大叫“不准串门,不准串门”。该大法弟子说,为什么不准串门?邪恶叫嚣:“不准串门就是不准串门!”不由分说一哄而上,强行扣住手脚抬起来就走,抬到房间里,几个人将该弟子按在床上,拳头就打下来了。这时邓果君又用她那高亢的声音读起《论语》,接着走廊上响起了大法弟子整齐的读《论语》的声音,一遍接一遍,震惊了邪恶。北湖区公安局政保股长吴子强带着一批恶警气势汹汹冲进来,汇合610及帮凶强行将我们关进各自的房间。走廊的两边布满了恶警、610及帮凶。610主任张和平气急败坏地叫嚷,把他们全用手铐铐上关禁闭。610恶人袁永兴恶狠狠地说,起诉,用聚集罪起诉他们,叫他们坐牢。吴子强带着一男一女和这帮恶人穿来穿去,叫道,你们认不认识我!没人答他。610邓时德说,我要整得你们倾家荡产。610彭冠华说,你们这是要打倒共产党。大法弟子付之一笑,那是你们的事情,与我们何干。在大法弟子强大的正念下,吴子强带着恶警灰溜溜的往门外走。静静地楼房里没有一点声音,一个高亢的声音响起了,“吴子强,你不要再干坏事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只有这声音久久地在空间中回荡着。

吴子强身边的女警说,这一批人中有几个是刚从监狱出来的,他们是很了不起的。一个帮凶说,办了这么多期学习班,就这一批人什么都不怕,太难搞了。

邓果君说:“我到北京证实大法时,恶警在狱中问我叫什么,我告诉它叫李坚修,就是坚决修到底。吴子强第一次送我去劳教所,劳教所说身体不合格不收。吴子强手下的恶警5天5夜不准我睡觉,还把我打的吐血。并且从郴州第一人民医院搞了个身体合格的假证明,第二次又把我送劳教所,劳教所一检查,说你们的证明是怎么来的,这个人身体明明不合格。我被关在监狱,几个恶警却住在我家,等待抓来我家串门的大法弟子。把我家的东西吃光,打开装米的桶却不盖,老鼠跑进去吃了出不来全撑死在里面,家里被抄得一塌糊涂。我回到家也不准出门,每星期只给50元钱。”

2002年3月1日,公安恶警强行将我们送往郴州市第一看守所,3月15日全体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地回家了。郴州洗脑班是郴州610专为迫害大法弟子,向民政局买(100多万)的一幢旧楼房改成的监狱。但没付钱,想靠办班(每期二个月)榨取大法弟子的钱去还债,每人每天要90元,在这之前曾办过两期。

这一期办班由于无人配合,一进去就学法、炼功、发正念,全盘否定了邪恶的迫害,致使洗脑班整体覆灭。后来再也没有在这里开办洗脑班了。郴州正法的形势与全国、全世界一样,一日千里地向前发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