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人的观念 按师父要求的去做

营救林晓凯征签体会


【明慧网2003年10月30日】上周末我到大安森林公园参与营救林晓凯征签活动,想与各位同修交流一点心得体会。

星期六下午到大安森林公园,那里已有许多同修从早上就去了,征签布条上也已留下许多善良民众的正义之举,附近则放了许多同修辛苦制作准备的展板,并有真象材料。

师父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提到:「其实作为大法弟子啊,你们还巴不得他搞点事儿呢。他搞事你们好有机会讲清真象、揭露邪恶嘛,是不是?你邪恶一来我就抓住你,我叫世人知道,正是暴露它们的时候嘛。」从法上认识,林晓凯被捕事件是我们讲清真象的机会,营救他出来是我们共同的目标,而从另一个角度而言,我们不能错过任何揭露这场邪恶迫害的机会,因为不论是自焚、诉江,或林晓凯等学员被非法关押,都是源自于这场邪恶迫害。然而,我发现真象材料及展板上揭露迫害的份量不够,多是文字叙述,图片佐证的部份很缺乏,而许多民众已从电视、网路、报章媒体得知晓凯在上海被非法关押的讯息。

当时我心里起了一些负面的想法:熙熙攘攘的人群,如果没有几个斗大的字体吸引他们的目光,如果没有一个足够触动人心的展板内容,使他们愿意驻足观看,要如何自然的切入,以达到讲清真相的真正目的呢?倘若没有机会一对一深入细致去讲,单纯派发文字材料,如何能使民众了解到,林晓凯事件其背后真正的原因是源自于发生在中国大陆的这场邪恶迫害呢?

四点多了,来了好几位同修,心想学员人数也够多了,这么多人做着不是很有效果的事,一个下午下来,也没讲几个真相,心想回家做其它大法事还比较值得吧!

晚上致电某位同修,跟她交流应该做哪几个斗大的字,但她累了,一时脑袋瓜也想不出来,直到星期天早上也没接到她的回应。星期天早上炼功后,与几位同修针对此事交流,更让自己觉得,是呀,就是应该把重点摆在揭露迫害才对呀!因此,在回家的路上,心里犹豫着今天还要去吗?神的那一面想着,这可是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好机会,学员应该都动员起来才对呀,可是人的那一面又不甘示弱地起作用,去了不就是跟昨天一样吗?

师父的慈悲点化,让我想起师父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地去想别的生命。这是我们在很多人修炼过程中还达不到的,但是你们渐渐地在认识、在达到。当一个神提出来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路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证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结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地默默地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他们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是呀,我的想法怎么这么自私呢?我什么事也没做,只是人到了,却只会有负面想法,怎么就不能反过来,去选择默默补充不足之处,使它更圆满呢?

我想到了我有几张迫害照片,可以带过去,再做几个大字就可以了,我决定我还要再去大安森林公园参加征签。但人的一面又想,不知同修的看法是否跟我一致?如果他们不认同呢?那不是白做了?会不会又耽误了一天的时间?我打电话想找区辅导员商量,没找到,后来打给另一同修,在她的鼓励下,我决定正念正行。

早上一晃,已经快十一点了,我赶紧打开电脑做了一些斗大的字,一张A4纸只印一个字。由于列印品质不理想,担心民众无法看清楚,我到文具店买麦克笔及白板笔,开始描绘印刷不清楚的字。这过程中,我的思绪偶尔又冒出来:其他同修如果不接受呢?伟大的师尊再一次点化我,师父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对于你们在常人的世间修炼中,你们都有一个明确的在法理上的认识,就是不执著于常人的得失,包括你们在证实法的事情,也应该不是非拿出我的意见,非得我要怎么样,你才能在宇宙中建立威德,不是这样的。你有一个好办法,想出来了,你是为法负责,用不用你的意见,用不用你的办法这并不重要。如果别人的办法达到的效果是相同的,你并没有去执著你自己,相反地,你同意了别人,无论你说没说出你的办法,神可都会看见:你看看,他没有执著的心,他能够这么大度、宽容。神看什么?不就看这个嘛。你执著于强调自己的时候,你就在钻牛角尖,神在天上看着是受不了的。尽管你口口声声说为大法好,我的办法好,能达到什么目的,也许真的是那样,但是我们也不要过于太常人化的那种执著。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众神都会说这人真了不起。神不是看你的办法起了作用才给你提高层次的,是看你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提高了才提高你的层次的。这就是正法理。说我有多少功劳了我就能怎么样,是,对于常人来讲是那样的,对宇宙的法理在某个特点中,在某个特殊的环境中也可能看这一面,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是呀,师父的法都说得这么清楚,为什么我还执著于希望别人采纳自己的办法呢?另一方面,担心这,担心那,不也是一个要修去的执著心吗?

悟到了,就更加紧时间赶快做,已经快接近中午一点了,心想没做完的带到那儿再做吧,至少先把迫害照片贴出来,于是我坐计程车赶过去。跟几位同修简短交流后,同修并没有我想像的不采纳我的方式,我们一起合作,陆续把迫害照片及「江泽民残害善良百姓」几个斗大的字贴起来,立在信义路及建国南路口,蛮醒目的,不少人驻足围观,让我们更自然、方便地切入主题,一对一讲清真象,揭露迫害,营救晓凯。

现在回想,那些我误以为是自己的想法及想像,不就是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观念在作祟吗?那不是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吗?如果顺着人的观念,岂非错失了这么一个难得的面对民众讲清真象的机会?师父一再告诉我们要多学法,多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进要旨(二)》排除干扰)当我们能按着师父所说的法去做,不就是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吗?感谢师父给我这次正法修炼的机会。

以上是个人目前层次体悟,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