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理上再认识“不政治”


【明慧网2003年10月5日】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们最常遇到了一个障碍是:很多人认为我们是在搞政治。这样的人表现得好像很固执,心里抵触大,而且往往听不进真相。针对这个问题,我们大家的讨论也很多了,如何唇枪舌剑说得头头是道的方法也不少,但问题好像没完没了的,周而复始地一再让我们遇到。

静心想想自己在讲真相时的心态,我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些问题的根源。每次跟人讲起这五十年来,××党所放下的种种罪行,以及这四年来对大法的迫害,自己都不知不觉的动了人心:这个党太坏了,不能再让它存在下去了。说话时的口气自然的带着攻击性,而且自己也控制不了。结果呢人家就总是说,你们炼就炼吧,搞政治干什么?

我想,如果我们在讲真相中总遇到了同样的阻力,老在一个问题上讲不清,或是老遇到人家问同样的问题,我们就必须得对照法,看看我们还有什么心没有放下。

就针对××党这件事,我记得师父在多次讲法中讲到“可是我不想战胜你××党” (《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以前自己对此没有真正地去理解。后来在讲真相中,发现有很多人会因为我在这个法理上的不清而受到障碍,甚至得不到救度。

经过学法和反思,我理解到,其实我们揭露的、针对的、要铲除的是旧宇宙的邪恶势力,我们不针对××党这样一个人间形式。“万古事,为法来”,××党不过是整个旧势力从最高层到最底层给正法安排出来的魔难中最低层的一个东西,是旧势力的黑手在人间表现而已,而邪恶的黑手真正存在于另外的空间,那我们又怎能把这个表面的表现当成是对手,而忘却了真正的黑手呢?

其实要从根本上破除的它唯一的途径,只能是正法修炼一条路,也就是师父大法要求的一切。那究竟是什么呢?我理解就是达到一个真正的正法觉者的标准,慈悲、无私、执著无存……做不到就破除不了邪恶,它就会撑着表面的这个壳,而这根本不是我们用人的观念、人的办法能解决的。如果不能从法上认识到什么是正法,也就做不到足够好,就会带来损失。

在这个空间,××党不是抽象的概念,那是由6600万人组成的,然而在他们其中,有许许多多人也同样是被邪恶蒙蔽从而伤害的生命,是很可怜的,并且他们并不因为是XX党员而就没有善念,都不能得到救度,相反,他们都是应该被救度的对象。当我们在人心中把铲除××党当成目标时,我们就是把6600万人放到了对立面上。

有了这样的认识后,我的脑子里没有了××党的概念,而只有正义与邪恶的分别。我对人说,我不管你是不是××党,你是什么党,做了邪恶的事就要被曝光,你要是能改邪归正你也就有希望。只要是作为一个人,你就应该识正邪、明善恶,这样你的未来才能有希望。渐渐地发现,当我心中没有了对“××党”这样一个旧宇宙的安排怀有任何人的情绪的时候,就没有人再跟我说“搞政治”的话题了。

旧宇宙的生命能不能改好,那是他自己的选择,觉者只是慈悲坚定地维护法,而法的威严必然要淘汰一切危害法、毒害众生的因素。在这场迫害中江××流氓政治集团打着××党的旗号干下的罪行都是邪恶的,是要被淘汰的,是我们为了救度世人,而必须彻底全面地揭露出来的。可是,如果我们抱着人的愤怒、怨恨的心态去对待的时候,得到的效果往往是相反的。

明白了这些,我想“不政治”是我们真正理解正法后,从内心的对人间政治的无动于衷,也就是根本不会被这个空间的××党所牵动,而脑子里清醒的只是:什么是邪恶?有多邪恶?为什么揭露邪恶?怎样全面曝光邪恶、抑制邪恶?那么不管我们采用人间的什么形式,只要我们都从正法的实质来认识正法,我想宇宙从上到下都没话可说,世间的人当然也就不会再说我们是搞政治了。所以,关键不是我们做了什么,而是我们是不是不带任何执著的去做。

个人体悟,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