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愿与全世界的儿童分享和平

“作为母亲,如果我们不为孩子说话,谁还会为孩子说话。”

【明慧网2003年10月5日】戴志珍女士在墨尔本中领馆前就“和平的花瓣”活动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以下是采访记录。

记者:戴女士,您是在雪梨居住的,今天您来到墨尔本领事馆前,搞的是什么活动?
戴:我们有一个叫“和平的花瓣”的活动,这个是国际性的,第一站在墨尔本开始,我们是教那些小孩去叠纸荷花。因为荷花出污泥而不染,它是那么圣洁和美丽。

记者:您搞这个活动的目的是什么呢?
戴:我们的目的是要提醒人们,在中国还有千千万万的小孩象我女儿一样承受着家破人亡的痛苦。

记者:您的家庭受到什么样的遭遇呢?
戴:两年前,我丈夫在酷刑下死去。因为他到北京去递一封信,信上说我们全家炼法轮功受益无穷,法轮功好。他就被警察抓了,关到监狱,在酷刑下死去,他被杀的时候才34岁。

记者:您是怎么知道您丈夫被害的?
戴:我是跟他一起去北京的,不过那时小孩很小。我跟我的女儿就在酒店里,但我丈夫去了。

记者:您知道您丈夫死讯以后,当时的感受是怎么样的呢?
戴:你看我的头发。我一夜之间就白了头,我真的那时是悲痛欲绝。当我看到我的女儿时,她长得象她爸爸一样,我看到她我就可以看到我丈夫,我的心都碎了。

我很感谢法轮功的教导,因为他教人们要先想到别人,因为在中国有千千万万的人,他们没有说话的权利,但是我是澳大利亚公民,我有说话的权利,所以我决定我为他们说话,所以我带着我的女儿环游世界这样跟媒体讲,跟政府讲,到每一个国家。当我真的按法轮功的教导去先想到别人,我慢慢从这种悲痛欲绝中走出来。今天我站在这里,我心里是很平静的。就象荷花,它象征着和平。所以我们现在就很想跟全世界儿童和所有的人去分享这种和平。因为你真的是要做一个好人的时候,你心里才会有内在的宁静和安宁那种心里的和平。

记者:您下一步打算去哪个国家呢?
戴:下一步我要去美国,还有欧洲。

记者:您曾经去过欧洲其他国家参与起诉中共的高层领导人,您能介绍一下吗?
戴:对。我们第一个起诉是在芝加哥,当去年十月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去美国的时候,我们在芝加哥法庭告他了。还有今年8月20号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我们起诉江泽民、罗干、李岚清。罗干和李岚清是610的头目,因为江泽民他把个人的意志强加给中国宪法还有中国政府来进行这场镇压,他建立了一个盖世太保式的610办公室,罗干和李岚清就是这个610的头,所以我们起诉他们。

比利时这个律师很有名,他是前智利独裁者皮诺切克那个案件的律师,所以当时欧洲所有媒体都来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媒体同时来。因为那是法语区,我们律师是说法语的,后来我去法国的时候,他们说法国所有的电视台,报纸还有电台都播了这个新闻。

记者:您刚才提到这几次对中共领导人的起诉,您都参与了,是吗?
戴:对,我是原告之一。

记者:您以什么罪名起诉他们?
戴: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起诉他们。因为我们这4年的和平呼吁,中国每天还有人在酷刑下死去,这个必须停止,所以我们决定用法律程序。而且我们现在这种形式是全球起诉。英国、法国、德国他们已经宣布他们正在准备,其他国家更多的国家都会有。9月9号,当罗干去冰岛,还有芬兰、艾美尼亚、摩尔达,4个国家我们都起诉他了,是刑事起诉。

记者:作为法轮功的一员,您丈夫在中国因不愿放弃法轮功而死去,您现在又参与起诉中共领导人,您恨中共领导人吗?
戴:我想我要是不修炼法轮功,我会很恨他们的。但是法轮功教导我们要善,我炼功6年多了,我不恨他们。但是,我觉得他们应该受到正义的审判。我爱中国,我回中国生活了8年,但是我的满腔热血换来的是家破人亡。但是有一天要是我们能够在中国自由地到公园去炼法轮功,能够在家里面看书,我会再回中国,因为我妈妈还在那里,她很想见我女儿,但是我们得不到中国领事馆的签证。

记者:您到处去说中国的这种不是吧,中国有句话叫做“家丑不可外扬”,您是怎么看的呢?
戴:我知道很多中国人他们都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当他们上了年纪的人听到文化大革命,心里都不寒而栗的。我觉得他们心里会想,这种屠杀有一天会被停止。因为这个是江泽民个人的意志,他不代表中国政府,他也不能代表中国人民,就好象希特勒,他杀了6百万犹太人,他能代表德国政府吗?还有纳粹,他们20、30年后仍然被送到国际法庭审判。

我觉得任何人犯了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总有一天他们会被带到国际法庭上进行审判的。

记者:美国伊利诺伊州法院说江泽民有“元首豁免权”,您是怎么看的呢?
戴:大家想一想,谁能够犯群体灭绝罪,只有那些当官的人,在位的人才能犯群体灭绝罪,一个老百姓他能犯群体灭绝罪吗?历史上已经证明了,犯群体灭绝罪的人是不可能有豁免权的,我们会继续上诉。因为在智利那个案件里面,它是从上诉中获胜的,我相信我们会胜的。因为我们锲而不舍地努力,你翻一下历史,从来没有象法轮功这样的。

中国共产党每次的运动,你们看一看,外国人都知道那个89年的六四大屠杀,他们只要三天就能够血流成河地镇压下去了,但这次镇压法轮功已经四年多了,每天都有人到天安门去,海外有60多个国家(都有人炼法轮功)。我已经去了35个国家了,每天法轮功学员都在中国领事馆门前去和平炼功,我觉得这是中国人的骄傲啊。

我记得11年前当我拿那到澳洲护照的时候,我环游世界,我那时心里很自卑啊,我在问我自己我为什么不能拿着中国护照环游世界呢?为什么我要拿着外国护照而且是中国的脸孔:黑头发,黄皮肤去环游世界。我找不到答案,我说为什么会是这样?然后我去了所有的博物馆、艺术馆、图书馆,直到我看到《转法轮》这本书,我才知道作为中国人是那样的自豪。现在我带着女儿环游世界的时候,我真的觉得中国人很自豪啊。你看《转法轮》翻译成30多种文字,还在翻译成其他文字。哪有一本中国的书能够翻译成这么多文字的?而且,我们都是不同肤色,不同人种,不同阶层的人去在一起,因为我们炼法轮功,这个给世界不同的民族带来多大的益处!我觉得这是中国人的骄傲。

记者:您丈夫被害时,您女儿才6个月,后来您是怎么跟您女儿解释她失去父亲的事情?
戴:我觉得她现在还小,很难去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也是我最伤心的一件事情。当她问我爸爸在哪里,我要爸爸,你问一下全世界的母亲,哪一个母亲能够回答这个问题?所以去年我在日内瓦呼吁的时候,我就呼吁全世界的母亲来帮助我们来停止这场虐杀。因为我回中国生活了8年,我现在所有的好朋友他们都在监狱里面,他们的孩子在受着痛苦,作为母亲,如果我们不为孩子说话,谁还会为孩子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