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怕心──向来访的大陆学者讲真象的过程与心得(图)


【明慧网2003年10月6日】九月二十三、二十四号这两天,有大陆学者来我们学校(新竹交通大学)开研讨会,我们利用这个机会,在他们早上必经的地方炼功、发真象资料、摆图片展。除此之外,我们也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在他们会场外面办了一个小型的图片展,借这个机会让他们知道在交通大学有法轮大法这个社团,也明白真象,同时也针对交大的学生洪法,在这件事情的过程中,有一些心得,想和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天早上我们发真象资料给他们的时候,算是顺利的,他们有一半以上的人接了真象资料,也有一些人驻足观看真象图片,那时我起了一个欢喜心,认为可以了,这样子就够了,他们应该会了解真象,也会相互传看了吧。另一位正念比较强的同修(简称同修A)建议说:「不够,不但今天中午还要再去摆图片展,而且明天早上和明天中午也都要去,因为他们难得才来一次,我们应该要好好把握机会,“抓紧救度快讲”才是。」这时我人的想法就冒出来了,觉得这样子很浪费我的时间,但我随即又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发现自己很自私,只想到自己,而不是想到可贵的中国人及其背后苦苦期盼真象的众生,就像师父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提到的“其实,有个别学员一直把破除邪恶、讲清真象的事当作一件不情愿的事,好象是为师父在做什么,好象是在为大法额外地付出。一听到我说你们达到圆满的标准时就如卸重负一样,放松自己,不想干什么了,而不是把师父讲给你们这么神圣的事当作更加精进的动力。”

第一天中午我和同修B在发完正念之后,因为我们的怕心,当正犹豫到底要不要去直接和大陆人讲真象的时候,有一个台湾的教授走过来看我们的图片展,看完后建议我们:「那边有几个大陆人在聊天,你们应该过去发资料给他们,然后邀请他们过来看图片展呀!」我和同修B恍然大悟,这不正是慈悲的师父在点化我们吗?于是我们就带着资料去和他们讲真象了。感谢师父慈悲的点化,不然我和同修B真的就要失去了这个讲真象的机会了。事后我和同修B交流,我们两人的怕心都太重了,人为地抑制了我们神的一面,阻碍了他们正法。同修B还说:「原来没有想像中的那么难呀,以后我也来打电话和中国人讲真象好了,我们等了他们一个中午才有机会和他们讲上十分钟,如果打电话的话,那岂不是更方便了吗?只要拨了电话,就可以和可贵的中国人讲清真象。」

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同修A(正念比较强的那一位)因为上课的关系,很晚才到,那时只有我和同修B两人,我们讨论到,是否要和昨天的形式一样呢?我由于自己怕心太重,于是我建议说:「这次我们换个方式好了,我们就摆图片和资料在那边,让他们自己看图片,自己拿资料好了,这样子或许他们比较敢拿;旁边没有人,他们也许会更有意愿看图片展。」于是我和同修B就摆好图片和资料,然后就坐在远远的地方发正念。但是事实证明,并没有比较多的人去看图片,事后去检查那些放在那儿的资料,那些大陆学者一份也没拿走。原因其实我自己非常明白,我因为怕心,而没有直接和他们讲真象,怕他们觉得厌烦、怕他们不理我、怕我被他们骂、怕我无法说服他、怕这怕那的。我明明意识到自己的怕心了,但我不敢正视它,不是去突破它,没有去排斥它,反而自以为聪明的选择另一个逃避的方法,这么大的漏,当然就被邪恶钻了空子。所以他们一份也没拿走,也几乎没有人来看图片。由于自己的安逸心与怕心,我错失了一次向他们讲真象的机会,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

活动结束的隔天,我在学精进要旨的时候,学到<挖根>“你们不能总是让我带着往上走,而你们自己不走,法讲明了你们才动,没有讲明你们就不动或反向动,我不能承认这种行为是修炼。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是呀,我自己问了我自己,今天如果没有同修A主导这次讲真象的活动,今天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我还会这么积极的办活动、讲真象吗?下次大陆学者来访时,如果只有我一个人,那我能不能决裂人?能不能冲破自己的怕心?我能不能一个人向前和他们讲清真象呢?通过这次的活动,我看到了与同修间的差距,也明显的发现了我的不足之处。

一点个人心得,与同修分享,如有不足之处,请不吝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