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乡讲真相之行


【明慧网2003年10月7日】99年7.20后,我们地区的大法弟子都陆续走出来向世人讲清真相,大家通过学法、交流逐渐走向成熟。有的大法弟子意识到:救度众生是不分地域的,哪里的世人不知道真相,哪里就需要我们去救度。同时,我们地区的真相资料已做了许多遍了,不需要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在本地做。通过了解,发现邻近的地区确实没有人做,至少很少有人做。于是我们决定到那儿去讲清真相。

一、准备

首先,有几个过去较精进的大法弟子决定要到那儿做后,这几人就着手准备材料。由于那儿的世人过去根本没有听到或看到大法真相,因此,在材料的选择上,我们尽量选择易被世人接受的内容。与此同时,我们开始选择去的同修。通过交流,我们认识到:到外地去讲清真相,非同在本地做,并且是集体做事,所以每个去的人应该是百分之百自愿,而且是百分之百愿意去,百分之百能放下生死,而且该同修平时还得十分精进。因为要对大家负责,对法负责。

二、排除干扰

1、“能否保证百分之百不出事?”

在决定要做的时候,有的大法弟子提出,“能否保证百分之百不出事”。通过交流,我们认识到:首先要找准基点,那里没有人去讲清真相,那里的众生需要救度,我们就是为了救度那里的众生,而且我们有这样的条件,不是强为。师父说:“那么针对这种情况大法弟子走正自己,尽量不叫邪恶与旧势力钻空子,坚定正念就是最好的办法。讲真象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如果我们的心真的那么纯净,邪恶与旧势力是不敢动我们的。因此能否保证不出事,关键在于我们的心态是否纯净。其次,任何同修也不能做出这样的保证,因为,真能保证得了的话,那也绝不是修炼了。

2、重大的决定由大家作出。

在决定要做时,正是邪恶表现很猖獗的时候。而且有一个不太理智的同修也知道了此事,但他不去。这时有人提出现在不应去。由于材料及人员都已准备就绪。所以我们采取客观地听取每个人的意见的方法来决定。准备去的同修发表意见,把当时的客观情况如实地说出来,最后其他同修都同意去。在此过程中,我们建议持不同意见的同修可以不去,一点也别勉强,但这个同修通过交流认识到了自己的执著,非常坚定地参加了。

3、其它干扰。

在动身前的晚上,一个最早决定去的同修梦到自己与另一个同修在这次讲真相中被抓。醒来后,该同修马上立掌发正念,这位同修意识到:(1)可能是干扰,让我们做不成;(2)旧势力就是那样的安排。不管是哪种情况都不能承认。师父掌握着一切,师父说的算。而且大法弟子在创造历史,在创造未来。旧势力安排的一切都不成立。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人,今后的人生道路会改变的,我的法身要重新给你安排的。”(《转法轮》第114页)这位同修也找到自己的执著,进一步纯净自己。还有许多其它干扰,我们都一一破除了。

三、实施

大家真正在心性上达到标准的时候,一切都是那样的顺利。很多时候都像师父说的那样:“用正念哪,你觉得应该怎么样做,你就去做,碰到的问题自然你就知道怎么样去解决。正念强一切都会顺利,保证会做好。我为什么要大家这样做?好象是很被动,是吧?不是的,是因为你修好的那面什么都知道、怎么做都行、怎么做这些事都能做好,所以你有一个想法就可以了。知道怎么去做,你就去做,做的时候你的智慧就会不断地来,因为那个时候你修好的那面就会和你这边容贯在一起了。那是神啊,无所不能啊,当然了那小事一下子就化开了,智慧就来了,那不一样啊。不行到时候师父也会给你智慧。”(《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四、去掉任何心

回来后,生出的任何心都要及时去掉。虽然大家都成功返回,但不能生出执著心,如担心、怕心、欢喜心、显示心等。同时,大家都做到了修口,决不能把此事说出来。在思想中也不允许其他人知道是我们地区做的。我们认为让别人知道是我们地区做的就是不理智,就是有执著。

五、继续

此后,我们又多次到那儿做真相资料,虽然也有不顺利的时候,但总体上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六、总结

1、师父的慈悲呵护和点化。第一次去的途中,一同修看到师父望着我们笑了。但当我们与常人司机唠一些闲嗑时,师父的脸沉了下来。一次我们做真相材料,一同修看到师父的法身和天兵天将给我们开道。还有一次,我们在做之前的集体发正念时,一同修看到天上的神都在啧啧赞叹,他们说这么多人什么都看不到,就凭着对大法的正信到这么远的地方来讲清真相,真了不起。同时该同修还看到我们的正念发出时真是“神雷炸阴霾散”。(《天又清》)

2、无私无我,发挥整体法力。我们在讲清真相过程中,每个人都首先为别人着想,整个过程中一直保持强大的正念,清除干扰、破坏我们整体讲真相的一切邪恶。先做完的同修坐下来为没有做完的同修发正念。在做出整体决定时,大家共同协商,不依靠哪一个人的意见。如一次撒资料,决定什么时候开始做,一老大法弟子说最好晚一些,而另一新大法弟子说应早一点,两者的时间差距很大。老大法弟子没有执著自己的意见,而是让大家决定,结果大家多数同意新大法弟子的意见,老大法弟子也欣然同意了。在实际做的过程中,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导致时间向后推迟了,比新大法弟子想的晚,而比老大法弟子计划的早。实践证明这个时间最好。通过此事,老大法弟子和新大法弟子看到自己都是用人心来决定,而不是靠神的正念。还有一次,一老大法弟子和一新大法弟子探讨回家坐车的问题,新大法弟子说坐什么什么车既省钱又不耽误时间。老大法弟子没有反对,说让大家商量一下。原来,老大法弟子想坐别的车,虽然贵点但自认为很安全。回去后与大家一说,大家都同意新大法弟子的意见。实践证明这个建议是对的。这样的例子非常多,实践中我们也发现,大家能够非常祥和地在一起共同做出的决定往往都是正确的,而单独一个人决定的事情有时会出现问题。

虽然我们在外地做了一些讲清真相的事情,但这不是额外的工作,就是应该做的。我们每次到那儿时都感到那里的人们很亲切,有的同修甚至觉得自己好象来过这里,一切似乎都不陌生。这也许是因为我们曾经立下的史前大愿,这里的世人需要我们救度!同时我个人悟到,旧势力的黑手还在破坏着大法,毒害着众生,维持着邪恶,保护着邪恶,也与个别地区许多世人不知道大法真相有关。当所有的世人都知道或应当知道(不配知道大法真相的生命除外)大法的真相时,迫害大法的一切都将结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