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和沙洋劳教所迫害纪实


【明慧网2003年10月8日】湖北沙洋农场是中国大陆最黑暗邪恶的地区之一,那里地处偏僻,在绵延几百里的地方集中了十几所监狱和臭命昭著的沙洋劳教所。历史上,曾关押过国民党战犯和文革中被迫害的老干部,六四落难的学生也被关在这里。如今,这里又成了迫害湖北省大法弟子的集中营,其中关押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有两处:范家台监狱和沙洋劳教所。

在那个以迫害人为职责的机构里,人被当作机器奴隶,人性被严重扭曲。一些邪恶警察和被利用的犯人甚至狂妄的叫嚣:到了这里的人,除了骨头,别的都是劳教所的。一些坏警察与恶习犯人的区别只是穿着和地位不同,随意的打骂犯人,俨然一个奴隶主。黑社会的老大到了那里照样做黑社会老大,只不过其上又多了个“太上皇”──警察。以前是违法,现在是帮助太上皇“执法”,做打手,本质一样。以前政治课本灌输的资本家残酷剥削劳动人民的剩余价值,现在我们终于“有幸”目睹了活生生的现实并亲身领会了新中国政府一直不愿公布不敢承认的当代奴隶生活。

在沙洋劳教所,干的是农活,想象不到的脏苦累,吃的是水煮萝卜,上面漂着一层劣质油,很多人因此嘴角生疮。到了农忙季节,每天要干14个小时以上的活,有时跪在田里干活,一跪就是一整天。沙土能把手指甲磨掉。范家台监狱的劳役也不比沙洋劳教所轻,早上5点起床,6点出工(有的甚至3、4点),中午连吃饭休息只一、两个小时(也有的不让休息)一直干到晚上九、十点,甚至十一、二点或通宵,不加班多是为了收买人心。这里做的手工艺品多销往国外,不知国外的人们知道这些东西如何加工出来的后,还会不会再买这些东西了。当然以上劳动是没有报酬的。

恶警在中国独裁者江氏的层层授意和仇恨洗脑下,采用了各种各样令人发指的恶行迫害大法弟子,对不妥协的坚持信仰的大法弟子,利用一个或几个犯人形影不离的跟着监视,强迫看诽谤大法的书刊及音像制品,采取不让睡觉轮流派人做洗脑。有的法轮功学员连续五天没让睡觉。被打骂体罚是常事。武穴的廖元华被迫光着脚在摄氏七、八十度的砖窑里面站着晕死过去,脚板被烫熟了;枣阳的张明启被打的尿血;宜昌的赵询、荆门站长、武汉的张爱民等坚定大法弟子被迫去把烧的发红的砖块码成垛。无论风吹雨打,严寒酷暑,法轮功学员们遭受着各种迫害。

被江氏用仇恨洗脑的恶警们威逼利诱,口蜜腹剑。但也有一些尚有正义感的警察不情愿再干这种对不起良心的事了。在大法弟子的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中,一些被用来做所谓帮教的犯人和警察明白了真相,不再相信江氏操纵的舆论工具的恶毒宣传,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也替我们鸣不平。一些犯人私下询问大法真相,并支持佩服大法弟子的所作所为,对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丑陋言行深感愤慨。邪恶所能利用的人越来越少,只能小范围的控制恶警和被利用的坏人干坏事了。

在高压迫害中,由于长时间没有看到大法,一些学员做了不该做的事。但是大家心里都十分明白,这一切只不过是邪恶自欺欺人的把戏。很多法轮功学员写了严正声明──声明在迫害下被迫所写所说的违心的东西作废,要坚定地修炼下去;那些警察却不敢声张。用谎言掩盖真相是江氏迫害人民的一贯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