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佛 ◎师父评语

  建议大法弟子都看看此文章。

李洪志
2003年11月1日读学员当日“金佛”评语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一日】前几天同修文章《以最纯净的心态对待正法修炼》中有一个故事,说谈到修炼之心是否纯净的问题。故事是这样的:一个屠夫在街上遇到两个修佛的人,两人说要去西方见佛,劝他也加入来一同去。屠夫说:“我太肮脏了,我不配,请你们把我的一颗真心带去吧。”(体现出此人职业虽不好,但真心对佛崇敬和向往)于是,将自己的心掏给他们(体现出此人对佛之崇敬与向往毫无保留和疑问),那两个修佛的人就带着他的心到了西方。见到佛后,佛指着一个巨大的锅,里面都是沸腾的水,问他们敢不敢跳下去。两人都很犹豫,就想不如先把那颗心放进去试试看?(体现出这两个修炼人对佛讲的话并不全信,还在用人心衡量)就将屠夫的心扔下去,结果变成了一个金佛(此人真正内心境界的形象表现)。两人一看,也马上跳进去,(体现出这两个人悟性很差,还是保留着眼见为实的思想,而且要见到自己想要的好处才肯按佛的话去做)结果却出来两个油条(他们真正内心境界的形象表现)。

另一篇文章《最后关头莫生任何常人心》中,同修也写出一个小故事,说有这样两个人:一个人外表很漂亮(表面的事情做得好、得体,得到大家的赞赏),他死了之后,人们打开他的肚子看到里面非常的肮脏腐败,人们都说这个人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内心的不好被掩盖了,没有发生本质的净化);另外一个人外表很平常,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但因为一点小事想不开自杀了,他死了之后,人们打开他的肚子看到里面金灿灿的金碧辉煌,人们都摇头为这个人感到惋惜,说这个人“外表平常,金玉其中”,只可惜前功尽弃。这个人其实都已经修炼得很不错了,只是他自己看不到,因为一点小事没过去而自杀造成修炼前功尽弃。

这两个故事看了之后,觉得是个很好的提醒,对自己和大家更好地修炼心性和理解好法都应该很有辅助作用。从第一个故事,我想到:长期废寝忘食地做大法的工作,并不等于思想中每时每刻都是一个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但如何真正走好走正自己的路,却不一定一下子就有个清醒透彻的认识。

以前个人修炼时期,有很多有名的站长、辅导员和老学员,包括那些常在师父身边的学员,海内外都有,他们为大法做了很多事,也很能干,但其中一些人的心性存在着明显的问题,比如经常不学法,或者把法当成一种知识性的信息来源掺杂着好奇心、研究学术等不是修炼人的心在学,不善,或者常人中的官气、等级概念很重,或者自以为是的心、妒嫉心、争斗心、得失心很重等等。当然,他/她们毕竟已经在修炼,所以不会去争常人的东西,但在学员中和修炼圈子中他们认为的“好处”,有时却计较得很露骨而不以为然。这些问题在不是负责人的学员中也有,如以常人心羡慕、崇拜某些“名人”,反过来也助长了他们不纯的心,但因为不是负责人,所以反而觉得不严重,其实这也是他们自己常人等级心的反映,因为大法修炼是去其表面只见人心的,不看你是不是知名人物。

99年7.20迫害开始之后,中国大陆所有的站长、“名人”马上面临巨大压力,其中一批人很快掉下去了,有的彻底走向了反面,有的长期处在魔难中。这个现象当时给一部分学员带来很大困惑和干扰,对我也震动很大,就想:多半是因为他们平时工作太多,没注意抓紧时间学好法,心性修炼的底子没打好,所以大家都应该吸取教训,多学法。

那时的学法,主要还是保证数量,不是主意识很强地把学法和修心很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所以很多问题还是解决不了,对法理的认识也不是每日俱新,有时候学法干扰是很大的。后来师父关于正法的讲法越来越多,我逐渐对这个问题有了更深的认识。其一,那些人可能不知不觉地把常人工作热情、工作能力、付出精神和常人工作方式与自己在大法修炼中的角色掺杂在一起了,没想到自己还有根本执著,面对很多自己心性问题带来的矛盾现象,也没有认真修自己,反倒习惯性地觉得是自己的“特权”,并不是自己在争什么、求什么。其二,这其中有些人本来就是旧势力安排的,目的是考验和淘汰那些常人心很重的学员,有些甚至就是到了什么关键时刻起负面作用的,并不是因为心性比别人都好才做那些工作的,但师父要救度一切众生,所以很多事便会将计就计,在那样的安排中去改变事情的本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其三,当在修炼人的圈子里做了一些事情时,就受到名利心的干扰,不能主意识很强地把握好自己,反倒会生出和加强名利心、争斗心、妒嫉心,从而给工作和修炼带来新的问题。

那么,正法修炼四年来,大陆同修完全是以一种大道无形的形式做着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事情,每个人都是自己对自己的修炼和大法工作负责,相互之间自觉协调,也可以说其实每个人在正法修炼中都变成了负责人;海外虽然有佛学会、辅导站,还有很多项目小组,出现了很多新的负责人,但这些有形的东西也是为了符合常人社会的形式,而真正的正法修炼,也是每个大法弟子自己对自己负责、对师父和法负责、对众生负责。在这个过程中,我想我们所有这些新老“负责人”都应该充分吸取上述的教训,不受名利心和常人名人效应、等级观念的干扰,也不因为工作忙就断言自己肯定是在修了。只有真的时时处处把法放在心里不断衡量自己,用心去想如何对法负责、对众生负责、对自己的修炼负责,我们每个“负责人”才能一步步走好、走正。

第二个故事,让我想到,常人自杀会造下很大的业力,造成复杂的后果,而修炼人自杀,则有杀佛之罪,造成的后果更加复杂严重。在密勒日巴佛的修炼故事中有这么一段:当密勒日巴为求正法承受了种种巨大的身体和精神痛苦之后,他觉得自己可能罪业太大了,此生得不了正法了,极度痛苦中他想到了自杀。于是他说,“我的罪障很重,上师和师母都为我受这样的痛苦,今生此世不能修法成就,还是自杀了吧!”就拔出小刀来自杀(藏人多随身佩带小刀)。这时一位名叫俄巴的喇嘛一把抱住了他,眼泪不住流着对他说道:“……莫要这样做啊!……自身的蕴,界,处,就是佛陀,在寿命未终的时候,即使行转识法(转识法--为六种成就法之一种,为密宗修净土之方便,此法成就可得生死自在。),都有杀佛之罪。世上再没有比自杀更大的罪了。就是在显教中也说:没有比自断生命更重的罪了。你要好好的想想,放弃自杀的念头吧!……”这还是个人修炼时只针对修炼人自己的情况。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正法修炼要求我们处处为他人着想,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而且正法弟子有特殊的历史使命,那么当自己在魔难中承受痛苦时,我们有没有想到师父的承受、师父的苦心和众生的期盼呢?

正象那位大法同修在文章中写到的,“在被迫害中,许多弟子被迫流离失所、失去工作,在常人看来这些人事业无成,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而在修炼人和众神的角度看,这些人却做着最神圣、最伟大的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的事情。在宇宙正法的最后历史时期,我们千万不能生出任何的常人之心,或者因为看不到自己的修炼成果而修炼不够精进,甚至放弃修炼,最终毁于一旦。”

在学法中我悟到还有一层涵义,就是其实正法修炼不是我们为大法付出什么、我们愿意为大法做什么、做多少的问题,而是我们能不能真正认识正法的巨大内涵、懂不懂得珍惜和谦恭地接受师父给我们开创的未来的问题。没有师父就没有真正的正法,没有师父的正法,旧宇宙中的一切众生都没有未来,而正法既是无量慈悲的,也是无比神圣威严的,正法不可为任何生命、任何人心所利用。

(海外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