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北省第一劳教所的所见所闻 【明慧网】

在河北省第一劳教所的所见所闻

【明慧网2003年11月10日】河北省第一劳教所位于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马家沟。河北省唐山第一劳教所女子大队,非法关押着从各地无理抓来的法轮功学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是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如:华北油田工作的法轮功学员郭永征(女)就是被单位骗来的;还有的是跟别人说自己的身体是修炼了大法好的,就被判了劳教,这个学员本身是残疾人,一条腿有残疾,行动不便。

因被非法抓来的法轮功学员太多,女队已住不下,就分住在医院的一层和二层楼里。劳教所所长和警察扬言,还要盖楼,并说,全国各地的劳教所监狱等关押人的地方都在扩建和新建,“把法轮功都抓来,彻底消灭法轮功”。法轮功学员被分班后,每班都由罪犯(卖淫、诈骗、流氓、吸毒者)日夜轮流监视法轮功学员,还有11个监控器。有一段时间不让去厕所,没有便桶,实在不行,就在屋里用脸盆或塑料袋大小便。

恶警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用木板抽、电棍电(邪恶的警察有虐待癖,闲着发狂时还以电老鼠取乐)、戴手铐、脚镣、野蛮灌食。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有的绝食抗议关押。法轮功学员段津津(女),几次被铐在一楼和二楼之间的楼梯拐弯的铁栅栏上灌食,灌完后还留下胃管下次接着灌;法轮功学员张玉英被灌食时从鼻子里灌进去,从胃里返上来,就又从嘴里流出来,这样恶警们还不住手,边灌边流。有的灌完还没到屋或到屋后呕吐出来,就又被恶警拖出去重新再灌。有的灌完后,抽出的白塑料管被血染成了红色,有的鼻子和胃都肿了,插不进去管,恶警和恶徒们就逼着喝,不喝就掐鼻子,捏嘴,用勺撬牙,嘴都流血了(法轮功学员刘星敏就是我亲眼所见的其中一个)。有的被几个恶警、恶徒按住头、手臂,鼻子都插流血了也没插进去,最后被恶徒们暴打一顿,直打得自己累得喘不上气才住手。还有的绝食抗议时间很长了,恶徒们就每天到屋里,一天灌好几次。有一个姓张的恶警(女),灌食时嘴里还不住地说“好玩”,它想玩玩,后来时间长了,它就又说玩腻了、玩累了。

恶警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还有在烈日下晒、淋雨、冬天扒去外衣,只剩内衣绑在小树林里冻。白天干活晚上挨冻,有的日夜罚站。其中段津津站了几天几夜后,脚腕子都肿的跟小腿一样粗。有的被夜里面墙罚站,支持不住时,恶徒们就行凶。张瑞英被吊在球场篮球架上曝晒后,喷凉水。有一段时间,绝食几十天每天都被灌食的法轮功学员不吃饭也必须去食堂。其中杨丽荣走不了路,也不允许人搀扶,在大家强烈的谴责声中才勉强让扶到食堂,就不让扶了,站不住就蹲在地上,最后支持不住就倒在地上。恶徒们宁可让犯人把学员背着,也必须去食堂。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很多或几乎全部绝食时,全所恶警就全体出动,还找了许多身强体壮的男犯人站在食堂饭桌两侧,哪个法轮功学员背师父的经文就被电脸或拖出去被围殴,有的还被绳子绑或铐在开会的大厅受刑。

有一个绝食多日身体软弱无力的法轮功学员被一个实习的男警察凶狠地一脚踹倒在地上,在这种情况下,旁边的大法学员谁要说句:“不许打人。”话音没落,恶警的拳脚就过去了。其中有一次,一个1.80米多高的男恶警将一个身体不高、50多岁的大法弟子一下就打昏在地。还有的被恶警用脏布堵住嘴吊起来打。有一段时间,二层的法轮功学员几乎天天炼功,每天都被拖出去或在二楼用刑,这时恶警们就把楼下的栅栏门锁上,把本来很高音的喇叭放得更大。

强制洗脑的那段时间,恶徒们逼迫大法弟子日夜看污蔑大法的录象,不许上厕所,坐直不许动,腰或手脚其他部位稍微松一下或眼睛没看电视就会遭到恶警和犯人的暴刑,不看的直接被拉出去施刑。强迫看电视不起作用就都被连夜面墙罚站,再一个一个地逼问。最后又让一群叛徒轮流围攻一个大法弟子,连打带骂的强迫灌输歪理。有时用欺骗、恐吓、威逼、软磨硬缠的手段给绝食抗议的人跪下举着饭碗,就这样,学员的善心被恶警利用着上当受骗。恶警还用欺骗的手段来动摇法轮功学员的意志,说什么家里人跟着一起受罚,孩子和老人没人照顾等,其实有的法轮功学员的双亲已去世,恶警们都不告诉,根本也不让学员回家看看。一旦哪个人在高压下动摇或被洗脑后,恶警就催着给家里打电话,把大法书交来等。被洗脑的人还经常考试,内容就是进一步的洗脑,就连不会写字的人都得答题。坚定的大法弟子就被关小号、关禁闭。小号的房间就放一张单人床板,不许进出,犯人轮流监视,恶警利诱犯人说只要法轮功学员不炼了就会给犯人们减刑。有的法轮功学员背大法或炼功,恶警就会给他们加刑。在恶警这样的威逼下,有一个犯人快要解教了,由她监视的法轮功学员一炼功,此犯人就被吓昏过去了。有的法轮功学员就因为这点上了恶警的当,没能炼功。关禁闭的小屋又窄又黑,只有监视和送饭用的小口,也是摧残和折磨精神意志的魔窟。

作恶警察:魏群(女)、魏涛(男)、周俊明(女,队长)、严X(女,队长)、秦X、葛X、贾X、杨X、张X。还有许多不知姓名的恶警都参与了迫害,医院年轻的院长也参与了迫害。

被非法劳教的河北省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例

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大法弟子,李瑞云,女,因进京上访被玉田县公安局派出所非法抄家,电器、拖车、自行车等,就连朋友存放在李瑞云家的自行车也被警察抄走,甚至连粮食都颗粒不剩。在李瑞云60多岁的婆母给恶警们下跪的情况下,才留了一点粮食。李瑞云还有一个几岁的孩子在家。因李瑞云坚持信仰,后被非法判劳教。

河北省丰南县大法弟子徐淑英,女,被丰南县看守所打得臀部、腰部、大腿青紫,并导致胃病复发。就在这样行动不便的情况下,又被非法判劳教关入河北省第一劳教所(地址: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炎热的夏天两个人睡一张单人床,徐淑英整夜呻吟,后来躺在床上不能自理,劳教所都不放人。

河北省滦南县公安局、派出所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姜丽珠、张连芝、霍秀娟、张振琴等,并强行押上车在县城游街示众。罚款后,送进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野蛮灌食。霍秀娟被铐在死人床上,恶警用比筷子还粗的黄色胶皮管给她灌食,几天几夜胶皮管都在胃里插着,每次灌食都接着用。霍秀娟被呛得口鼻流血、吐痰,满脸都是痰血。后又被非法判劳教,在劳教所期间被打、被电、被铐、被软绳绑在河边小树上,嘴被布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