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对得起众生,对得起自己千万年的等待

我维护大法的一段经历


【明慧网2003年11月11日】我是一个没有文化的老太太,以前各种疾病缠身,非常痛苦,1996年有幸得大法。从此改变了人生命运,修炼不久,疾病不翼而飞,身体舒服,轻松,心情平和,通过不断学习《转法轮》,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在于返本归真,返回到先天的本性上。

正当我们沉浸在安详幸福之中,并人传人,心传心的时候,电台、电视台、报纸、广播,铺天盖地的邪恶压下来,师父被诬陷,站长、辅导员被抓、学员不能在一起学法炼功。真让人透不过气来,但我心里明白,我们绝没有错,我们每个学员都是受益无穷的,但是就是不知道怎样去做,后来通过学员之间的交流,开小型法会,有很多学员去北京上访。师父在新西兰讲法中肯定了4.25万人上访是正确的。我们这里不断有学员上北京,通过学法,我的心不能平静,我在反复思考,别人为什么能走出去证实法,我为什么不能去,我一定要上北京去说说心里话,99年12月底与几个同修一起乘火车上北京,一路上身体非常轻,甚至没有身体的感觉,只感觉大脑的存在,我心里清楚,是师尊在加持,鼓励我。

到了天安门广场警察要我站住,当时我背一个包,里面装的全是横幅,我虽然站着。但我不害怕,我的目光正视警察,心里说,我一定要把横幅打出去,了却我的心愿。就这样就一直站着,大脑一直在背法,好象有三个多小时,警察说你走吧!我马上就走,一路上有便衣跟踪,我迅速的走进一商场,就把外衣脱了,顺利的回到了大法学员租的房子里,那时候北京外围到处是大法学员,全国各地来的都有,从国外来的也有少量的学员,大家住在一起学法,切磋,然后上天安门,走了一批又来一批,循环不断,大约过了二十多天,外地有一同修用软缎被面绣了一个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我们四个学员,老中青都有,走到天安门,我们一人抓一只角,我说,大家不要怕,接着我快展开。那瞬间齐心协力,惊天动地,横幅快速地展开了。我们幸福的笑了,我们在用行动实现着史前的誓约。

后来我们全部被抓,关押的地方有很多同修我都认识,都一批一批在一起住过的,警察要我们全部面对墙站着,我没有听,在地上坐着,警察说你这老太太怎么不听,我一点都不怕,我说我没有错,后来警察就不管我了。现在知道是正念的作用。接着提审作笔录,问我为什么到天安门去,我说上面定性是错的,我来说一句公道话,并讲真相洪法,紧接着报姓名,当时心想报就报,反正我没错,就报了地名,驻京办的人来接我,后来返回到当地单位,单位人问我为什么上北京,我向他们讲洪法,讲真相,他们听了,心里明白,由于上面高压下,他们还是威胁我,他们扬言,要扣我的工资,我一点也不怕,我手指着他们,我说你们敢,后来没有扣我的工资也没有被关押,顺利的回了家,邪恶势力有非法规定凡99年12月以后还炼的全部要非法关押拘留。我回想这次上北京的前前后后是在法上,并且在当时我悟到的层次上是在法上认识法,那么肯定是师父保护了我,加持了我。从那以后我和老伴就搬到儿子那去住了。就这样一直做着洪法,讲真相的事,几年来从没有间断过,大包大包传递着各种资料,帮助其他学员走出来。2000年9月26日《严肃的教诲》更明确了。我要以法为师,走正自己的路。

2001年12月有学员被抓,把我供出来了,我知道后正准备走,亲眼看见警察开着警车来抓我,我立即上了一辆公共汽车,心里想我有师父保护,邪恶抓不到我,邪恶没有抓到,把我不炼功的儿子非法关两天,儿子真不知道我去了哪里,邪恶没有办法就把我儿子放了。后来又有学员把我说了,这一次我根本就不往心里去,一切不承认,全盘否定,照做讲清真相的事,讲真相发传单,无计其数,贴不干胶无计其数,挂横幅在一百四十条以上,只要哪个地方学员被抓,我就到那里去做真相,常人议论,谁谁被抓了,怎么传单还多了,在一个地方挂横幅,有一横幅挂了七个多月,有一次到山上去挂横幅,我请师尊加持,并心想五分钟挂三条,果真五分钟挂了三条,挂后我没有马上离开,就地抻抻腿,扭扭腰,有愚人举报,邪恶之徒马上上来了,从我身边过,我发正念,结果很安全,神的一面起作用。贴不干胶总是沿着大马路显眼的地方贴,每次做真相未出门就请师父保护,并一边做一边发正念,有一次一辆大警车停在商场旁边,警察下来了,我就在警车的两边贴不干胶,法轮大法好,路边的行人看了都惊呆了,警察回到警车时吓了一跳,说好大的胆子,大白天敢在警车上贴,我在不远处目睹这一切并发正念,有一次有一条大横幅需要两个人比较好挂,我想一人也能行,走到一天桥,把横幅贴在胸前,挂好一边,正准备挂另一边,突然一个男的问我干什么,我目光威严,并发正念,那男的马上离开了。顺利完成,我想谢谢师父保护。有一次在桥上,早上7点多钟,行人已经很多,我瞬间将一条幅从上而下挂在花台上,我顺楼梯下去了,行人议论纷纷,说刚才还没有,怎么从天而降,太神了,法轮功太神,警察在那附近查,后来不了了之。有一次在军区大院挂了几条横幅,从此大院门有人守着;有一次在恶警的公寓里面挂了几条,起到了震邪的作用。深深体会到师父说的:“正念显神威”。我想师父怎么说,我就应该怎么做。

2003年春节又有学员把我说了,我想我是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我做的是最正最伟大的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走师尊安排的路。今年3月有一位同修要同我一起挂横幅,两人挂横幅地点没有统一,他说到山上去挂,我看他穿的是皮鞋,怕他上山跌倒,就到另一处去挂,结果被邪恶钻空子,当场被抓,非法关押看守所,警察提审横幅是谁给的,他们一提审,我就发正念,他们没有得到任何东西。他们抄了我的家,并扬言要判我三年,我没有怕心,并向内找,发现这一次自己暴露出欢喜心,做事心,掉以轻心,对同修念不正,导致邪恶钻了空子,我心里想,邪恶说了不算,我的路是师父安排的,在看守所我向同监的人洪法讲真相,她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有五人说出去一定要炼,监号里的监视器经常喊:“法轮功不允许讲话。”我发出强大的正念,结果监视器坏了好几天,并且监号那一边都坏了。连犯人都说是法轮功的功把它打坏了。我心里明白是功能起作用。

在没有监视器的几天里,我炼功,立掌发正念,讲真相,有个犯人病得很厉害,在我身边睡几天就好了。她们更加相信,说出去一定找我要书看,出来的已经得法了。一个月后我回家了,后来才知道是老伴写了保证,我上网声明亲人说什么写什么作废。师父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说:“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因为我们绝对不能承认它的。”只有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就能排斥它。师父在西部讲法中说:“哪里没有做好,你再把它做好。”师父在后来的讲法中更明确了,现在我觉得时间紧迫,责任重大,要抓紧学法,不断向内找,做好三件事,对得起师尊大慈大悲苦度,对得起自己,对得起众生,对得起千万年的等待,回归美好的世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