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笑

【明慧网2003年11月11日】秋天又到了,这是一个微笑着的秋天。

自从法轮大法被江集团迫害以来,我和我的家庭就失去了笑声。

还记得,那是1995年春天一个阳光欢笑着的早晨,我得法了。从此,我幸福的生命开始了一个崭新的历程。不久,妻子和孩子都随我得了法,全家人沉浸在得法受益的欢乐中,身体越来越强健,工作热情高,邻里和睦,心情愉快,家庭天天都充满了欢笑。周围的人都很羡慕我们这个从不跟医院打交道充满快乐又乐于助人的家庭。日子长了,不少人提出想跟我们学炼法轮功,那当然好。我就联系功友借单位会议室办了一期大法学习班,使几十个人得法炼功。随后又在附近组织了一个炼功点,早晚按时炼功和学法,随着心性的不断提高,大家比学比修,严于律己,善以待人,工作中吃苦耐劳,生活中助人为乐,在周围社会上为大法赢得了很多赞誉。日子也过得更加愉快。然而美中不足的是,我的妻子在修炼途中始终难以精进。她知道大法好,也读《转法轮》,可就是以工作和家务拖累为由,对炼功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得法三年后还不会双盘,我也总是嫌她不精进。

就在这时,99年“7.20”那场邪恶的迫害开始了,刹那间,所有大法弟子的家庭都被阴云笼罩。我们信奉真善忍,却被污蔑,我们要做最好的人,却被残害。大法弟子们含着泪去北京反映真实情况,遇到的却是蛮横凶残的被抓被打。尤其是我们尊敬的传播宇宙法理无私无我的伟大恩师,竟然遭到非法通缉,我们的心无时无刻不在泣血。当时每一个真修弟子都在内心里做好了准备,我们将用生命毫不犹豫地去卫护师尊。在腥风血雨的黑色日子里,我们承受着一切污蔑和恐怖,也做好了为捍卫真理而随时被逮捕的准备。当然,我们的内心都很坦然,我们坚信宇宙有真理在,乌云不会永远遮住太阳,靠谎言和欺骗维持强暴的统治集团在历史上不会长久,因为它时刻在自己动摇自己的根基。然而,那时期,胆小的妻子怕心就出来了,天天提心吊胆,一方面憎恨江泽民一伙的邪恶不讲理,一方面担心家庭会遭遇不测。

果不其然,再后来,由于当地一个魔变的犹大向我散布荒唐可耻的谎言时被抵制,就魔性大发向“6.10”举报告密。我在正常上班时间被公安恶警突然劫持,家里同时被查剿,胆小怕事的妻子也被强行劫持。我们夫妻俩同日进了看守所,孩子放学无家可归,被好心的亲友接走照管。一个多月后,经过亲友的多方奔走,又凑了2万元押金交给公安局,妻子才被释放取保监管。而我却被强行送进劳教所,在高墙铁窗里,熬过了一年又一年……与此同时,胆小的妻子抹着泪水,拖着孩子,度过了一天又一天。当我出狱后,发现妻子由于长期惊惧,身体瘦了二十多斤,十分虚弱,并常常在深夜从恶梦中惊醒。并对我说:“为了这个家和咱们的孩子,你不要再向这些邪恶讲真相了。他们没有人性,什么都做的出来。”妻子流着泪对我说,她在被关押期间,曾经被恶警多次毒打,头发被撕得一缕缕掉,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咳嗽发烧,下身流血达十几天。恶警一边用硬皮鞋使劲踢她一边狞笑着说:“我就打你,有本事就上告呀,看谁敢给你这个法轮功当律师!哈哈!”——从那以后,妻子就开始惊悸不安,恶梦不断。我深深理解妻子害怕的原因……江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善者哭,恶者笑;使多少本应得法的善良生命由于畏惧邪恶而远离了大法,又使多少失迷的生命被造谣宣传所迷惑甚至参与迫害而坠入深渊。江泽民这个小丑天法不容!

当然,在目前大法依然遭受着严酷迫害的非常时期,我深知一个大法粒子的神圣责任,于是就经常安慰妻子,劝导她说:“在这场魔难中,每一个大法弟子都遇到了不同的迫害。前两年在天安门广场你也看到了,每天都有数百上千的大法弟子被毒打抓走;监狱和劳教所里,70多岁的老人和十七八岁的学生也同样被残酷毒打。在这场江集团的邪恶镇压中,被抓被打被摧残致死的大法弟子太多太多了,被人们知道的百不其一,能够上网公诸社会的更是寥寥无几……天网恢恢,这些对无辜善良的人恣意施暴的恶警,尽管他们的良知现在被掩埋了,但终有一天,他们会受到良心的谴责,会遭到天理的报应。我们要理解和可怜这些失迷的生命,用我们的善心来感化他们早日觉醒。在生命深处,真正应该害怕的是他们啊!”渐渐地,妻子的心又被法理照亮了,明白的她不再作恶梦,身体也强壮起来。正法的路,越走越光明。

由于失去了工作和当地“610”对我“特别照顾”。我只好外出务工,流落天涯。与妻子的联系依然很密切,我知道她一个人带着孩子,还要照顾多病的双亲,很不容易。于是就经常通过电话,安慰和关照她,鼓励她尽量挤时间学法炼功。又由于电话费用较高,我们就利用手机发短信,互相慰藉和勉励。咋晚,妻子在电话中说,公安又到家里恶意盘查,并对这种骚扰深感忧忿。我劝慰她说:“任何烦恼都是过关,你想想,这些植物人一样的公安,黑白不分,奉命行恶。近距离观察这些真正受害的可怜的生命,是不是会萌发自己的慈悲之心呢?”并幽默地说:“穿件厚棉袄,不怕天下雪;穿双高皮靴,不怕狗咬脚……夜最黑暗的时候,天亮还会远吗?”

次日清早,我打开手机就听到了短信的报鸣声,翻查一看,是妻子于咋晚深夜发来的一则短信:
人生如梦东逝水,
世间沧桑亦如此;
我心逍遥宇宙行,
笑闻人间狂犬鸣。
        
妻子进步了,尽管小诗写的很稚嫩,但她终于放下了怕心!又升华了一层。我为原本不够精进的妻子历经魔难而越来越坚强,在风雨交加的修炼道路上越来越心如磐石而感到说不出的欣慰。我知道,象妻子这样情况的大法弟子有很多很多,她们历经种种魔难,终于走过来了……

想到这里,我的眼帘有些潮润,通往宇宙真理的路,是任何邪魔都休想阻挡的!不经风雨,难见彩虹;大浪淘沙,方现真金。不论当前正法的路如何坎坷曲折,恩师传播的法轮大法之光,终将普照天地,化育万方。

欣慰的我推开窗子,只见金色的阳光照耀着草坪和绿树,照耀着一望无垠的原野。蓝天下,鸣唱的鸟,婆娑的树,兴奋的小草,一切在晨曲中醒来的生命们,都在金色阳光的沐浴下,幸福的微笑着,微笑着。

(大法弟子:傲雪 写于2003年晚秋11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