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立山被判、杜导斌被捕与真相在公共空间的传播

【明慧网2003年11月12日】最近,中国河北省文联作家赵立山被非法秘密判处有期徒刑十年,湖北政论家杜导斌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拘捕。这两件事看似相互独立、互不相关,却因为内在的相同原因关联在一起,被视为当前中国正在发生的信仰迫害和舆论钳控的典型事例,同时他们也被视为对中国精神迫害的勇敢冲击者。

* 赵立山因信仰“真善忍”而获“罪”

《明慧网》曾以多篇文章报道了赵立山因修炼法轮功遭到的迫害。这位年约六旬的老作家,于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此前身体状况十分不好,曾因偏瘫症状住进医院。修炼法轮功后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好,身心状况得到了全面改善,在同行、朋友、亲人和邻里当中,他的高尚道德和无私品行受到普遍赞扬。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集团公然迫害法轮功以后,他曾进京为法轮功上访,并因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抓,走脱后一直流离失所,遭当地公安部门的非法通缉。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赵立山在石家庄“9.28”非法绑架案中,在三、四十手持冲锋枪的防暴警察的包围和殴打中被非法抓捕,与其他八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公安部列为“重点”施加迫害,在长达一个月的刑讯逼供中,他被打得昏死。在长达两年的非法关押中,被迫害得身上长满疥疮,血压极度不正常,面部苍白浮肿。尽管这样,他还要遭受新一轮“强制转化”的精神迫害,被剥夺亲属探视权,最近更被秘判有期徒刑十年,转入保定监狱。

就是因为赵立山在江集团“取缔”法轮功以后还要修炼,在开始全面镇压以后还要上访,流离失所、被通缉还要坚持向公众讲清法轮功真相,被绑架、遭受酷刑还要顽强抵制“强化洗脑”,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就是因此,赵立山被秘判十年有期徒刑,成为四年来数以十万计的法轮功冤狱中的又一例。

* 拘捕杜导斌是迫害法轮功的延伸

今年三十九岁的杜导斌,是多个网路和杂志社的专栏作家和长期撰稿人,对中国时政的批评,甚至对江××指名道姓的摘贬斥责已非一年半载。当局为何突然发难,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之罪名拘捕杜导斌,引起海内外舆论的猜测。

杜导斌被拘捕两天以后,「中国劳工观察」的记者于十月三十日晚打电话到执行拘捕的应城市公安局,询问事件情况。在与警察交谈中获知,地方警察对于通过网路谈论政治异见并不在必纠之列,除非是法轮功。警察说:“一般情况,在网上发表文章的我们这边好象是基本上没管,只要不是法轮功我们这边不管。”这个小小地方警察的话,毫无遮掩、直言表白了当前中国公安的“当务之急”,也是中国时政的“最大要务”——防范和打击法轮功。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六日,杜导斌发文慷慨激昂地谈论法轮功,文章题为“良心不许我再沉默”。

文中例举了江××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大量事实,从“610办公室”层层施压地方官,不惜采用一切手段禁绝法轮功上访,否则将被“立即就地免职”,到 “610”杀人如麻,各地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从法轮功学员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到各地“610”机构成立各式“洗脑班”,对大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折磨……文中揭露了江××在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中对法轮功实施灭绝政策:“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以及后来对基层的具体政策,对法轮功学员“可以不讲法律”、“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杜导斌将这场发生在中国的野蛮迫害比作纳粹的奥斯威辛集中营、日本“七三一”部队的虐杀和中国的文化大革命。

面对现实生活中活生生吞噬生命和人性的残酷事实,杜导斌为自己以往的沉默作出了沉痛的良心自责:“四年来,由于片面相信当局对打击法轮功的宣传,由于自己的麻木和事不关己,我没有太多注意到那些信仰法轮功的公民所遭到的非人待遇,在他们横遭迫害时选择了沉默──间接选择了与专制合谋,今天,仿佛一梦醒来,突然目睹他们的悲惨境况,突然发现一个巨大的邪恶已经成为事实并且还在继续扩大,我感到震惊,心中升起俄底甫斯式的自责。”

他感叹道:“法轮功弟子──也是我们的同胞,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他们在自己的国家里所遭受的迫害惨不忍睹,已经超过了良知所能容忍的极限!让我感到无地自容的是,这些残酷得令人发指、令人震撼的迫害就发生在我们身边!”

他在文章的结尾这样大声疾呼:“我要大声向大陆的知识界和网民们呼吁,中国善良的还缄默着的人们,你们醒醒吧,就在你们保持缄默时,纳粹的幽灵回来了,占据了我们的国家政权,用最不人道的方式残杀你们的同胞!该出手了!该救救他们了!用你们的声音支持那些和我们拥有同等国民权利的不幸的人们吧!向那个巨大的怪兽勇敢地说出‘不’字吧,冤狱已经到了必须结束的时候。”

一些观察家认为,杜导斌这篇浩然正气的檄文,或许就是给他带来不测的真正原因,因为他踏入了中共设定的禁区中的禁区,戳破了江××最致命的疮疤,讲出了中国时政当前最不能讲的真话。因此,拘捕杜导斌实质是江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延伸,不仅迫害法轮功修炼人,也在迫害法轮功的同情支持者。

* 法轮功真相在公共空间传播是江××集团的最大恐惧

四年来法轮功不懈地和平抗争,用各种方式开辟法轮功真相的公共空间,谎言被不断揭开,惊人的迫害事实被大量曝光,这场迫害赖以维持的掩盖欺骗、钳制舆论所制造的邪恶空间,被法轮功真相冲击得越来越狭窄。这种致命的冲击,才是江集团的最大恐惧。因此从迫害法轮功之初,任何试图揭露欺骗和谎言、揭露迫害真相的尝试,四年多来一直都被江××集团严密防范和作为迫害的重点,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大量冤狱也因之出现。

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首次向外界揭露江集团迫害真相的北京秘密新闻发布会,所有参与新闻发布会的法轮功学员后来全部被捕,其中丁延、蔡铭陶被迫害致死,余者皆被判重刑。参与吉林长春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插播电视网的十八位法轮功学员,在江×ד杀无赦”密令下,全部被捕并被判重刑,四千多长春法轮功学员受牵连,被绑架和抓捕,受到各种折磨和虐待,有的被夺去了宝贵的生命。日前明慧网报道,被判重刑的插播参与者刘成军被吉林市监狱迫害得生命垂危,被秘密转移,生死不明。

互联网上近来流传着这样一件事:一天,几个北京朋友到新疆一县委书记家「蹭饭」,席间该书记说,还是你们北京人胆儿大啊,没什么不敢说的话,江泽民都敢骂。在场一北京人答曰:北京人是胆儿大,说什么都没事儿,骂江泽民也行;但我保证北京人有一句话不敢说。在场诸公不信:还有你们北京人不敢说的话?是哪一句?那人脸一沉,说:你站到天安门广场上说一句「法轮功好!」试试。诸公脸色齐变,书记忙举杯劝酒解“僵局”,──席间竟无一人敢对此再作任何评论或回应。

这件事生动说明了当前中国社会百姓生活中的恐怖现状:对“法轮功”一词噤若寒蝉。同时也说出了当今中国江××统治集团对于法轮功真相的惧怕程度:骂我可以,但支持和同情法轮功,谈论和传递法轮功信息,就同样要遭受格杀。这种出于本能的末日挣扎,对全民的精神迫害及其严酷程度,不亚于文革十年。

(明慧记者古安如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