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的荣耀


【明慧网2003年11月12日】师尊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讲:“那么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今天能够跟师父在一起正法,我想将来等待着你们的是什么,我没有跟你们具体讲过,但是我今天点给你们,那是历史上从来都没有过的至高无上的荣耀!”

我一直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荣耀,直到前两天,在打坐的剧痛中,才明白了一点。那天打坐时很痛,通常的心态都是“熬”,一个音乐甚至一个节拍一个节拍地“熬”,盼望着结束这种痛苦,痛苦中,突然明白:我能在这里炼功,对于一个旧宇宙的生命来讲,那其实是想都不敢想的无上荣耀!

作为这宇宙中最幸运的生命,我怎么会“熬”呢?怎么会盼望它结束呢?这根本就不是正念啊。

这一切的触动其实是从《赞颂师父与大法◎师父评语》开始的,读罢非常地震动,我想那是从最本源产生的,但当时很难仔细理清思路,从本源到表面,那是需要过程的。

后来,我发现这个震动并不止是我,明慧上陆续有一系列这样的文章,给我一系列的促动。那天,我读到明慧文章《我对师父与大法的认识》:“具体到我,师父对我意味着什么呢?很简单:一切。我生命全部的指向,回归自我的全部意义。我最终的归属。……我那渺小如一粒尘埃的命,在师父那本算不了什么,……师父珍惜他创造的才要了我们……。我现在还能够存在,我要感恩师父,我现在还能修炼,那就是感恩所表达不了的了。……如果有一天我有荣耀,那也是分享了师父的荣耀。我原本两手空空,一无所有,面对师父给予我的一切,我拿什么献给师父呢?拿着师父赐于我的礼物再恭呈师父的宝座与圣颜前吗?其实,我们能够呈给师父的唯有去掉人心后的一颗圣洁的心!”

读的时候,我抑制不住泪水,没有办法抑制,久久无法停止,我想那是从生命最本源发出的,穿越层层天体与宇宙,反映到肉身表面,这位弟子写出了我也想说的话,但我知道,其实他写出的也只是他用尽自己人的语言所能表达的一点点而已,因为那是生命走进新宇宙时无比灿烂的升华过程。

我好像感觉到师父洪大的正法之势正在触及一个很深的地方,反映到弟子中,从师父评注《赞颂师父与大法》开始,每隔几天,明慧上就有一篇被触及到深处所写出的心得,直到师父评注的《金佛》。

《金佛》中讲的那个屠夫,好像没有修炼,可是他的那一念是真的,那真是震动十方世界,他敬佛向佛之心都达到了舍尽一切的程度,还没有见到佛,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是听两个修炼的人要去见佛,在常人讲“道听途说”,他居然能够把心掏出来,这世间的一切他居然能在那一瞬间舍尽了,平心而问,我在那种情况下能做到吗?我很没底。

那么,那个屠夫他做到了,他就修成了一尊金佛。

“真正修炼的事情是全凭你这颗心去修的”(1),师父在所有的讲法中,反复强调了我们大法只看这颗心,历代修炼都没有讲出修炼的实质,都是绕着圈子讲,讲这个方法,那个方法,拜佛,烧香,行善,建庙,修行,佛学,吃苦……,其实,真正修炼就是修这个心啊,心性到位了,也就修成了,就这么简单。

再看那两个修炼的人,修了那么长时间,费了无数心血,想必也是吃了无数苦,终于亲眼见到佛了,可还是不能达到“全信”,还得看到“实惠”,心性境界与屠夫相差何等之遥远!尽管历尽千辛万苦,可是他们固守着自己内心的那个东西不放,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幻象,梦幻一灭,真象便显,原来是“两根油条”。

师尊在《有为》中讲:“建庙拜神事真忙,岂知有为空一场;愚迷妄想西天路,瞎摸夜走捞月亮。”如今就象雷鸣一般在耳边轰鸣。

“实际上你们由于看了《转法轮》,从而在人体表面上得到一些福分外,其它什么也没得到。抱着这样不好的心,又能得到什么呢。人啊!想一想吧!该相信什么,不该相信什么,为什么修炼?为谁修炼?生命为谁而存在?我相信你们会摆正这利害关系的。否则,你们失去的将是永远都不会再有的。当大法展现在人类时,你们失去的还不止是这些。”(《大法不可被利用》)

这件事情真的是非同小可,不是开玩笑的,修了这么多年,7.20到现在也进入第五年了,如果我到最后还没有搞清楚修炼是怎么回事,正法是怎么回事,这个“笑话”可是闹得太大了!其实根本不是笑话,是能不能真正对自己负责,对自己生命的永远负责,对自己世界范围内无量无计的众生负责的问题啊!

反过来,再看自己在大法工作中的那点可怜的东西,那些可怜的名利心与欲望,真的很可怜又很可笑,什么负责人啊,什么协调人啊,什么这能力啊,那本事啊,不都是在师尊创造出的这个机会中,让我们有机会同化新宇宙的法吗?象我这样一个曾经满身业力、充满各种肮脏思想的生命,若不是正法就将在旧宇宙的坏灭中灰飞烟灭的生命,在浩瀚宇宙中连芥子之微都算不上的生命,竟能有这样的机会,蒙师尊亲自教诲,传授“真、善、忍”大法,这是什么样的荣耀啊!我不知道将来师尊可能给予我的荣耀是什么,但我觉得今天能亲耳聆听师尊讲法,甚至能随师正法,这已经就是生命想都不敢想的无上的荣耀了!

我现在才明白,其实我有什么能力,那不是我比别人行,是因为师尊给予我这点能力,给我帮助别人的机会,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完成自己久远年代的心愿。师尊一样也可以安排别人有这个能力去做,一样可以做得比我更好。

如果我做了什么负责人或协调人,或干了什么我认为很重要的工作,那更不是我比别人行了,是因为师尊给我这个机会,让我暴露出自己的变异与不纯,让同修们能更快地看到我的不足,让我有更多的机会帮助别人成功,从而让大家更加纯净,更好地完成我们自己的“史前大愿”,师尊同样也可以把这个机会安排给别人。

如果我不再做负责人或者我自认为很重要的工作,那我更要无限感激师父,因为他将赐予我另一个机会……。

这一切都是师尊无边的慈悲所开创、赐予我们的机会,佛恩浩荡啊,小小的我,竟能蒙师尊一次次的赐予。感激?我不配啊!

想想过去,放不下个人修炼,其实是非常可笑,也非常危险的,我理解这其实就是旧宇宙走向坏灭的根本原因,也是弟子们在正法中必须要解决的根子问题、基点问题,也是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与迫害、走向新宇宙全新生命的最大障碍。什么是修炼,旧宇宙中也有这个概念,一个生命通过修炼,成就为更高级的生命,他会有成就感,的确是这样,吃了不少难以想像的苦,人们会觉得他很了不起,很伟大,光芒万丈的伟大的神,其实,在高层上看,根本就没有“成就”、“修炼”这些个概念,“在更高层次上来讲,要成就什么,这个概念也没有,那就是宇宙的选择。”(2)

有些弟子承受了很大的迫害,以为自己承受很大,有些弟子从魔窟中正念闯出来,有些弟子做了很多大法工作,这些都是很了不起的,宇宙中现在和将来的众生都会说了不起,会认为是我们的成就,我们修炼的威德,但如果我们自己也这样认为,那就不是正念了,甚至是很可怜很可笑的。

我们做了什么呢?我们又能做什么呢?我们还能承受什么吗?那无边的罪业,是我们能承受得了的吗?不解开那以兆劫都无法计算的盘根错节的“怨力网”,我们能闯出魔窟吗?我们以为做了多少了不起的大法工作,可是我们又知道其中牵扯多少复杂得惊人的因素,得平衡多少众生历经无量劫所积累下的债?表面是我们的承受、我们的正念闯出、我们工作的成功,真象是什么呢?

一切都是师父选择了我们,如同一位艺术家选择了他的作品,哪里有什么我们自己所认为的修炼啊、成就啊,其实说白了,旧宇宙中的一切修炼就象用泥水去洗身上的泥一样。

其实,过去宇宙中的“返本归真”、“修炼”、“慈悲”等等概念,用在今天的正法中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这次正法根本与过去的宇宙没有任何关系,用尽宇宙中一切修炼方法或者不同层次的选择,都无法进入新宇宙,因为那是新的历史,从来没有生命走进过下一期宇宙新的历史中,从来没有生命听说过正法,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无法用语言表达我们得到这样的机会,是怎样的幸运与荣耀……

我理解,师尊借用了过去宇宙中“修炼”、“返本归真”这些名词,让旧宇宙的众生明白新宇宙的法理,其实根本是内涵完全不同的。停留在旧宇宙的观念中,是永远无法理解师父讲的“返本归真”的真正涵义的。

“修炼?我们没有安排修炼。什么是修炼?我们要把它洗干净,一步一步地往上洗净,就是洗净!而在不同层次中表现的,就成了铺路、麻烦、吃苦、消业、修炼等,这么修、那么炼。”(3)

作为师尊选择的生命,我们能否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是能否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走向新宇宙的根本关键。

旧势力为什么还能继续干成它们要干的事情呢?“你不是要修炼吗?我管你,我让你怎么修。”(4)摆不脱旧宇宙中修炼、成就的概念,就摆脱不了它们的安排,就感受不到师父赐予的无上荣耀,就永远不能走入新宇宙那不灭的永远。

反过来再看打坐中的疼痛,现在,我不认为那是消业了,那是师尊赐予我的无上荣耀!那无边无际的罪业、那地狱般肮脏的污垢是怎样消掉的呀?师尊是怎样地承受过去的呀?炼功时那无比耀眼的法轮、机制,还有本体改变时那无限殊胜的景象,我所对应的天体中无量众生得到救度,他们的罪业也得以消减,更有师尊时时守护在身边,这是不是一个生命想都不敢想的无上荣耀呢?

而面对师尊赐予的荣耀,我能用“熬”的心态去对待吗?

以上是个人学法修炼的一点体会,如有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注:
(1)(4)《转法轮》
(2)(3)《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