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第三看守所恶警已将两位大法弟子迫害致死

【明慧网2003年11月12日】我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不法警察关进长春市第三看守所(以下简称三所),在那里接触了一些大法弟子、被关押人员及警察,亲眼看到和听到了三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现披露如下:

支桂香、李淑芹两名大法弟子先后被三所迫害致死

支桂香是去年7月被绿园区公安分局政保科朱志山、苑大川等恶警酷刑折磨后送到三所。开始被关进307室,由于伤势过重,疼痛难忍,她不断的呻吟,晚上不能入睡。两名号长领着3、4个犯人连掐带拧,不让她出声,说影响她们休息。随即这些犯人把支桂香拖进厕所里,用毛巾将她的嘴堵上。后来值班警察把支桂香送进小号,让4个犯人看着。结果第二天早上一看,支桂香已经死亡,死时毛巾还堵在嘴里,毛巾上还有血。当天上级干部来检察工作,三所怕上级知道,把支桂香的遗体急急忙忙抬到地下室。事后他们推脱责任,说支桂香是被抓捕的警察殴打伤势过重导致死亡。被警察酷刑折磨的确是前因,但这么重的伤势三所为什么收留?收留后是否对其身体状况进行认真检查?为什么不送医院抢救治疗?所里的医生为什么不监护?为什么还允许犯人殴打及堵毛巾?绿园区公安分局政保科恶警是凶手,三所恶警也是从犯,真是草菅人命。

李淑芹是今年3月被长久派出所绑架送进三所的,李淑芹为抗议无理绑架,拒绝说出自己的名字,被三所编号为“长久甲”。李淑芹非常坚毅,在狱中曾两次绝食抗议无理关押。第一次绝食20天,遭到三所恶警的野蛮灌食和摧残,她不配合灌食,恶警们就强行插管,把她嗓子都插破了,疼痛难忍。据李淑芹讲,每次灌食狱医都准备一盆,但她不配合,灌进去很少;开始灌熟苞米面,后来警察们就开始折磨她,灌的是生苞米面,甚至灌胡椒粉等。每次灌食警察都叫上4、5个犯人帮助摁着灌,有时灌的浑身上下的衣服都湿透了,头发上、脸上、身上都是苞米面、胡椒粉。灌完后,恶警给她砸上手铐和脚镣,而且把手铐和脚镣扣在一起,人根本无法直立行走,洗漱、睡觉、上厕所都十分不便。她绝食抗议到20天时,实在受不了这非人的折磨,就停止了绝食。过了十几天后,她又开始绝食抗议,又被警察和犯人强行灌食,后来她被关进小号,就再也没见她回来。后来听说她被折磨死了。三所对她的死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有参与残害李淑芹的凶手必定得到应有的惩罚。

灌食是三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个惯用手段,而且那些医生和管教都打着“救死扶伤、挽救生命”的动听口号,往往容易欺骗不明真相的世人。他们真的是救死扶伤吗?以上两位惨遭迫害的大法弟子的死亡事实足以说明这一问题:支桂香的重伤他们根本不理会,而且还雪上加霜,导致死亡。李淑芹被灌时胡椒粉能说成是“挽救人的生命”吗?在三所,大法弟子早上宣布绝食抗议,下午就被灌食、砸镣子(手脚扣在一起)。显而易见,这就是毫无人性的摧残。

还有,三所对不报姓名的大法弟子更是肆无忌惮的进行迫害。被三所编号为“曙光甲”的大法弟子(在公园里讲真相,遭恶人举报,被曙光派出所绑架)以绝食抗议无理关押,三所开始对其灌苞米面,后来竟对其灌辣椒面,而且灌的量非常大,致使她胃和肠子都拧劲地痛。

此外,三所在对大法弟子灌食迫害时,大法弟子都不配合,不张嘴。那些恶人们除了用力捏两腮、用牙刷等物别嘴以外,恶医还用一种他们称为“炮弹”的药熏,药味刺鼻,并伴有烧灼感,人不得不张嘴。大法弟子王淑芹的鼻子被药熏得都破了,火辣辣的痛,大约半个月才好。

三所迫害大法弟子,首当其冲的是姓郭和姓尹的狱医和部分恶警,还有一些被管教叫来的犯人。有的犯人看到大法弟子被摧残的场面后不忍心,回到监号里哭;有的害怕管教叫到自己头上,去干坏事遭报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