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远宋家镇镇长叫嚣:“江××说的,往死里打”

【明慧网2003年11月13日】我是山东省招远市宋家镇宅科大队一位农家妇女,名叫王新荣,大法弟子。因师父与法轮大法蒙受了江氏集团的造谣和诽谤,我七次进京上访,但却因此遭受严重的迫害。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以来,真是恐怖从天而降,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利用所有的电台、电视台、报纸、动用整部国家机器,采用流氓手段,铺天盖地的诬蔑法轮大法,开始对大法弟子实行全面的镇压。我们招远市张星镇的赵金华就是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炼法轮功,被警察活活打死而强行火化了。

九九年腊月十九日,我们宋家镇的十二个大法弟子,刚刚来到天安门广场,忽然涌来几十个便衣警察,对我们拳打脚踢拖上警车,送到北京招远驻京招待所。第二天招远市来人把我们用大客车送到招远市刑警大队,车上共六十多位大法弟子。

大约下午三点左右,宋家镇派出所来了台小警车和一台大头车。那天天上下着雪花,北风呼呼,地上的雪好厚啊。车一停下,宋家镇的副书记王维周带领八九个打手,把我们从刑警大队拳打脚踢一直打到大街上,把我们的棉衣、手套、围巾全扒下,将我们通通打倒在雪地上,要我们坐在雪地里,两脚伸直,稍一弯曲就打。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又把我们用大粗绳子五花大绑,拖上大头车,车一开动,寒风刺骨。

一进宋家镇派出所大院,便听村大队书记张志浩大骂出口,脏话不堪入耳。车一停下,又要我们在雪地上坐着,两腿伸直,又坐了一个多小时,然后把我们押到一个没有窗户的事先加水加雪冻了很厚的冰的水泥地屋子里,让我们穿着单衣服坐在冰上。这时我们大队副书记开车来了,还有我丈夫、儿子。我儿子是从部队回家探亲来的,进屋一看到我,就大哭起来。

我们有两个功友,还正来例假,我们在这冰屋地里坐着,从晚上六点一直坐到清晨六点。值班的警察穿棉大衣,三班换,都跑来跑去的受不了,我们穿单衣服,把冰坐化了,上衣湿到腰下,下身全湿透,还不让上厕所。

第二天,我和同修林奎美被拉到室里坐铁椅子,双手双脚全铐上。所里书记杨晓亮还叫值班的小王把窗玻璃取下来,到了晚上,寒风如刀。杨晓亮叫值班的把连犯人都不要的破棉衣拿出去,怕我们拿来御寒。晚上,杨晓亮问我们:“还去北京吗?把衣服扒光,把鞋倒上水。”我实在忍无可忍,问杨晓亮:“谁要你们这样做呢?你们是人民的警察呀,我们老百姓炼功错在哪里?”杨凶狠狠地说:“你同我们讲有什么用呢?这是江××的命令,谁也管不了。”

三天后,林奎美被送招远拘留所去了。那天早晨,大队书记、我丈夫、我儿子都来劝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回家。我说:“我做好人,我没错,凭什么要写保证呢?他们是江××的帮凶,迫害大法弟子。”我告诉家人,他们要钱,一分钱也不要给,我不会写保证的。两个书记气的脸铁青,把我也送招远市拘留所去了。第二年过年的时候,我丈夫用钱把我接回了家。

一月十一日上午,我到地里去干活,迎面开来一辆警车,开到我面前就停了下来,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又被拖上了车。只听警察说:“林奎美又被从北京抓回来了,王书记(宋家镇王维周)要你到所里去一趟。”我说:“我在地里干活也犯法?”警察说:“书记叫我们来的,你不去,我们没法交待呀。”就这样,我又被抓去了。

这次我丈夫也跟着去了,我丈夫和王维周争了起来。我丈夫说:“你们也太过分了,你们还让老百姓活吗?你们有工资,你们非要抓人,我们不干活吃什么?”王维周说:“没办法,江××下的命令,从现在开始,有一个到北京去的,全招远市大小官员全撤。去北京的赶快抓回来,没去的也都抓到所里去。不光咱这地方,全国都这样。”说罢,又把我们关进头年做的那冰屋里。现在冰是化光了,但是还有水,让我们白天黑夜在那屋里站着,不让我们上厕所。第二天过十五了,当官的都回家了,值班的是镇政府的两个人,两人比较善良,我和他说:“林奎美、王其海昨天从北京抓回来,关在哪里?我送点东西给她。”

他领我走到一栋楼下,悄悄地对我说:“我们也没办法,这都是江××搞的。其实,我也听说,中央常委多数人是相信法轮功的,还有常委家属也参加炼法轮功的。据说就是江××不准炼,他是怕别人夺他的位呢!她们就在楼上,你上去吧。”

林奎美一见到我就哭了:“我被他们快打死了,把我的外大衣扒了丢进垃圾里,找来外地打手,都是培训出来的专门打法轮功学员的。”她被打得浑身是伤,口鼻流血,当时曾昏过去了。据说王维周讲,过了十五还要继续打,连在家抓的全打,直打到都写好保证不炼为止。王维周还说:“江××说的,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了强行火化,不负法律责任。”王其海被铐在另一个屋子里,被打的脚都站不起来,桌子脚那么粗的棍棒都打断了。

第二天,我们的家属都来了,他们在派出所找书记没找到,在镇政府找到王维周。奎美的丈夫问:“谁把奎美打成这样?是不是你打的?”王维周说不是。奎美的家人还不是修炼人,她丈夫气坏了,说:“我告诉你,你家也有老婆、孩子,奎美要有个好歹,我叫你全家一个不留。”所有的家属都怒发冲冠。王维周见状还想对付他们,说:“你们都回去,我们开会商量商量。”奎美的丈夫正告:“你们要把她们送到医院去看,一旦有个好歹,我不会放过你们的。”这时王维周也怕起来了,叫人把奎美、其海送去医院检查。检查之后,他们担心死在医院,第二天就把她俩用警车送到家里去了。

这样,他们才放松了一点,我们可以在被关的地方学法、炼功。可是迫害没有停止,对我们师父的造谣诽谤没有停止,我们怎么能呆得下去呀。我们炼功受益那么多,我有这个责任,我要再去上访。大法弟子钟兆芬也说同我一起去。十二点监控我们的值班员还在打麻将,不一会,他们在麻将桌上睡着了。我俩从窗口爬了出去。那一夜,大铁门没上锁,我俩很快就走出了派出所的大门,一路无阻地到了北京。可是,离天安门不远了,还是给便衣警察给抓了。

第二天,我们又被关进了镇派出所,而且我们两家被罚款两千元。这次我俩被打的死去活来,全身是血。后来送到招远市拘留所时,一个老干部说:“人打成这样,我们怎敢收?手续上一定要写清楚‘身带重伤’四个字。”我们到拘留所后,几天不能吃也不能动,拘留所怕担当责任,后来就通知我们大队接人。大队书记开车接我们回家,办手续时问我们以后还炼不炼?我说:“炼!一炼到底!”

第二天,派出所开了个车又到我家门口来了。我丈夫说:“她在床上躺着,还是不吃不动的。”我知道他们的来意,如果我没被折磨死,等好了说不定还要抓我去劳教。于是我去了一个亲戚家。后来发现我不在家,警察便到处找我。我被迫远远离开了家……

山东省招远市宋家镇: 镇副书记: 王维周(恶人)
宋家镇派出所: 书记: 杨晓亮(恶人)
宅科大队: 大队书记: 张志浩(恶人)
宅科大队: 副书记(恶人)
邮政编码(宋家镇):265405 区号:0535
    (招远市):265400 区号:0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