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退的我炼功后身轻体健 为讲真话被劳教两年


【明慧网2003年11月13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学炼法轮大法。在这之前我已是什么活都不能承担,做不了任何工作的人,可以说是废人一个……。年末所在单位为我办理了退养。我拖着沉重双腿,迈着蹒跚的步子从单位医院回来,思想极度消沉。

这一期间单位为我支付许多医疗费。为了补养身体,退休金大都用于营养物品。尽管如此也没有好转。在同志、朋友指点下,九七年下半年我到公园里学炼法轮功。由于身体虚弱,只做功一小会儿,就有点坚持不了,热心的炼功人为我辅导功法,每天早晨坚持半个小时,逐渐到一小时。就这样身体越来越好了,大约炼功三个月左右,骑自行车去亲属家往返40-50里路,这是以前根本不可能的事。我的老伴及子女们都为之高兴。亲属、同事、朋友都说我身体好起来了。过去到亲属家做客,还特别为我单独准备餐具等物品,那时我的心情别人是无法想象的,可是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现在就不是那样了,过去的事已一去不复返了。

在大法修炼中,注重提高道德水准。我经过炼功、学法,知道做人的道理。真心做个好人,心中牢记师父《洪吟》中“圆明”:“心怀真善忍,修己利与民。大法不离心,他年定超人。”按着炼功人的标准去做。亲属、同事、朋友之间有事情我热情帮助,身体力行。

然而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个人独断专行对法轮功镇压、迫害。使许多好端端的家庭遭难,精神受摧残……。江一定会受到历史的审判。

我先后去市、省里上访,后来去北京讲真话,好不容易找到信访办,却被两年劳教。在劳教所受非人的对待,说打就打说骂就骂,那些被骗的人干着可恶的事,迫害善良的人;还有的违心干着坏事。警察利用刑事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监督、监视、打骂……。记得刚被送劳教所不多天,我抽空为别人洗被罩,竟被刑事犯人大骂两个多小时,还不让晾。还不让互相借用物品,说话也不行……

不管他们怎么迫害,我坚信、坚修大法,事事都严格按炼功人标准。接触时间多的刑事犯人,他们都是因为打架等缘故被劳教,他说:“你们炼功身体好,还不骂人,不好的事不干。我回家告诉父母也炼功,他们都50多岁了,身体可不好了,脾气十分凶,炼了功他们也会变好。”

两年的风风雨雨,时间漫长但又很快过去,我终于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