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新学员得法记(3):警察的妻子

【明慧网2003年11月15日】一位朋友患高血压冠心病住进了医院,医生告诉她很严重,需要安装支架,否则有生命危险。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手术,而且需要一大笔费用,她听说我母亲也是心脏病,就打来电话咨询。

我去医院看了她,告诉她我母亲病情比她更严重,可学了法轮功后身体有了明显的好转(只是看了大法书还没有炼动作的情况下)。她听说后很惊奇,请我拿书来看看。于是,我复印了一本《转法轮》送给她。

医院里人来人往,在这个提起法轮功就令人胆颤的年代里,私藏大法书更是“惹火烧身”。她没敢看,只是偷偷地收了起来。尽管没机会看书,朋友还是对我的话深信不疑,拒绝了医生的忠告,第二天就办理出院手续,回家休养。

回到家后把书拿出来,可怎么也读不进去,看不了两行字就发困、想睡。躺在床上睡不着,拿起报纸来又精神得很,就这样断断续续地,一个星期才勉强读完第二讲。我也是新学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根本就帮不了她。后来还是想出了个办法。当时市面上很流行那种叫“闪盘”的东西,挂在脖子上可以听MP3。于是我让她买来一个,把师父所有的讲法录音和炼功音乐制成MP3后给她装上,就这样戴着耳机听。

“师父讲得真好啊,我太喜欢听了,整天都不舍得放下。”她高兴地告诉我。白天听,晚上听,买来了几大盒电池,一颗接一颗地换。久而久之,她忘记了自己的病,也忘记了吃药。
由于我们两家隔得较远,来往一次很不方便,我就把师父的教功录像和所有的讲法资料拷贝到她的电脑里,让她自己学,然后我们互相交流。

一天,她突然发现,自己的胸不闷了,头也不晕了,更明显的是,慢性咽喉炎不知不觉地好了。这老毛病折磨了她多年,每天不停地咳嗽,晚上需要含着药才能入睡,咳醒后再次含药,“没有一天能睡个安稳觉,有时想想活着也太辛苦了,”她对我说,“还是法轮功好啊,没有亲身体会我根本不相信。”

她丈夫是警察,在派出所工作,经常早出晚归,有时回来跟她发牢骚,说压力太大了,领导每天要汇报法轮功“新动向”,谁讲不出就要被臭骂。妻子听了偷着乐:“我每天就在你眼皮底下学法炼功,你都不知道我炼的是什么,还想抓别人呢?!”

警察的确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在干什么,只是发现她突然间变好了,过去动不动就发脾气,谁都不敢惹,现在对丈夫、孩子和和气气、关心体贴,还一心一意操持家务,不出去爬山也不去打牌,更重要的是,晚上睡觉不再被咳嗽声吵醒了,觉得挺不错的,自己也很开心。

他这一开心,我的朋友就放松了,明摆着告诉丈夫自己炼的是法轮功,说法轮功不仅让她有了一个好的身体,还让她有了一个宽阔的胸怀和平和的心态,给了她一个快乐幸福的生活。还告诉他电视上的宣传根本就是造谣污蔑,完全颠倒了黑白。

这下丈夫目瞪口呆了:“啊?原来你盘的是法轮功的腿?看的是法轮功的书啊?我真是瞎了眼了。”作为警察,他深知现在这个时候谁要学炼法轮功意味着什么?不但自己要被开除公职、判刑,家人儿女的前途也要受影响:不能升学、不能录用、不能提拔、不能入伍等等,每一条规定都能让人心惊肉跳、谈虎色变。在公安内部,哪一个辖区发现了炼功者,这个区的管片警察、派出所所长、分局局长统统就地免职。

长时间的精神压力,头脑里紧绷着的弦,所有的不满与愤怒,一下子全都爆发出来。他抓住妻子胸前的衣服,像拎小鸡似地提起:“快说,是谁发展你加入法轮功组织的?你们还搞了什么秘密活动?不说的话今晚就抓你进大牢,我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哪有什么组织?我只是想炼功身体好。”朋友吓坏了,全身发抖。
“还说没组织,你脖子上挂着的东西是什么?”(其实就是闪盘)
妻子有口难辩,只能无声地哭泣。一会儿丈夫安定下来,她急忙把资料收集好,乘人不注意,连夜送到我家里:“藏起来吧,如果他发现会拿去毁掉。”

第二天早晨,这位朋友又来敲门了,重新问我要回了资料。见面第一句话就是:“炼,我一定要炼。”

原来,把资料送走后,当天晚上她又开始胸闷、咳嗽,一整夜无法入睡,只能坐在床上,不停地咳嗽、喘息。“一夜之间,我又回到了被病魔缠身的过去,那不是人过的日子。”接着她又说:“是师父治好了我的病,我一定要炼下去,我要跟着师父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