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这场迫害,多少人会得到病体的康复?


【明慧网2003年11月15日】我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99年初我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之路,身体越来越好。99年的7月20日,残酷的镇压铺天盖地而来,我被吓住了,不敢再炼功,没有了心法的约束,旧病复发。我又开始了漫长的求医治病,我得的是一种顽固的眼病,每天眼睛象有无数利针刺着一样痛,每天吃60多粒西药、喝中药、打眼睛,焦躁痛苦,常常无故大发脾气,寻死觅活,家无宁日,真的没有活下去的信心了。

偶然的,我又拿起了《转法轮》,不知不觉中,所有的病,眼睛、心脏、盆腔炎、脊椎病,象时间一样过去了,我再次体验了大法的神奇,我变得健康、快乐、善良、家庭祥和幸福。同样我要告诉所有善良的人“法轮大法好”。年迈的父母害怕了,从外地赶来,痛哭流涕,软硬兼施让我放弃修炼,并告诉我“胳膊拧不过大腿”。他们被江泽民的残酷镇压吓坏了,他们怕亲人受酷刑、劳教、怕家破人亡啊。看着年迈的父母沧桑的脸上布满泪水,我心如刀绞,他们本应有一个安宁幸福的晚年,却因为一场邪恶的镇压他们失去了本应拥有的一切。这一切是谁造成的呢?

由于坚持修炼,我没有做人的基本权利,同修不能随便说话,不能接触,电话被监控,被跟踪,工作的地方被监视。警察经常找单位、找同事、找我的丈夫、邻居调查,施压。在恐怖的环境中,我的心每天都泡在苦水里,丈夫愁眉不展,无故发火,走路都低着头。为了免受迫害,有一次我被迫流离失所,走在异乡他地,泪水不停流下来,我问自己,我该去哪里?我不能让任何人受到牵连,心中的凄楚,又是谁给我制造的呢?是江××,如果不是它,我又怎会受尽三年生不如死的病痛折磨;如果不是它,好人怎么会流离失所,虽然我没有被劳教、判刑,但只要你修炼“真、善、忍”就象被关在无形的大监狱一样,受到具体而细致的精神迫害,包括你的家人。

我的父亲两个月前,第四次得脑血栓,深层大面积脑梗塞,医生判了死刑的人,在血压280,体温38.6C持续不降,任何药物都控制不了时,我给他读了《转法轮》。天亮时奇迹出现了,我的父亲在昏迷六天后清醒过来,血压170,体温36.9C,从此再没发过烧,现在已恢复得非常好。所以你知道吗,其实中国所有的人都在受着迫害呀;如果没有这场镇压,多少人会走上修大法的路,会获得身心的健康,会得到生命的延续。

如果你对这场邪恶集团对“真、善、忍”的迫害无动于衷,你岂不是站在了邪恶的一面助纣为虐?“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能让人类道德回升,如果您能站在正义的立场,来制止发生在中国的邪恶迫害,您将远离灾祸,您的生命将变得无比美好,这是千真万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