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律师讲清真相的体悟


【明慧网2003年11月16日】随着单车环岛营救之旅的过去,紧接着迎来对律师界全面细致的讲真相。正法的进程如此快速的推进,我知道我必须把握好,走正每一次的机会,失去了就难追回!

记得在10月中旬,为了寻求律师们支持10/25在全联会的表决,我打电话给两位律师邀约相见,其中一位律师客气的对我说人权不是他的专长,他建议我去找本地人权委员会比较有用,因为他们对人权方面较能作深入处理,但他答应我把资料寄给他看;另一位律师,我一共打了三次电话给他,他的助理第一天对我说他去开庭,第二天对我说他正在会客,第三天说他出去处理案件,最后我征求他可否让我寄资料过去让他了解,助理同意了。

然而我直觉感到这不是我要的结果,因为我没有机会直接与他们谈,达不到细致讲真相的目的就无法启发他们正义的心,他们也就没有机会更好地摆放他们的位置。

在困惑中我一直在内找,我终于清楚地看到了自己对这么神圣的大事用的心不够,可以说我是用草率的心在应付,这怎么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之所为!猛然,我对那两位与我接洽过的律师愧疚万分。

从法中我悟到「思想就是物质」、「佛只看人心」,我问自己该用什么心来走这一步?我体悟到律师们应该代表人世间公正的一面,他们都是为这次宇宙正法而来的,他们的真正使命就是要扶持人间正义!但是他们是常人,在考量事情时会被常人名利情现实面所牵制,然而他们的善念必须靠我们去引发,我就是要使他们能够更好地选择他们的未来!我体悟到大法弟子没有“难”字。此念一出,我随即与数位司法组同修联络其他学员来学法交流此次全面对律师界讲真相在历史这一刻的重要性和意义之所在。我想所有的学员都是司法组的成员而不是只有我们这几位,每个学员都应该就这件大事在法上提升上来,每个人都应该动起来包括常人,这是正法进程的需要。

通过交流大家在法上已认识到全面对律师讲真相的紧迫性,将细节安排妥后隔天大家就一一去拜访律师了。出发前我先发正念清除干扰我阻碍我讲真相的一切因素,我请求师父加持我把这件事情做好。

为了表达诚信,我在与律师会谈时大多这样说:XX律师,您好!打扰您了,我是法轮功学员,叫XXX。X律师您晓不晓得国内最近的大新闻──法轮功学员林晓凯被中共国安局非法关押的事件?其实目前在台湾林晓凯不是第一个被中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目前还有四位台湾的人民也是台湾的媳妇正被中共非法关押在劳教所迫害中,她们的家人与可怜的幼子每天都在盼着妈妈早日回来。四年多来,由江泽民一手导演的对中国大陆上亿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事件震怒全球,世界各地已有十多个国家递状控诉人权恶棍──江泽民,台湾的律师公会全联会也已公开书面决议与声明支持法轮功的国际人权诉讼,同时至少有一百多位律师签下支持全球公审江泽民。人权是普世价值,不容任何人侵犯,我肯定有X律师您正义的支持汇入这股庞大的正的力量中,……。

此时拜访的律师中,除了三位不在办公室、但经由他们助理首肯留下资料外,大部分的律师们在听我讲的过程中都很专注。有位律师表情凝重的说:「我非常同情你们,你这样跑很辛苦,我建议你去公会那里寻求签署,那里人多。对不起!我因为在大陆有事务所不方便签,但我完全认同你们。」有位忙碌的律师在我等了半小时后很专注的听我讲真相,他也建议我找律师公会发文下来寻求签名支持这样力量才会大。他表示要等资料全部看完了解后才会签名寄回给我;有位住在七楼的律师在我按铃时,恰巧将轿车驶过我身旁准备出庭,他问我找他何事,我快速走向他讲明来意,他毫不犹豫就表明要签名支持……。

在与律师的交谈中我发现他们都很理智也很善良,对他们讲真相其实很容易。我体悟到,签名是一种形式,他能够明白真相从内心真正支持才是最可贵的。在这正法最后的阶段,我感觉到我们的路真的是很窄的,整体上每一步都得走好走正,每一步都是无比庄严神圣的。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