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蔑宣传对社会造成的伤害无法估量

《华侨时报》诽谤案当事人访谈录(续)

【明慧网2003年11月17日】(明慧记者冬娜报道)2002年,在被以诽谤、煽动仇恨等罪名起诉,并被法庭禁止发表污蔑文章之后,华侨时报仍然多次全文转载中国官方污蔑法轮功的文章。不仅如此,华侨时报还以“言论自由”、“转载无责任”等为自己开脱。那么,华侨时报究竟扮演了何种角色、给控方造成了哪些伤害呢?

为此,记者走访了来自3个不同家庭的5位原告。他们是来自多伦多的法轮功学员姚青、张梦华、王工石、毛凤英和叶同贵。

* 诽谤宣传加重了对法轮功的迫害

在法轮功修炼中身心受益的张梦华深有感触地说:“作为一个媒体,无论是在中国大陆,还是在海外,报导都应当是客观真实、扬善抑恶的,这是媒体的职业标准和社会责任。但是华侨时报完全违反了这一切。”

张梦华说:“在中国大陆,我们知道,江泽民对法轮功的镇压完全是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比如2001年1月,江氏集团制造了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后,中国的许多老人、孩子和青年在谎言的欺骗下,对法轮功产生了巨大的仇恨。后来中国大陆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残酷不断升级,那些普通老百姓因为已经被官方的谎言所蒙蔽,竟认同了迫害。华侨时报专门转载中国官方的谎言进行推销,诋毁着修炼真善忍的人的信仰和人生选择,反过来又被作为海外媒体在大陆推销,所以无论是在加拿大还是中国大陆,华侨时报的诬陷文章起到的作用是和中国江氏集团利用国家媒体对法轮功的污蔑宣传的作用一样的。”

* 使用两面手段欺骗海内外华人

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姚青说:“中国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同时,也加紧了对海外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多伦多领馆,一直悬挂着污蔑法轮功的图片展,每天很多华人去领馆办签证,在排队的过程中,大家都被迫看这些诽谤宣传。”

“华侨时报刊登的何×的文章在海外华侨中的影响非常恶劣。而且我打电话给我在国内的朋友,我的朋友讲到,他们也看到了《天津日报》转载的凯西林(华侨时报案被告之一何×的化名)诬陷法轮功的文章。这完全是两面手段,一方面,在华人社区中煽动仇恨;一方面,将污蔑文章传回国内,制造一种假象,好像加拿大也在反对法轮功,进一步给国内的镇压制造借口。”

* 仇恨宣传对整个社会的伤害是无法计量的

原告律师伯格曼先生曾经说过,“煽动仇恨造成的社会伤害是无法计量的。多数暴力行为最终源于内心的仇恨。仇恨可以导致歧视、疏远、隔离,甚至暴力。煽动仇恨对社会造成的精神伤害是难以预料的。”

华侨毛凤英修炼法轮功已经7年了。毛凤英修炼法轮功后不但摆脱了绝症的折磨,还生育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孩子。毛凤英说:“华侨时报的诽谤文章不但是对我个人的人身攻击和伤害,也是对广大世人的伤害。我现在满面红光,这是法轮功带给我的奇迹。然而,华侨时报却造谣说‘所有法轮功学员都是吸过人的精血才变得面色红润的’,这是对我们的最大的人身攻击。而且造谣者如果只是一般性的低级趣味,都不一定能造出这种恐怖、可耻的谎言来。我现在面色红润,是因为法轮功带给我的身体健康。华侨时报刊登那样肮脏的言词,而且,这些所谓的文章还被传到国内,造成我国内的亲人对我修炼的不理解。我觉得作为法轮功的受益者,也是社会的一员,我觉得我必须起诉它。”

王工石说:“看了华侨时报的文章后,我在国内的家人以为在海外和中国大陆一样也在打压法轮功,所以他们内心的恐惧加剧了。如果我在电话上多说了一些什么,我国内的亲人就会感到很紧张。例如,我的姐姐,她以前对我非常好。但在国内看到了华侨时报刊登的这些文章之后,我的姐姐在电话中对我的态度很不理智,甚至很暴躁。我当时在电话里逐条批驳了华侨时报的谎言。最后,我的姐姐说,你想要干什么?想要我进监狱吗?我当时非常震惊。我的姐姐是个善良的人,但是在她的潜意识里已经意识到,如果她相信那些是谎言,她的良心会迫使她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但是,她又担心因此自己的个人生活会受到伤害。所以,她本能的不愿意相信她在大陆看到的是谎言。”

王工石说:“我觉得中国大陆和华侨时报这种污蔑宣传在扭曲着人性,这是非常悲哀的。这种伤害的面积之大、程度之深,根本不是我们用语言所能形容的。”

毛凤英的丈夫叶同贵博士说:“作为一名法轮功学员,当我选择法轮功的时候,其实我已经选择了我未来的生活方式。由于华侨时报散布的仇恨宣传,我周围的人受到了蒙蔽,在我朋友的心目中,我变成了一个说谎的人,这种伤害是直接的。而不明真相的人们对法轮大法的产生的仇恨,使我时时刻刻面对着一种潜在的威胁。这是任何人都不可预料的伤害。”“如果一个社会是在谎言的笼罩下,或者钻法律空子,攻击别人却不受制裁,就会助长社会的道德沦丧,背离整个社会和谐的基础。”

* 不信和不理解不是迫害的理由

关于蒙特利尔华侨时报一案,记者采访了美国的一位中国问题专家。这位暂时不愿披露姓名的专家评论说:“我看到有的报导提到,华侨时报的辩护律师在庭上挑出法轮功书籍中的一些内容作为质问的要点。这好比无神论者和有神论者争论神是否存在的问题,并质问有神论者他们相信的神为什么这么说和那么说。这不是一个理性的、合理的对话,也缺乏探讨问题的基础和环境。”

这位专家说:“我理解法轮功是一种精神信仰,它并没有用任何强制的手法让人去信,只是在讲自己的道理。对信和不信的人来说,都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但是反过来说,不信和不理解不是迫害的理由。如果象华侨时报这样,因为不信和不理解就象中共那样对法轮功采取语言暴力,毁坏人家的名誉,这会给很多信的人造成伤害。那就非常不合时宜了,很不应该。”

这位专家认为,中国官方对法轮功的处理手法,和过去希特勒对犹太人搞种族灭绝,是出于同一个思路——我是当权者,我不喜欢的就要彻底消灭,无论涉及多少人的生活与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