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教师致同行:和您谈谈我的经历和感受

【明慧网2003年11月17日】

你好!

我与你一样,也是一名人民教师。我们的心是相通的,因此我愿意同你说点心里话。表面看,我们这个职业是令人羡慕的,一年有两个假期,国家媒体也常表示对教师的关怀与敬意。可有多少人真正理解我们的辛苦劳累?别人一天班下来,可以轻轻松松地休息、娱乐、走亲访友,可我们不是去家访,就是一堆作业本拿回家批阅,即使有时没有什麽事,学生的成长和学习情况也时时牵挂在心,因为我们面对的是考核、升学、学生、家长、学校领导等等多层压力。你感觉如何?反正我是很累,心累。

十几年前,我当班主任并教两个班的语文课,整天为这两个班学生忙碌,无暇顾及其他。时逢职称评定,校长让特定的几名“有资格”的教师投票,结果一名善于搞人际关系的年轻女教师被评上。同事们为我抱不平,我心里也极不平衡。多年以来,我已积劳成疾,又加上气愤忧闷,我终于支撑不住病倒了。从此我是医院的常客,和大夫成了朋友。家中几个抽屉里满满的全是药,治疗偏头痛、肩周炎、气管炎、胃肠炎、胆囊炎、关节炎等等,还有调节心脏、肝脏和睡眠的药物。那时到外地出差,首先要把各种药物备齐带上。你说我苦不苦?与同事闲谈说到人的寿命的问题时,我说我可不想长寿,这一身的病,遭不起那个罪。真是这样,每天都是在痛苦中煎熬着,只觉得自己是过一天离坟墓近一步。

那时各种气功在社会上流传。而各种药物都无法解除我的病痛。看见国家出版的书籍刊物报纸上介绍气功的功效,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入了气功的门。但只起止痛片的作用,练就好点,不练还不行。后来我幸遇法轮功,就放弃了其他功法,开始专心炼法轮功。你还真别说,炼着炼着我的病真就全没有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了没病的滋味。《转法轮》的法理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我看淡了个人的名利,心胸也开阔了,身体强壮,精力充沛,我觉得活着真好,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对人生的热爱。你说,我不是一个很幸运的人吗?我用我切身体验告诉你:法轮大法好。

至于媒体所宣传的那些可怕的事情,不但在我身上从未发生过,而且在我所认识的所有炼法轮功的人们身上也未发生过。你的亲朋好友中也有炼法轮功的吧?凭心而论,他们是这样的吗?舆论宣传这东西,历史已有过验证,远的不说,咱就说邓小平,文化大革命宣传他已经“遗臭万年”了,改革开放后他又变成发财致富者们的“邓大人”,他的理论成了人们奔小康的旗帜。孰是孰非?唯一能经得起历史考验的是事实而不是舆论。

我们做教师的责任是传道、授业、解惑,学生是最信任我们的,所以我们应该向他们讲一些真实的东西。当然,关于法轮功的真话说出来可能要获罪,那我们宁可回避不讲,也不能用别人的谎言去迷惑学生,你说是吧?

我年轻时因听信宣传曾痛恨过“地、富、反、坏、右”五类分子,现在看他们并不象文革时宣传的那样,常为那时的无缘无故的恨而良心不安。请吸取我的教训,用自己的双眼去识别善恶,分辨真伪,说出的话永远都敢负责任,而不是人云亦云。
                              
你的同行敬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1/17/607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