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新学员得法记:警察的妻子(续)

【明慧网2003年11月18日】不久前出差到外省,回来时坐火车,一天一夜的旅程,我又在车厢里与旅客谈论法轮功真象,意犹未尽。突然手机响了,是朋友打来的,就是那位警察的妻子。

听声音我就知道出事了,她告诉我她丈夫正在发疯,翻箱倒柜地找大法书籍,说要拿去烧掉。更要命的是,他知道了是谁向他妻子提供资料,还有那个闪盘,威胁着要找我算帐。

我告诉朋友不用担心,我在火车上,他找不到我。然后交待她一定要把书收好,或者送到她母亲家里,千万不能让别人拿走啊。

她说现在根本出不去,他守在门口,整个家翻了个底朝天(幸运的是书藏得很好,警察没找着),朋友还说:“我不怕,我已经提出离婚了,他不让炼我就离。”放下电话我整个人都吓懵了,坐在那儿发呆,头脑一片空白。一个失去理智的男人会干出什么事?越想越觉得可怕。

我作为一个法轮功新学员,得法半年,身心受益,忍不住与人分享。所以,只要有机会,只要感觉对方还算可靠,我就公开地说自己学法轮功了,同时顺带讲一些真实而神奇的修炼故事。自然,每一个人都免不了要问起媒体上宣传的自焚和投毒事件,我就告诉他们那些全是假的,有录像为证。大多数人明白真象后都表示了理解与同情。在我洪法讲真象的路上,象朋友的警察丈夫这样的事,是我经历的第一次恐吓。

我一遍又一遍地默念师父教过的正法口诀,这是当时唯一能想起来的,也只有这样才能让我安定下来。在忐忑不安中,我熬过了一个通宵,第二天走出站台,看见迎接我们的不是警察,才稍稍放下心来。

回到家里丈夫正准备去上班。小别重逢,我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暗地里观察他的脸色,想象着昨晚发生的事,等待他劈头盖脑一顿臭骂。可他什么也没说,问候几句就匆匆走了。放下行李,我即刻去了朋友家。两人谈了一个多小时,我不断地劝她要有耐心,学会忍让,不能争吵,更不能提离婚。我告诉她要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作为警察,他知道的事太多,压力太大,他也是害怕呀。

我还提出让我主动找她丈夫谈谈,消除他的恐惧心理,只要肯听,我有把握能说服他。朋友听从了我的建议,丈夫下班回到家里,她主动说自己不应该提出离婚,表示以后要做个贤妻良母。她再次把几个月来得法受益的体会向丈夫一一述说,同时,也表明了自己要修炼下去的决心。

“我不管,你不要在我面前炼,我就当不知道。”警察终于妥协了。前几天我打电话到她家里,她告诉我自己正在盘腿炼功,女儿在一旁读《转法轮》。我问你丈夫不在家吗?她说,他就在旁边,现在什么都不管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