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野蛮迫害

【明慧网2003年11月18日】原九监区监区长杨华于2002年9月8日到12月4日对大法弟子杨泽华、刘坤、王万珍、黄少博、高淑云(63岁)、郭美松、董林桂、李祝华(52岁)共8名进行迫害,每天强迫她们走队列,天气很冷,从早上7:00至中午11:00,下午12:30至16:00不停地走。晚上从18点至22点蹲着学习,学习那些诽谤大法的东西。一直蹲了差四天三个月。有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也一直跟着这样受迫害,现在进入病号间。

郭美松曾经被劫持在“禁闭室”1个月(“禁闭室”两米半见方,四面都没有窗户,地宽为1米,其它就是铺板,铺板上有地环,人就背着手,扣在地环上,一天24小时都是这样扣着,不让刷牙,屋子里阴暗潮湿,非常冷,睡觉没有被子。)被强迫洗脑共计2个月零22天,几经折磨后,她的身体渐渐消瘦,后来经医生检查是肺结核,被调至病号监区,经过大约1个多月治疗无效,保外就医,听说2003年农历4月初8去世。

郭美松两次在九监区召开的攻击大法的大会上大声高呼“法轮大法好”,两次被带上背铐,嘴被胶带封住,被关进禁闭室,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2003年1月份九监区由恶人郑杰担任正监区长,副监区长是彦玉华。3月22日,因大法弟子董林桂进办公室不喊报告,被罚关押禁闭室,其他大法弟子向监区长要人,集体抵制非法强制劳动,结果却被罚在外面站一天,第二天又叫她们在监舍里坐着,后来干警指使犯人把凳子抢下来了,强迫她就坐在大理石地上。

4月17日那天,恶人郑杰找大法弟子孙凤玲,强令劳动,大法弟子拒绝,说不干,它们就指使犯人侯桂芹、郭英野蛮打人。它们把孙凤玲的胳膊背过去,用小绳绑上,侯桂芹在孙凤玲的腰上踹了一脚,使孙半天上不来气,后又逼她在墙角蹲着,一直到晚上休息才让回来。第二天监区长又找她,她不去就往楼下拖,大法弟子就挤在一起,不让她去,并要求惩治打人者,但没人理会。恶人郑杰还恶狠狠的说:“一会你们就知道结果了!”过了两三分钟,来了两个男干警,一个是狱政科长,名叫高风,另一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它们进来不容分说,大打出手。在这之前,它们成立了一个迫害法轮功小组,由20名犯人组成,都进去打,其中有几个犯人最邪恶:侯桂芹、郭英、石清华、赵学玲、王丹。它们把大法弟子都打散了,犯人王丹扯着孙凤玲的裤角,把她从二楼的楼梯上拽下去,头挨着地。犯人侯桂芹、郭英、石清华等人把大法弟子姜美善打了一顿,然后用绳子从头捆到脚,象拎箱子一样,把她扔到楼梯口,后来刘坤、杨宝珠也都和姜美善一起被关进禁闭室。在禁闭室也关着因抵制非法劳动受罚的大法弟子冯海波。

事后,由犯人侯桂芹打骂大法弟子,干警还表扬她做得好。大法弟子有苦无处诉,并且恶警不让她们与家人通信、联系,不让买吃的东西,不让有笔纸,连刑事犯的笔纸都搜走了,怕大法弟子借,刑事犯却骂、恨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与大法弟子之间不让说话,由犯人看着,五人连保,4个刑事犯人看1个大法弟子,饭菜也不给那么多,只给正常犯人的一半。程巧云、付丽华、董丽敏、吴秀华、黄少博、王颖、蔡密、吴桂艳、曹茹、孙凤玲、杨泽华、李祝华、董林桂、江敏善、荆秀云、刘坤、张桂芹、周艳等18名大法弟子从3月22日至7月15日,每天早晨7:00点到11:00,下午12:30到16:00,晚上17:00到19:00,被罚在大理石地上坐着,不让垫东西,7月16日又强迫她们干活她们不干,时间就延长至晚上22:30分。

九监区有两个犯人侯桂芹、郭英,心狠手辣,心理变态,它们把打人当成快乐。一次郭英从特意从一楼跑到三楼趴门缝喊侯桂芹,很高兴地说有好事,去看殴打吴秀红、魏忠玲、王丽丽三名大法弟子,三个大法弟子被绑着胳膊,脸被打得红肿,蹲在墙角受罪!

每次新被绑架来大法弟子,都是先问干不干活,说不干就先狠打一顿。大法弟子宋玉杰来的时候,被郭英用鞋底抽了二十多个嘴巴子。崔敬莲也是被先上刑,脸被打得又红又肿,王金范被关押禁闭三十多天,禁闭室吃的是粥,一天两顿。新收犯人刚到监狱的时候呆的地方叫集训队,一顿一碗饭,24小时戴手铐(手背到后面去,扣在地环上),只有吃饭、上厕所的时间拿下来一只手,三五分钟的时间,不让用牙刷(用手刷牙)。九监区的王金范从禁闭室把被拉回去的时候,腿已经被打得不好使,站不稳,由两个犯人搀扶着,即使这样,由于进办公室不喊报告,又被罚蹲一天一夜,然后由犯人郭英看着不让与任何人接触,在一楼墙角围了一个小窝,就让她在那里呆着。

八月二十日,侯桂芹在大法弟子时利君身上搜出经文,侯让时利君蹲着,时不蹲,就把她拉到楼下要打她,其中大法弟子张娟(化名)和蔡密情急之下没有办法阻拦,就盘腿打坐发正念,也被恶警连同时利君一起关禁闭10天。当时禁闭室里阴暗潮湿,房子上边还往下滴水,而她们只穿了一件白色短袖,冻得直哆嗦,一天两碗粥,24小时戴背铐,晚10:00睡觉,没有被子。

大法弟子聂旭梅(22岁)在禁闭室呆了40多天,戴着手铐、脚镣,恶人郑杰去接她时,问她干不干活,她说不干,郑杰就踩聂旭梅戴的脚镣,压她的脚。大法弟子告诉郑杰停止迫害,对它没好处。它说:“我恶警名都出来了,我还怕啥呀!”大法弟子说她手段太恶劣,她说:“我不认为恶劣,我认为更高明。”大法弟子说:“你不要利用犯人打人,犯人本身就是犯罪进来的,再去打人那不是罪上加罪嘛。”她说:“我没让它们打,她(侯桂芹)看你们来气,自己要打的,出事她自己负责。”其实如果郑杰不让犯人打,犯人是不敢打的,那是违犯监规的,要受处罚的。

九月一日,恶人郑杰又被调到八监区任正监区长,副监区长张春华是原九监区干警。九监区由彦玉华担任正监区长。

此时犯人侯桂芹更加疯狂,为所欲为了,不经干警允许,私自搜大法弟子身,大法弟子说她是犯人没有权力搜身,她就又打又骂,干警还袒护她,说什么她的出发点是好的。

监狱专为迫害法轮功成立了一个防暴队,实际是施暴队,它们每天穿着服装,戴着钢盔,手里拿着警棍,专门在个各监区迫害大法弟子。恶徒郑杰,调到八监区的第八天,就迫害大法弟子,九月八日、九日两天,大法弟子被狱政科、狱侦科、八监区的干警,还有伙房一些身材魁梧的犯人把大法弟子拉到男犯那边受刑,原因是抵制强制劳动。它们让大法弟子在地上坐着,她们不坐,院里用广播放着最大声的迪士高音乐,把大法弟子弄到胡同里打她们,用绳子吊起来(脚不挨地),用白色塑料管抽她们,往死打,各种残酷的方式、下流的行为。干警和犯人围成一个圈,让大法弟子在圈里跑,谁跑的最慢,就用电棍打谁。早晨6:00不让吃东西就让她们出去蹦,手背后面去,弯着腰,往前蹦。有的被打得一瘸一拐的;有的脸被电棍电得紫青:有的拄着棍,也有的还得拖着去。一连七天(九日十一日中秋节也不能幸免),每天8:40到下午15:30分。后来就是新收(集训队)的大法弟子也是同样的行为,再后来就是哪个监区不干活,干警就自己往防暴队送。九月三十日,九监区送去4名,有时利君、孙春环、宋玉杰、崔静连,下午回来时没让与他人接触,在办公室蹲了一夜,由侯桂芹、郭英、秦敬芬等6名犯人看着,谁坐下就打谁,第二天早上8:40又送去了,不一会儿又回来了。

还有一个五监区的,9月22日开始倒吊着,一直到9月30日,已经是第八天了(是头朝下吊在禁闭室),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大法弟子于玉梅被送往监狱三个月后,又被拉回去重审,出监狱就把她的眼睛蒙上,拉到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屋里就有一张床,很多刑具。有很多房间,关着很多大法弟子。一个男大法弟子被邪恶迫害很严重,把睾丸捏了出来。还打死一个男大法弟子,叫王永成。于玉梅有高血压,没打她,只是戴着手铐脚镣,在地上坐了10天10夜不让睡觉,上厕所由两个男的看着,于玉梅不让,他们说怕她跑了,后来于玉梅绝食两天,给换了一个女的,没几天还是男的看着她。办案单位是黑龙江哈尔滨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局长赵光。于玉梅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她的具体办案单位、办案人是谁她都不知道,有多少大法弟子在那也不知道,总之打得挺惨的。